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会员专区 >> 正文

《金钱游戏》小人物何以总会犯错?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1-8-28 新闻来源:
分享到:

“交易指令从全国各地蜂拥而入,我们看到的所有指令都是抛出,抛出,还是抛出。我们就知道,大盘形势依旧健康。” “小人物”都在抛出,市场就不会恶化,因为“小人物”总是错的。

  即使所有数字、会计变更、计算机系统和无限的可能性都开始让你感到迷茫不解,总会有一个专业人士使用的简单指标就能帮到你。那就是,看看普通投资者,或者说小投资者在干什么,然后,你只要反其道而行之便可。如果不能确信那些不了解情况的散户投资者采取其他投资方式,老手们绝不会安心。所有这一切都和“集中”与“分散”有关。但是在“集中”的时候,这些投资老手不得不从其他投资者手中集中股票,而在“分散”的时候,又必须有其他投资者接手他们的股票。

  实际上,这根本就没有什么新鲜的。一位曾在1881年创作《如何制胜华尔街》(How to Win in Wall Street)一书的成功操盘手,用下面这段话提出了这个问题:

  是谁让这些股票经纪人面颊红润、大腹便便?是谁让他们能住进铺着红地毯、摆放乌木家具的大理石别墅,为他们的餐桌带来红酒和银器?让他们的妻子儿女、甚至是仆人、情妇生活富庶,满身珠光宝气?是那些可怜的羊羔,俯首帖耳、唯唯诺诺而又天真无邪的羊羔。

  但是自1881年以来,很多事情都在变化。这些面颊红润、大腹便便的股票经纪人正在想方设法减掉自己的大肚子,运动锻炼,使用强生公司的“Metrecal”减肥药,忙个不停。而在1881年,大肚子还不至于这样让大家感到不便。但也有很多东西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今天,“女强人”这个词已经不再受欢迎,即使是对那些可以归入“成功操盘手”一类的女孩子,也更在乎能否买到几百股新发行的热门股以及在加勒比地区的股份,而不是丝绸和项链。进步就是进步,毋庸置疑。)但股市老手们依然对股市上的小羔羊虎视眈眈。

  例如,我的两位朋友经营着一只非常活跃的基金。只要对市场有点不放心,他们就会跑到美林·皮尔斯证券公司(MerrillLynch,Pierce,Fenner&Smith)的指令操作室,在这里,通过电传打字机把所有美林公司全球各地分支机构的交易指令打印出来。大家都知道,美林绝对是投资界的老大,他们的口号就是“我们代表所有投资者”,服务于众多中小投资者。

  “我们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我的一位朋友说,“交易指令从全国各地蜂拥而入,我们看到的所有指令都是抛出,抛出,还是抛出。因此,我们就知道,大盘形势依旧健康。”换句话说,“小人物”都在抛出,因此,市场就不会恶化,因为“小人物”总是错的,至少坊间的观点是这样。

  “小人物”并不是说他们没身份,而是因为他们的账户资金很少。通常,他们只持有不到100股的零星股票,这已经是他们的全部账户资金了。你可以通过报纸上的“零星股”数据跟踪他们的情况。实际上,还有各种各样以分析这些数据为生的专家,他们的工作就是告诉你是不是继续背“小人物”之势进行反向操作,或是你是否已经出现“误操作”。“误操作”是业内人士的行话,就像股票经纪公司报告结尾处使用的法律术语一样:“本报告所包含之内容可能存在错误,尽管我们有可能会代销本报告所推荐之产品,但我方律师已认真阅读过本报告,并告知读者,我方不对本报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就在我的朋友去过证券公司指令大厅后不久,我认识的一名零股投资者便登门造访,我们在午餐上感慨颇深,我们俩几乎是抱头痛哭,我终于体会到“背道而驰”理论的深刻含义,随后的经历更验证了这一点。

  对我来说,要学着去和这种名副其实的零股投资者进行交流的确不易,因为职业基金经理讲了很多关于他们的流言蜚语。零股投资者人数众多,他们的嘴里老是离不开自己管不了的大事,比如说“司法部阻止ITT合并的做法又让我赔了2200万元”,当然,他们说的确实是实话,但真正损失的并不是他们的钱,而是他们的工作。有的时候,我会和别人坐在一起心花怒放地看着股价表,如果遇到一群斯佩里·兰德(SperryRand)公司的人,他们就会说:“嗨,看呢,杰里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抛出斯佩里的股票了。”实际上,这里面话里有话;换句话说,这个曾在星期二与他们共进晚餐一起吃晚餐的杰里,一直在利用5000万美元买卖佩里的股票,进进出出转一圈,他就赚了一笔钱。

  不管怎么说,我得赶快把这顿午餐吃完,因为我刚刚看了一篇关于“小人物”的报道。这份报道的作者认为,小投资者的行为便是“大众癫狂”的显露,他们一直在赔钱,原因在于,当市场伤害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自以为是,甚至窃窃私喜。他在报道中说:“……零股投资者还在继续抛出,他们依然幼稚地坚信,他们在报纸上看到的‘坏’经济消息,马上就会为市场所‘理解’。实际上,直到市场开始‘走强’,他们才认识到自己终于开始‘理解’这个市场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报道称,在1962~1966年的股市高涨期,零股投资者一直在抛盘,而在市场进入下跌期之后,他们却在一路买进。现在,当股市好不容易开始反弹了,他们却又开始抛出了,总有些人要与市场背道而驰。

  “首先,我本人或许也属于小投资者,但我绝不是你们这样的普通小投资者,”我的午餐同伴、零股投资人罗伯特说,“我是个投机者,我承认这一点。其次,我的信息要远远胜过普通的小投资人,我能得到很多内幕信息。”

  内幕消息一直是很多投资高手失败的原因,于是,我问他这些消息从何而来。

  “我认识一个非常棒的经纪人,”他说,“他确实能预先获得很多内幕消息。比如说,他会提前告诉我股票分割的消息”。

  “股票分割通常会导致股价下降,分割后两股股票的价格之和等于原来一股的价格,”我说,感觉自己颇有见识。

  “二月份就出现了一次股票分割,我因此而赚到了3个点的利润,”罗伯特说,“当时,我坐在办公室里就能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消息。他妹妹在市政厅的一个朋友那里工作,这些在政府就职的家伙肯定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我开始对罗伯特的世界略有认知:总有“他们”这样一些人,到处搞点手脚,唯恐市场不乱。对我而言,他们就是每天下午5点和我一起坐在奥斯卡餐馆吃饭的人,你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他们聊天,和他们喝上一轮酒。你的秘诀就是判断他们什么时候在和你说真话,什么时候在欺骗你。

  罗伯特若有其事地告诉我:“我认识的这个经纪人和这家伙的妹妹一直都干得非常棒,真够棒的。”

  “我真是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我说,“你现在怎么操作?”

  “我在抛盘,”罗伯特说,“确切地说,我已经结束抛盘了。”

  “你觉得经济形势开始遇到麻烦了,”我猜想。

  “那是报纸说的,”罗伯特说,“所以我才赚钱。我知道几只非常棒的新发行股票,只要股价一跌,我就马上回购。”

  “股市大盘下跌时,你真有胆量买进吗?”我问罗伯特。

  “绝对敢,我这个人胆子非常大。我告诉你,我有钢筋一般的意志,我本来就是投机者。”

  我不得不敬佩罗伯特了,假如你认识真正不要命的投机商,尤其是那些管理压力速利基金的投机者,你就会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无所畏惧,他们总是嚼着“健胃仙”(一种抗胃酸剂),满怀怨气地抱怨自己总是失眠。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你必须得考虑像我这样的人会怎么做,”罗伯特说,“我过去持有战争债券。但是,因为买战争债券而赔钱时,我觉醒了。买债券可以获得利息,但等到你把债券兑现时,理发费已经翻了一倍,西服价钱翻了一倍,医药费也翻了一倍,你虽然有战争债券和利息,实际上你却已经落后了。很多人看不清这些,但我却能。”

  “货币贬值可是一个事关重大的全球性问题啊,”我再次若有所思地说,“每个世界大国都在大量印制货币。”

  “没错,”罗伯特说,“人寿保险也一样。你将来收获的绝对不是你当初付出的。”

  “太精辟了,”我说,“非常精妙的比喻”。

  “所以说,你一定要购买那些能和货币价值同步变化的东西,”罗伯特说,“我有11张印有‘肯尼迪’头像的50美分钞票,尽管这种钞票大幅升值,但也没多少。我还有不少1937年印刷的丹佛头像版5分硬币,它们几乎已经翻番了。”

  “我还真不知道,你原来还是货币收藏者,”我说。

  “我涉足极广,”罗伯特说。

  “在去年市场大转折期间,你是怎么做的呢?”我问。

  “我干得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罗伯特说,“尽管最后关头的运气不算太好。早在去年春天,我就觉得彩电类股票会一路大涨。我现在也这么认为,因为每个人都想买彩色电视机。于是,我买进了一些摩托罗拉股票。”

  “价钱怎么样?”我问。

  “第一批买进摩托罗拉股票时的价格是204美元,”罗伯特说,“这只股票触底时,我又买了一些。这样,我的总成本也大幅减少。实际上,第二批摩托罗拉股票的价格只有156美元。”

  “但摩托罗拉股票一直下跌到面值左右,大约只有100美元,”我说,“你赔钱了吧?”

  “不过是税收损失(先卖出股票,然后在次日马上购回,形成一个可抵消资本收益的税损)而已,这是去年的事,”罗伯特说,“我在98美元的时候抛出了,所以说,你看到了,我卖出之后,摩托罗拉的股票就一直没有涨过”。

  “是这样的”,我说。

  “我卖出摩托罗拉股票之后,就用这笔钱买进了宝利来,我知道,这种轻便的时髦照相机肯定会一鸣惊人,我的一个朋友购买了一家非常非常大的连锁店,他们反映,这种产品一直脱销。”

  “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我说,“如果你按这个价格卖出摩托罗拉股票时再转换成宝利来,你的投资回报率足足有80%啊,这完全弥补了你的亏损。”

  “本来会的,”罗伯特说,“但问题是我没有买进宝利来。你知道,就在那个周末,我和我妻子出去度假了,我们住进了万豪酒店,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汽车发出沉闷的声音,汽车修理工说我的汽车需要彻底翻修,于是,我就把汽车扔到了修车厂,又买了一辆新车”。

  “所以说,你就没做交易。”

  “也不是,我做了卖空交易。”

  “你在市场即将发生逆转的时候还卖空了?”

  “我按每股38美元的价钱抛出了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的股票。在一份商业杂志上看到这条消息,说他们每售出一架飞机就要赔60万美元,实际上已经破产了,我觉得,大盘将要下跌,因为我们的经济正在步入衰退。”

  “不过,你的这笔交易还是赚了一点,道格拉斯的股价最后降到了30美元左右”。

  “对,但我那天恰好不在城里,没办法给经纪人打电话,我回到家时,坊间流言四起,传言麦道飞机正在接管道格拉斯。于是,我马上在低于40美元的价位上补仓。形势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很快就接受了损失,除非我计划长期持有这只股票。

  “你妻子怎么看到你的操作?”我问。

  “她一直试图劝我退出,”罗伯特说,“但女人能知道什么呢?我在去年秋天终于清仓了,你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我太怀念这笔投资了,每天都感到若有所失。我喜欢和有头脑的经纪人一起聊天,相互交流,互通有无。真理就是,什么也不做最让我无法忍受。我喜欢市场。”

  “给我讲讲吧,”我说,“我知道一直在股市里拼下去确实不容易,因为你本人就把炒股票的钱变现成了一辆新车,但你是不是赚到钱了?”

  “当然赚钱了,”罗伯特说,“最开始投资股票的时候,我的本金是9000美元,这笔钱是我叔叔去世前留给我的。后来,我拿出了一部分钱,买了汽车,还有其他一些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