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芒格的35条箴言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4-10-18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文 / 若离2014年10月12日 10:37:5512

  巴菲特,芒格,Warren Buffett, Charlie Munger

  上大学时辍学、做过美国陆军航空队(USAAF)的气象学家、念过哈佛法学院,但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丰富的人生经历中最为人称道的还是结识“股神”巴菲特。

  31岁那年,芒格遇到一个比自己年轻六岁的小伙子。那个姓巴菲特的年轻人说服他干起了投资,一干就是将近六十年。本月《福布斯》数据显示,作为巴菲特的左右手,芒格的个人资产净值估计高达13亿美元。

  将近一个甲子都在投资领域摸爬滚打,芒格自然有不少心得体会。虽然他三十多年来很少出席公开活动,但即使是少有的讲话也有不少闪光之处。以下是近几年芒格讲话或是透过媒体报道表达的个人看法,它们不仅会给投资者以启发,也是这位九旬老人处世观的睿智闪现。

  1、别自怜,因为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2007年5月在南加州大学法学院开学讲话中,芒格说:

  “总体而言,嫉妒、怨恨、复仇和自怜都是一些危险的想法。自怜很接近于偏执,而偏执是最难以改变的一种思维类型。我们不应该任由自怜自艾的情绪出现……自怜不会让形势好转。”

  2、不断学习的人现实生活中也会持续进步。

  同样来自上述讲话,芒格说:

  “我不断发现,那些出人头地的人并不是最聪明的,有时甚至不是最勤奋的,可他们如同学习的机器。他们每晚上床睡觉时已经比当天起床时更聪明了些。这么做是有帮助的。当你给自己设定了长远的目标时,这种做法的帮助就特别大。”

  3、有时不得不接受现实,一力承担。

  2010年芒格在密歇根大学讲话时这样表示:

  “如果有人说‘我的生活比过去更难熬了’,一味资助他们是危险的做法。有些时候,你不得不告诉对方‘咬牙接受吧,自己来承担,接受现实自己处理。’”

  4、人生会有一些不公的、可怕的打击,要积极地利用它们。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说:

  “当然,人生会有可怕的打击、糟糕的打击、不公的打击。这都不要紧。有些人能恢复过来,有些不能。我觉得,(古罗马哲学家)爱比克泰德(Epictetus)的态度最可取。他认为,一切生命中错失的机会都是一个表现良好的机会,每个错失的机会都是学习的机会,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沉湎于自怜中,而是以积极的方式利用可怕的打击。那是很棒的想法。”

  5、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今年9月,芒格在一家小型出版公司Daily Journal Corp.的年会上提到了中国儒家的名言:

  “孔子有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也说过类似意思的话,真正地了解是要懂得自己有多无知。这是一种可以传授或者习得的技艺吗?如果你足够了解结果带来什么风险,那可能你就懂得。

  有些人特别擅长了解个人知识的局限,因为他们不得不了解。想象下有位走钢丝的职业表演者工作了20年,好好地活了下来。假如他不了解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就不可能活下来。他努力工作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出了错就会丧命。能生存下来的人都知道,了解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比头脑聪明更重要。”

  6、如果一个人既懒又不可靠,这人擅长什么都不重要。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这样自问自答:

  “你应该避免什么?答案很简单:懒惰和不可靠。如果你不可靠,你有多少财富都无关紧要了,反正很快会遇到麻烦的。做事真心诚意地投入,这应该自然而然成为你的行为准则。你应该别让自己变得懒惰和不可靠。”

  7、大慈善组织都有很蠢的一面。

  在上述密歇根大学讲话期间,芒格说:

  “我见过那些大慈善机构很荒唐愚蠢的一面,包括世界银行也是。我确实对建立像好市多(Costco)那种有资本主义特征的企业更有信心。”

  8、别太透支,那种情况连莫扎特也没法应付。

  在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以莫扎特那样的音乐天才举例:

  “当然,我们都会受到影响的是自我满足的偏好。可以用‘真实的小我’来指代想行动的主体。比如,为什么‘真实的小我’不透支我的收入?曾经有一位举世闻名的作曲家,他生平多数时候都过得极为悲惨,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总在透支个人收入。那人就是莫扎特。假如莫扎特都无法应付这种偏执的行为,我觉得你也不应该尝试。”

  9、要避免意识形态太强,因为那会毁了人的思想。

  同样来自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芒格提到了意识形态问题:

  “另一个我觉得应该避免的是极强的意识形态,因为那会充斥人的思想……年轻时容易忠诚于意识形态,当你宣告自己是忠实的成员时,就开始宣讲正统的意识形态。你所做的是反复强行灌输那种意识形态,你是在渐渐地毁掉自己的思想。”

  10、保持简单。

  2008年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上,该司董事长芒格表示:

  “要避免麻烦,最了不起的一种方法就是保持简单。当你把事情弄得很庞杂时,系统往往就会失控。”

  11、乐观的财会核算99%都会出问题。

  在上述密歇根大学讲话期间,芒格说:

  “威胁人类文明的麻烦里面,有99%都源于乐观的财会计算。那些财务人员希望追求纯粹的数学方式,只想关注太过悲观的财会核算结果,却导致财会核算太过乐观。这真是疯狂的行为。99%的问题都源自过于乐观。因此,我们应该建一个财会核算方式更保守的系统。”

  12、对资产,需要比对负债更多的审核。

  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期间,芒格说:

  “负债100%都是好的,一直都是。资产倒是必须担心的。”

  13、谁要是高高在上的商界骄子,谁就该担起付出高于回报的道德责任。

  同样来自芒格在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讲话:

  “谁要是得到了命运眷顾,谁索取的就应该比付出的少得多……我认为,当你在美国商界高高在上的时候,你就担起了付出高于回报的道德责任,付出与回报不会成正比,实际上回报没有付出的多。”

  14、只有那些愿意任何时候离开公司的人,才应掌握公司的高层职位。

  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公司1995年年会期间,芒格说:

  “根本不愿随时离开公司的人不适合任职……我认为,对企业独裁,应该多做些测试。不愿随时离职的人是否真适合做出艰难的抉择?我的答案是不适合。”

  15、“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策”不会奏效。

  2006年6月26日,芒格在斯坦福大学讲话时提到: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策’不会奏效。每种文化彼此都不相同。适合私立医疗机构Mayo Clinic的文化不同于适合好莱坞制片厂的文化。不可能在所有的场合都用一个模子出来的解决方法。”

  16、很多成功的机构都不会管得更严,反而管得没那么多。

  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期间,芒格说:

  “很多人认为,只要制定多些流程、多些规定,比如反复检查等等做法,就能创造更好的成果。伯克希尔实际上没有任何过程,除非审查对象主动给我们压力,否则我们几乎不会进行任何内审。我们只是试图在一种无间的网络中经营,赋予这个网络应有的信任,关心其中我们信任的人。”

  17、应有的信任最重要。

  还是上述Wesco Financial公司的年会上,芒格说:

  “人类文明进化的最高形式是以应有的信任编织的无间网络……你一生希望的也就是一种这样的无间网络。假如你的婚姻协议有47页那么多,我建议你还是别结婚了。”

  18、伟大的投资需要迟来的满足感。

  今年9月,芒格在洛杉矶讲话时说:

  “等待对投资者有帮助,很多人只是等不起。如果你没有那种满足感迟一些到来的基因,就得付出很大努力克服自己的不满。”

  19、想变富有是为了能独立。

  巴菲特的传记《巴菲特:一个美国资本家的成长》(Buffett: The Making of an American Capitalist)一书提到,芒格曾说:

  “像巴菲特一样,我也对致富满怀激情,到不是因为我想买一辆法拉利,而是想要独立。我渴望独立。”

  20、获得智慧是一种道德责任。

  上述南加州大学法学院的讲话中,芒格说道:

  “获得智慧是种道德责任。它不仅仅是你用来提高生活质量的东西。这种看法会推断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那就是,人终其一生都要学习。如果没有毕生学习,就不会有优异的表现,基于个人所知就只能几乎原地踏步,学到的东西会让你取得进步。”

  21、学校不是必要前提。

  2012年2月《福布斯》的文章介绍,芒格说:

  “到今天为止,我从未在任何地方上过什么化学、经济学、心理学和商科的课。”

  22、芒格学习的方式是阅读,不是上学。

  据《查理·芒格传》(Damn Right!: Behind the Scenes with Berkshire Hathaway Billionaire Charlie Munger)书中所写,芒格说过:

  “我不是在教室里和学富五车的人相遇的,而是在书本上,那样自然。我不记得第一次读到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作品是在什么时候,托马斯·杰弗逊的书是7、8岁的时候在床上读的。我家人都喜欢那类书,通过纪律、知识和自控获得成功。”

  23、应该赋予CEO无需经全体董事审核独自做决策的权力。

  同样来自以上2006年6月的斯坦福大学讲话,芒格说:

  “如果身处复杂的环境,公司有位优秀的CEO,你会希望他在处理外部事务时有发言权…… 你能想象巴菲特和别人说‘抱歉,我必须回去和公司的董事商量’吗?我的意思是,回到公司,他肯定必须同董事们商量,可他能预料到董事会怎么说,大家都知道他说的话就是管理指示。”

  24、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

  同样是今年9月Daily Journal Corp.的年会上,芒格说:

  “我不喜欢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遵循的那套他的做法。必须理解巴菲特,他在那么年轻的年纪发现了格雷厄姆,然后就以此人为目标努力。格雷厄姆的观点改变了巴菲特的一生,他早年大多在近距离崇拜格雷厄姆。

  可我不得不指出,作为投资者,即使是本杰明·格雷厄姆也有很多东西必须得学。他对估值企业的看法全都来自大萧条几乎毁掉他的方式。他总是有点害怕市场的能力,所以余生都是在这种恐惧中度过,而且他的一切方法都是为了控制市场。”

  25、美国政府其实应该在金融危机期间给予更大规模的救助。

  同样在上述密歇根大学讨论时,芒格说

  金融危机“用够多的不幸和干扰打击了经济,摧毁货币,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觉得,一旦碰到那样的麻烦,就不应拿出一些小打小闹的救助,当时应该考虑更大规模的救助。”

  26、个人财富应该回馈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