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黎智英:进退维谷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2-15 新闻来源:
分享到:

  小提琴大师Jascha Heifetz(1901-1987)说过,一天没有练琴,自己听得出来。两天没有练琴,乐评家听得出来,三天没有练琴,观众也听得出来。 Jascha Heifetz的琴技造诣出神入化,他也这样说,那不应是谦虚表现,而是说出了铁一般的事实;哪怕是造诣登峰造极、随心所欲的神级艺术家,也不敢对功课稍作松懈,更何况像我般的常人?于此可见成功从来不是一顿免费午餐。

  Jascha Heifetz这句名言在我脑海中敲响了警钟。世上是没有犹抱琵琶半遮面、妾身未明的事业,要事业有成但只肯作蜻蜓点水式的业余玩票,那是自我催眠的幻觉。世上是没有半退休这回事的!经过台湾这事业的滑铁卢,我萌生退休的念头。帮我忙、做了我三十二年秘书的冯小姐最近退休,更使我觉得不应错过失败的羞辱赋予的谦卑,趁机退下来,投身生活和家庭的怀抱去。没有这个谦卑,我知道自己是难以低身弯腰拾起生活中的卑微细软的。是的,若然我以生意人的身段去透视琐碎的生活点滴,那么一切都会来得太卑微了,这样我是无从揭开人生新的一页的。所有新的人生新旅途都必须从谦卑启步,这个我是知道的。耶稣说,只有心怀童真的人才能进入祂的王国,不正是这个意思吗?我从未好好地生活过,我习惯以生意人的心态过生活。一生人我从来都是在生意的惊涛骇浪中热烈地拥抱生命的,我不会为困难所折腾,反而热爱困难的挑战和考验,享受成败带来的顿悟。我的基因让我特别容易适应这种颠簸的环境,几十年来的磨练把我铸造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是的,我有的是生意人的DNA,却没有投入生活的基因。除了看书,我没有别的嗜好。我从未碰过半只麻雀牌,未踏足过高尔夫球场,可以说从来未玩过任何游戏。年轻时试过赌博,但总是心不在焉,我无缘享受赌博令肾上腺素上升带来的刺激。我爱花卉、爱雀鸟,家里种植了不少花卉和饲养了好些很漂亮的雀鸟,却从未自己做过园艺或动手饲养过雀鸟。老婆爱旅行,故此我常跟着去,可是除了看书或是找点好吃的,极其量也只是到博物馆看看,其余的项目都是走马看花,眈天望地、并不投入。我的生活情趣是单独跟老婆去吃顿美食晚饭,饭桌上谈的也离不开儿女的事情。我也没有耐性看电影,二十五年来从未一口气看完过整出电影。二十二年前在戏院看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看到巩俐欺骗大老爷说自己怀了孕,却被佣人发现仍有月经来,我知道悲剧快要出现了便不敢再看下去,跟老婆说在戏院大堂等她。那是我最后一次到电影院看的电影,而看舞台剧或歌剧都是为了为别人作伴逼着坐到完场的。像我这样没有生活嗜好和情趣的人,要我脱离生意的细艺全情投入到生活里去,那有​​可能吗?

  四十岁和五十岁出头时我都尝试过退休,但都失败了。那些时候我试图跟随一些闲着没事做的人过生活,希望培养出像他们那样的嗜好和悠闲缓慢的步伐,从而学晓在细节中浸淫出生活的味道。他们的年纪都是在五六十岁之间,当中有些是从来未做过事的二世祖,更多的是退了休,成功地在闲逸中找到了生活细艺和意义的人。早上跟他们晨运,然后随他们去喝早茶;之后有人到近郊的农田花圃种植花卉,有人去街市买餸,有人到雀仔街观雀买饲料,或是到花墟看花买花,有时我会跟着他们去。到了下午,有些人会去唱粤曲或是去跳交际舞,我也曾参加过这些活动,但都觉得索然无味,不能投入。我并非不喜欢这些活动,我什至觉得,如果可以投入其中,那是蛮有意思的。我尤其喜欢跟他们去种植花卉蔬菜,那既可以运动身体又可以怡情养性,故此我曾经强迫自己投入这些活动。可是经过一轮挣扎,我就是没法投入其中。这些活动本身不是个问题,只是我跟这些人没有共同的话题,大家的价值观、人生观以至世界观都不一样,我根本不能跟他们作思想交流。沟通的门槛也跨不过去,更谈不上一同投入参与活动了。除非是志同道合的人,我发觉是无法跟别人分享生活情趣的。嗜好和活动只是一种形式,共同的价值观和思想交流才能带来情趣。好了,找以前交往的朋友聚面,却又发觉自己跟他们的世界隔绝,对他们的经历一无所知,他们的话题我答不上腔。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两头不到岸,两面不是人。处处被隔绝,那种孤独的感觉就犹如被全世界遗弃了那样。我知道这样我是活不下去的。两次退休的时间都不到一年,之后我便兴高采烈、急不及待地重投生意的杀戮战场中去。这令我领悟到麦克​​阿瑟将军(General Douglas McArthur) 那句名言的真谛:老兵的心永不言死,而只会随着生命流逝(Old sold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我是个做生意的老兵,更知道退休是如何困难的一回事,因为我依然面对老兵死心不息的诅咒,故此我最好还是不要全身而退,继续做一些不缠身而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既可以有精神寄托又可以有闲情培养生活情趣。不过世上是没有两全其美的伊甸园的。要么便全情投入工作,把事情做到最好,不要妄想退休过优哉游哉的生活。要么便狠心放下曾经刻骨铭心的前半生,以真挚的谦卑、童孩的无知与无虑,义无反顾地投进生活的细软中。我是否可以从一个熟悉了大半生而又如鱼得水的世界转身投向一个陌生而面目模糊的世界?若然我连这个新世界的面纱也无法揭开,对我而言它的面目将永远模糊,那又怎么办?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