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价值投资 >> 正文

征服者肯尼斯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0-11-17 新闻来源:
分享到:

  但格里芬想要的,远不止是成为精于数字、腰缠万贯的青年才俊。我们带领你走进这位超级金融明星的世界。

  作者:Marcia Vickers

  现年 38 岁时的肯尼斯•格里芬已经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投资者中的一员了。他所创立的Citadel 对冲基金管理的资产达到 130 亿美元,堪称一台非常精细的交易机器。但格里芬想要的,远不止是成为精于数字、腰缠万贯的青年才俊。我们带领你走进这位超级金融明星的世界

  在美国芝加哥市北密歇根大街的“华丽一英里”(Magnificent Mile,世界上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译注),耸立全市最高、最豪华的住宅楼之一─公园塔(Park Tower)。这座拥有七年历史、具有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最引人注目的特征是顶部的双层豪华公寓。一组黑色玻璃给它蒙上了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美国传奇飞行家─译注)般的神秘色彩。到大楼附近阿玛尼(Armani)或蒂凡尼(Tiffany)商店购物的顾客,偶尔会瞥见这些玻璃窗,带“我想知道谁住在那里”般的疑问仰头凝视。

  答案是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C. Griffin)。这一答案或许不会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对于格里芬这样的隐秘的对冲基金经理而言,这反倒正合心意。事实上,他完全与人们关于对冲基金的模式化印象契合 :年富力强(38 岁),异常富有(身价大约 20 亿美元),收藏了达到博物馆收藏水准的艺术品 [最近,他花费 8,000 万美元从大卫•格芬(David Geffen)手中购得一幅贾斯培尔•琼斯(Jasper Johns)的作品]。显然,他把战利品带回了家,而且娶了一位非常迷人的妻子─安妮•迪亚斯(Anne Dias)。他创建并经营的公司─Citadel投资集团(Citadel Investment Group)─拥有大约 130 亿美元的资产,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权势的基金之一。

  肯和他的暴富同行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雄心更为宏大。一些了解格里芬的人说,他并不满足于徒有像老虎基金(Tiger Management)的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和 SAC 资本(SAC Capital)的史蒂文•科恩(Steve Cohen)那样的对冲基金传奇人物的名声。他真正想要的似乎是建立一个长久的宏伟大业─类似于高盛或摩根士丹利的多元化大型金融机构。为达到这个目标,格里芬接二连三地迅速开展商业交易:这边收购一家抵押公司,那边又从另一家对冲基金那里收购一些不良资产。去年秋天,Citadel 宣布计划销售高达 20 亿美元的债券─就对冲基金而言,这还是头一遭。Citadel 将公开上市的猜测,也从未间断过。(格里芬拒绝在本文定稿期限前就此问题接受采访。)雄心壮志还不止于此。看来,格里芬正在追求成就一种全面发展的行业总舵手的不朽业绩,就像过去一个世纪里工商巨子们取得的成就那样,即取得不仅仅是点缀、而是塑造了商业图景的那些商业大师那样的成就。正如近期 Citadel 一位前经理所说,“突然之间,肯尼斯像是要想成为 J.P. 摩根(J.P. Morgan)或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那样的人。”

  如果你坚守对冲基金低调隐秘的行事方式,实现这个宏愿就会相当困难。因此,格里芬和他那位精于社交之道的妻子正在将自己不断地推入公众的视野。他是芝加哥 2016 年申奥委员会以及多个备受瞩目的委员会的成员。去年 10 月,因向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捐资 1,900 万美元,他和安妮成为全球的头版新闻人物─这也是该博物馆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私人捐款之一。 格里芬甚至还出现在《华尔街日报》刊登的一则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广告上。广告中的格里芬显得有点紧张。考虑到他的工作类型,这并不奇怪。了解他的人更不会感到意外,因为格里芬对于抛头露面似乎确实心情复杂。“他是内向中的内向。”一位熟人这样形容。“而现在他居然出现在一份全国性报纸的广告中,还带惹眼的红色领带!”

  当然,格里芬如果要想实现他的宏大计划,就不得不学去从容面对公众。他急于效仿的那些帝国创建者不仅拥有令人叹服的分析能力,还是异常睿智的心理学家。他们或许是凶残的强盗贵族,但懂得管理的艺术─至少他们认同人力因素是企业的重中之重。一名前交易员说,格里芬“认为管理跟所有事情一样,都只不过是过程和方法”。

  在现有的 8,000 个对冲基金中,有很多他这样的人。这些基金各自有不同的偏好,即便在一流的基金公司当中也是如此。像“只看不买”(Tire Kicker)类基金─它们仔细考察拟投资的那些公司─其原型是已经不复存在的老虎基金,后者由罗伯逊创建。还有像 SAC 资本这样的“快枪手”(Gunslingers)类基金,它们疯狂地进行交易,寻找一切能得到的好处。还有一些“全球老手”(Global Sophisticates)类基金,像鼎盛时期的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和如今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的杜肯资本(Duquesne Capital),这类基金都在利率和货币上投下大注。此外,还有“数量分析”(Quants)类基金,它们的投资活动高度依赖电脑技术,通常由诸如数学家和物理学家此类的人运营。

  Citadel 基本上属于一只数量分析类基金。它的交易程序为公司的两只主要基金─Kensington Global 和 Wellington 大手笔地买进和卖出。(Citadel 占纽约、东京和伦敦交易所平均日交易量的 3% 以上,占期权市场的 15%,并在国债市场占有高达 10% 的交易份额。)“我们首先是一家技术公司,只不过是从事交易活动的技术公司。”Citadel 的老资格首席信息官汤姆•米格里斯(Tom Miglis)喜欢这样解释。

  技术渗透到 Citadel 的每一种业务类型,并迅速渗透到格里芬新添加的业务。Citadel 是唯一以做市商身份开展期权业务的对冲基金,也是首批拥有自己的股票借贷能力的基金之一。它也有一个精细的后台部门,这个部门是金融公司枯燥的内部处理机构核心,负责处理交易、执行订单等工作。长达 363 页的私人债券招募书不知何故落到了媒体手中。其中显示,Citadel 计划将其后台业务部门卖给其他基金公司,这使其同普通对冲基金之间又拉开了一点距离。Citadel 甚至在芝加哥以外某个未透露的地点维持一套备用的电脑系统─这是大银行的标准做法,而对于对冲基金而言是十分不同寻常的。“公司有些风险管理的偏执倾向。”一位前高层管理人员说。“它就像北美导弹军事司令部一样。”所有这些技术,旨在保持公司高度敏捷。格里芬也因此能够“评估和把握各种机会,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以闪电般的速度部署自己的团队”。一位前交易员如是说。“其他的对冲基金都没有这种能力。”

  “肯是一个才智超群的创新者。”供职于 Citadel 多年的前明星交易员亚历克•李托维茨(Alec Litowitz)说,他离职后创立了自己的基金 Magnetar 资本。“它改变了对冲基金的定义。”

  那些通过 Citadel 投资的人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格里芬在技术方面的信誉,而是因为回报:Citadel 旗下最大的基金 Kensington 过去九年的平均年收益约为 22%。这是扣除了费用之后的数据。从 Citadel 非常出色的业绩表现,你也许能想到其费用相当之高。大多数对冲基金遵循“2 和 20”的惯例─2% 的年度管理费和 20% 的年度业绩提成(即他们保留利润的五分之一)。Citadel 的投资者愿意按惯例支付 20% 的业绩提成,但对于异常高的管理费─2005 年为 8.75%,他们却非常勉强。

  去年秋天发生的一幕,极好地证明了 Citadel 投资者支付高额费用物有所值。9 月 18 日上午,格里芬与价值 95 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不凋花咨询公司(Amaranth Advisors)在进行紧张的电话沟通。不凋花做了有史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交易投注之一─豪赌天然气价格将会上涨。恰恰相反,天然气价格狂跌,一周之内不凋花因此损失了 46 亿美元,几乎是其资产的一半。(不凋花最终可能会损失总计 64 亿美元。)了解此事的人评价说,在帮助谈判购买这个一败涂地的投资证券组合时,格里芬保持了一贯特有的冷静,与他的能源小组─其中一些人是从安然公司倒闭后精选招聘来的原安然员工─一起分析形势和市场,评估风险。格里芬还与不凋花首席运营官查理•温克勒(Charlie Winkler)多次进行深入交谈。温克勒五年前离开 Citadel 并加入了不凋花。温克勒知道,这正是格里芬喜欢的那类垂死交易。尔后,就像一位观察家所说的,“尸体尚有余温之时”,格里芬买下了不凋花的一半,而摩根大通则买下了剩余的部分。

  华尔街的一些人认为这是一次愚蠢的赌博,调侃说格里芬把自己陷进了“不凋花”。毕竟,天然气价格还可能会继续下跌。但是预言并未成为现实,而格里芬像往常一样,最后又赚到了钱。不凋花因为 Citadel 接手陷入困境的证券组合一事付给 Citadel 多少现金费用,具体不得而知─有消息来源称可能约为 15 亿美元。9 月,根据一份基金文件,Citadel 的能源投资获得了 3% 的收益,从而推动这只基金迎来有史以来最辉煌的年度之一。2006 年,整个对冲基金业的平均收益为 13%,来自投资者的数据却表明 Citadel 的收益高达 30%。在去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Citadel 开始将投资触角伸向中国,并向信用衍生产品进行大笔投注。“肯非常擅长无需大量的分析就辨明形势。” Citadel 的投资者、摩根-克里克资产管理公司(Morgan Creek Asset Management)的马克•尤斯科(Mark Yusko)称赞道。“他能比任何人都更快地整合大量的信息。”

  对格里芬的这类评价很多。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对数学狂热的人─他大约高 1 米 83,灰白色短发,外表俊俏。但是,他似乎对于黑盒模式最为得心应手:他经常思考提炼复杂的证券模型或任何花哨的市场交易模型。一眨不眨的蓝眼睛和咄咄逼人的目光,凝视自己的部下并严厉地盘问,他们中有许多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以及肯的母校哈佛大学的数学和物理学博士─所问问题范围涉及风险溢价到突然想起的随机动力学(不要问什么意思)等各类事情。“肯只想进行其所谓的`高带宽'的谈话。”一位前交易员说。“比如,你要是跟他谈论你的家庭,他可能会心不在焉。他不是可以谈论心事的那一类人。”

  格里芬在博卡拉顿(Boca Raton)长大。他的父亲曾经是通用电气公司(GE)空间项目的一名项目经理。他的母亲经常开车带年少的肯去当地的一家电脑天地商店,肯在那里连续花去数小时向店里的销售人员请教学习。读高中时,他在 IBM 做兼职程序错误排除工作。“肯不是成天在电影院游荡的那一类 17 岁少年。”他在电脑天地那段时间的一位朋友丹•韦克斯勒(Dan Wechsler)说。“他的朋友们通常都比他年龄大。而肯知道自己的方向。他总有很多主意。”1986 年,格里芬产生了一种全新的想法:向学校出售教育软件。他和电脑天地里的两个好友共同创建了一个小型软件销售公司─探索教育系统(Diskovery Educational Systems)。尽管多年前他出售了这家公司,但它至今还在西棕榈海滩经营业务,负责人是韦克斯勒。

  接下来在哈佛读书时,格里芬在宿舍外面装了一个碟型卫星接收器,能接收到实时股票行情。他用家里给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