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会员专区 >> 正文

空军中将刘亚州的地缘政治学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1-2-22 新闻来源:
分享到:

  中国西部是一个伟大的空间。向西,不仅是我们的战略取向,而且是我们的希望,甚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优异的地理位置(接近世界中心)给了我们强大的动力。我们应当把西部看作是我们前进的腹地而不是边疆。

  新时代的“塞防”与“海防”

  一百多年前,清朝政府内发生了一场大争论:要海防还是要塞防?当时的形势是:西方列强屡屡从海上打击天国。到了1874年,甚至新兴的“弹丸小国”也借“牡丹社”事件为由发兵台湾,而在此前的1871年,沙俄刚刚借阿古柏入侵新疆之机以“代为收复”为名占领军事要地伊犁。于是,到底是“海防”重还是“塞防”重的争议,在以李鸿章为首的海防派和左宗棠为代表的塞防派之间展开。这场大争论,不但将地方封疆大吏纷纷卷入,亦将朝中清流和满清宗室卷了进来。

  海防派的观点是,近几十年来,外敌入侵皆自东南海上而来,尤其新崛起的日本将来祸患必甚于沙俄,按照江苏巡抚丁日昌的说法是,俄人对我“不过得步进步,志在蚕食,不在鲸吞”;而倭寇待我则“志在鲸吞,而不在蚕食”。

  而左宗棠则认为:中国的山川形胜,皆起自西北。弃西部即弃中国:“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左宗棠塞防的逻辑比之李鸿章一派的逻辑更清晰严整,打动了最高决策者慈禧。遂有左宗棠舆榇出关,湖湘子弟定天山的历史壮举。

  对当年的“海防”与“塞防”之争,今天的历史通常完全站在左宗棠一边,毕竟“历史不会谴责胜利者”,而坚持“海防”的李鸿章却因在后来的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一百多年来承担了太多的骂名,以致他的名字长时间成为投降派和卖国贼的代名词。

  不过,如果重新审视历史,对当年的“海防”“塞防”还能做另外一番假设的话,也许后人的评价又会不同。左宗棠征西期间,每年军费超过1000万两白银,相当于清廷当时1/6到1/7的财政收入。即便有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大力襄助,清廷维持高昂的战费依然力不能支,被迫大把大把向西方银行借债。左宗棠征西,不算平定之后的维持花费,仅战费保守估计就约在3000万两白银以上。

  这笔钱若花在海军建设上,它足以购买20艘定远、镇远这种亚洲第一巨舰。以当时日本的国力,即使北洋海军再腐朽,日本人再玩命,在压倒性的物质力量对比面前,也不会出现甲午一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赔偿2亿两白银、割让台湾的悲剧。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满清打赢了收复新疆之战,但输掉了决定国运之战?

  然而,历史不可假设。以当时满清的眼光,这笔钱不花在急需的新疆上,也不会全部花在添造舰船上,虽或可多保持几年对日本的海军优势,但甲午一战很可能只是推迟10年或20年爆发。尤其是,李鸿章当年认为,新疆即使收复,不过是“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卮已为不值”。当年的西北的确是“漏卮”之地,收复新疆后,每年需从内地协饷几十万两方才得以维持当地军政系统的正常运转。

  但是,谁能料想,“漏卮”之地的黄沙下,竟然埋着今天急需的黄金呢?

  在今天,新疆之于中国,远不止地缘上巨大的安全缓冲,其无可替代的能源地位,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拥有极高的战略地位。尤其是,新疆是一块极其重要的战略跳板:新疆西部陆路与中亚地区接壤,南部出巴基斯坦海路可直达印度洋和霍尔木兹海峡。

  如果能最大限度发挥新疆的地缘优势,将中东和中亚—里海地区的石油天然气通过新疆输送到中国内陆地区及其港口,则可避开传统海运路线上马六甲海峡这个易被人控制的咽喉。中国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扼守新亚欧大陆桥的咽喉地带,是连接中国与中亚和中东各国最为便捷的陆上通道之一,也是利用周边国家资源和市场最为便捷的省区之一。如此突出的地缘优势,在当代世界各大国中都少见。

  所以,今天的中国,依然面临着一场新时期的“海防”与“塞防”的选择:,我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新世纪中国的战略侧重点究竟是“东急西重”还是“东西并重”,或“东缓西急”?

  我认为解决中国问题应逆时针方向而动,先解决塞防,再解决海疆。西部和东南沿海当然是一种互动关系,但是,台湾出事,西部不一定出事;西部出事,台湾一定出事。台湾与大陆同种同族同文化,即使出了问题,将来也会回来。新疆和西藏是多民族,一旦出去,回来的可能性甚微。

  战略向西,既有国家利益的考虑,也含无奈成分。我国现代化战略是从东部起步的—改革开放兴起于东南沿海。凡二十年,东南沿海已成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成为无可争议的财富聚集地。以中国为核心的包括香港、台湾、澳门在内的“大中华经济圈”已呈现光辉前景。我曾称此地区为“人民币地带”。中国的经济重心在这儿,但中国的致命弱点也在这儿—没有防御纵深。东部是中国经济得益最重大的地区,也是外部战略遏阻力量最强大的地区。美国构筑的“第一岛链”,像绞索一样地套着我们的颈项。台湾问题就在这些年被活活地弄成了一个危机,不也是这个原因么?海峡风云变幻。美国和台湾制定出轰炸上海、北京、香港的方案,甚至有突袭三峡大坝的计划,凸现出我东部战略形势的恶劣。

  中国现代化一起步就来到海上,但刚到海上就被挡住,再也无力东进。东进既无路,遂有西部大开发战略。战略既西,东守则势所必然。守则缓,缓则安。

  能源安全:大国的命脉

  今天要是有人问,为什么当年是秦国统一了东方六国?得到的回答肯定是:因为秦国实行了商鞅变法,变法后的秦国是个能有效调动全社会资源的军国主义国家。但是,变法更早的魏国富国强兵为什么不但没能统一其他国家,反而在变法后,却连吃败仗呢?

  其实,想一想德国为什么迅速崛起却又两次在大战中失败,就能找到魏国为什么失败的答案了。我们只要打开地图仔细对比一番,就可以发现,魏国当时所处的位置恰好与德国在欧洲所处的位置相似,不过是方向相反。在地缘位置上,魏国和德国都处于强国林立的腹心位置,德国两次失败和魏国两次失败都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缺少战略纵深的本土同时在两个方向遭到敌人的夹击。而当年的秦国,背靠着广袤的西戎诸国,进可攻,退可守,像极了苏联。

  新疆为什么重要?西部为什么重要?想一想战国时代一度崛起的魏国,想一想欧洲崛起的德国。

  左宗棠曾言:“中国强盛之时,无不掩有西北。”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两千多年中,中国出现过三个黄金时代:一、汉朝刘彻时,“武皇开边意未已”,中国疆土扩大一倍;二、唐朝贞观之治;三、清朝康熙和乾隆时,疆土再翻一番。这三个朝代都有一个特征:对西部拥有无可争议的控制权。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发于南,兴于西,而决胜于东北。看来西部是中华崛起的必由之路。西部有了底气,东部才能拼得起。

  新疆除了在地缘政治上占了鳌头外,还是支持中国二十一世纪持续发展的资源替补地。

  大国的战略资源,绝对不可以没有安全稳定的来源。德国当年失败,除了地缘位置天然不利,还有一个就是其重要战略资源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而且很大一部分须走海路,而海路从来就死死卡在大英帝国手中。

  今天的中国,比任何时代都更依赖能源矿产,而中国这种人口规模的国家,一举一动都会牵涉到其他国家的利益,而中国的富强甚至将触犯世界众怒。世界资源有限,你多了,我就少了。克林顿还在中国汽车普及率极低的时候,就反复强调,中国发展过多的汽车工业,将对其他国家的能源安全构成威胁。

  今天,中国突然之间变成了公民在海外被绑架的世界头号大国。为什么?因为中国是一个迟到者,世界上能源矿产最丰富的地方、最方便开采的地方、最方便运输的地方,几乎都已被先来者划进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留给中国人的,只剩下那些政治上最动荡、最不安全的地区,典型如非洲的苏丹、尼日利亚等,那些地方都是西方国家弃之不用之地。

  即使中国人拼命把脚伸进那些最不安全的地方,中国依然面临着严重的能源矿产饥渴。今天,中国领导人的出访,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为了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考虑,能源外交早已上升成为中国政府最重要的外交考量。这就是迟到者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目前,中国原油进口的60%以上来自局势动荡的中东和北非,中国进口石油主要采取海上集中运输,原油运输约4/5通过马六甲海峡,形成了制约中国能源安全的“马六甲困局”。中国石油进口的大动脉不但就横在美国海军眼皮底下,甚至也要通过印度海军控制的地区,中国能源的脆弱性可见一斑。

  只有一个地方,既有丰富的能源矿产资源,同时又不是极度危险、海外公民随时面临被绑架被恐怖袭击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运输通道不易为任何其他大国掌控截断,这个地方就是紧邻新疆的中亚地区。

  这个前苏联自家的后院,不但盛产石油、天然气而且还盛产铀等重要战略矿产资源,而且还恰好与新疆的油气炼化和输送管道邻近,只要再多铺设管道,就可与新疆输送内地的管道相连。最重要的是,因为苏联的解体以及俄罗斯影响力的式微,它是一块未被先来者圈定的风水宝地。

  由于中亚地处内陆,完全没有出海口,油气资源只能通过管线经陆路借道输出。

  理论上,中亚国家油气管线输出路线,应通向最近的出海口,故或者向西进入伊朗,借伊朗获出海口,或者向南经巴基斯坦抵达印度洋出海口。就近通过出海口输出油气,除了路程更近外,更重要的一大优势是,它不会受制于某个特定客户。

  但问题是,虽然伊朗的路程最近,但伊朗局势不稳,缺乏必要的政治安全,且政治上互有抵牾;而向南路线,则要经过阿富汗—巴基基斯坦通道,这里更是世界上政治局势最不稳定的地区之一。

  所以,中亚地区的油气资源最后只有如下几个方向的选择:

  一、“北油南输”:中亚东部的油田,走西伯利亚南部的鄂木斯克经哈萨克斯坦东部巴甫洛达尔、奇姆肯特抵达乌兹别克斯坦,再由以上各站点的炼油厂向各国输送油品;

  二、“油气北上”:中亚西部的油气沿里海东西两岸把油气输到俄罗斯,除供给其炼油、石化中心外,还经俄罗斯管道网向西输送。

  三、“东输中国”:管线进入新疆后,与新疆现有管线网络相连,直接进入这个单一的能源需求大户。

  前两条线路,都是苏联时代修建,也因此,只要不走中国方向,所有中亚油气资源最终都要借用俄罗斯的管线和码头。

  目前,中亚已稳定发挥作用的输送管道,正是苏联时代的“北油南输”和“油气北上”,这是苏联时代工业布局的历史遗产,这种单一路径其实并非中亚国家所乐见,因为俄罗斯因此获得了主导权,但短时间内却难以改变。这也充分体现了管线这种长期战略投资,虽然投入大、困难多,但一旦建成,效用深远,泽被子孙。

  大国对其油气工业和经济命脉(特别是油气出口管线)的尽力控制,使其在经济和油气发展上显示出一定程度的被动性,故中亚国家争取油气输出多元化与中国谋求石油来源的多元化,利益高度一致。

  中国在中亚的存在

  感谢祖先,为我们挣下了这样一块特殊的土地。当我凝视中国地图的时候,总是久久地把目光粘在西部。有人说中国地图像公鸡,我却看它像雄鹰。它展开翅膀的时候,向东应该覆盖太平洋,向西应该覆盖中东。当它飞翔时,应当叼起整个地球。如果说东部是它的头,西部则应当是它的重心。没有重心它是飞不起来的。这块重心的地理位置极出色:广袤辽阔。天山、阿尔泰山和阿尔金山猛烈隆起。塔里木、准噶尔款款躺下。这就是著名的“三山夹两盆”。这里远离海洋,像一把铁矛刺入亚洲腹地。这个环境绝佳的特殊地理单元本身就是中亚的一部分。美国和当年彼得大帝做梦都想控制的“中亚走廊”有相当一段就在这里。

  此地的文化魅

第 1 2 3  页   总页数:3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