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简明仁:做自己喜欢的事比较重要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11-25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曾经,简明仁是众人歆羡、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婿,一手创办大众集团,股价逾百元;又曾经,他被王永庆抨击、被小股东咒骂,因为大众电信声请重整,大众集团连年亏损。如今,他选择藏起光环,以父之名,投身精致农业。

  撰文/翁书婷

  一个人能有几种身分?大众集团董事长、台塑创办人王永庆的女婿、农民革命运动家简吉的儿子,这些都是简明仁;最近,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分:巴西蘑菇的菇农。

  台南乌山头水库附近,不过百户人家的小农村,冒出了一个个的冷冻货柜,不时喷出摄氏二十三度的水气,简明仁穿着淡蓝色防尘衣与鞋套,像父亲呵护新生儿般小心翻动覆满巴西蘑菇菌丝的泥炭土,这里是简明仁的新天堂——乐活生技植物工厂。

  「我现在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巴西蘑菇上。」这一刻的简明仁侃侃而谈的,不再是大众集团如何从谷底奋起,也不是大众电信要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更不是他的老丈人给他多少启发。这三年来,简明仁逢人就谈巴西蘑菇,他的朋友都收过他送的巴西蘑菇礼盒,目前,他的大半心力,也都放在巴西蘑菇上。

  终于,不用再证明给谁看在此之前,简明仁几乎与农业是平行线。为什么年届六十有五的他,选在这时解甲归田?一切要从三年前说起。

  二○○八年九月五日,一份来自大众电信声请重整与紧急处分的申请文件,送到了台北地方法院,因为五天前,大众电信跳票八六○○万元,震撼市场。

  那一天是周五,时任大众电信董事长的吴清源已经被逼到绝境,而身为大众电信前董座的简明仁也两手一摊,「对当时的简董来说,大众电信的重整,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没办法再背了。」熟悉简明仁和吴清源的友人说。

  二十年前,大众电脑股价一度超过百元,然而,○四年至今,大众电脑已连亏八年,即使其间曾经减资三六.五%,转型控股公司,仍止不住衰败之势。

  这样的成绩,让王永庆相当不满,不只一次开炮抨击。据闻,在某次的家族聚会里,他直指简明仁与同样连年亏损的威盛董事长王雪红,「不发现金股利,辜负小股东。」此外,早在○四年《今周刊》专访王永庆时,他也直率地说出:「若他们(指简明仁夫妇)来看我,要修理他们。」王永庆对于大众集团经营疲弱不甚谅解处处可见,王永庆与简明仁在公开场合的合影,更是少之又少,面对媒体问到王永庆对他经营管理的启发,他也是简单回答,「影响当然有,但都是潜移默化。」虽然娶了王永庆的女儿王雪龄为妻,简明仁与台塑家族的关系并不如外界想像中深,简明仁的二儿子简民智曾私下透露,平日与王家其他成员互动并不多。

  因此,当○八年大众电信跳票时,外界指责简明仁「宁可坐视股东受伤,不愿低头向岳父求援」之际,吴清源就曾替他缓颊,「关于募资、筹钱,他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只是,要简明仁向王家开口要钱,他宁愿接受失败的事实,再力图救回事业。

  「他很想做给王永庆看,只是,他在经营管理上,还是缺那么一味,他比较像学者。」熟识简明仁的友人说,一切的束缚就在王永庆辞世的那刻开始,起了质变,简明仁苦撑大众集团、力图中兴的理由,似乎已经不存在,「以前,可能还想争衣口气,在大众亏损了那么多年后,随着王永庆的辞世,(大众集团)做不做得起来,好像也就不那么重要了。」「现在大众成绩如何,简明仁都放手让简民智去做。」简明仁心态的转变,从他的谈话中也能略见端倪,他的友人便这么形容,「以前他开口闭口都在谈大众集团的事,现在啊,他谈巴西蘑菇比较多。」将心比心,也因此谈起三个儿子来,简明仁笑了笑说,「让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比较重要。」挂在嘴边的话题,从大众变成巴西蘑菇,「主要还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简明仁说。

  归田,继承革命家父亲之志简明仁四岁时,父亲简吉因农民革命运动、加入中国共产党,被贴上政治犯标签而遭到枪决,在他人生大多数的时间里,并没有「父亲」这项元素,「我母亲也不让人提嘛。」简明仁的无奈,是来自于他母亲担心全家受父亲拖累,「父亲」一直是他们家不能说的禁忌。

  「他对农民,有一份期待与缺憾。」跟在简明仁身边的主管透露,不像王永庆之于他,是一种敬畏的情感;简吉之于简明仁,则有更多「英雄」的想像在里头。所以,简明仁不断搜集与简吉相关的史料,还陆续出版《简吉狱中日记》、《简吉传》等书,就是基于他对父亲的崇拜。

  与简明仁一同搜集史料并出书的历史学家蔡石山就说,简明仁会投身农业,他一点也不意外,「对他(指简明仁)来说,那就是一种使命,就像是完成他父亲的理想一样。」蔡石山观察。

  尽管简明仁从未下过田,也没务农经验,但他对农民的关怀,没有间断过,「台湾的农民处境和百年前差不多,谷贱伤农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简明仁感叹,讲起了三年前的小故事。

  那是他与屏东县长曹启鸿义卖有机菜的故事,他手里握着的那把有机白菜,是大众基金会赞助偏乡学校,希望带动当地原住民一同种植,也让原住民子弟学会一技之长的机会。

  简明仁苦笑回忆,「即使是屏东县长站上去卖,那把白菜,一样最多只有五十元。没有高技术、高经济价值的农作物,农民就不可能富足。」简明仁不讳言,台湾人对高价农产品的接受度很低,「如果要改变谷贱伤农,精致农业才有办法。」筑梦,给农民一个机会就在同一天,简明仁遇见了屏东科技大学植物医学系教授梁文进,听他分享在实验室里培育新品种巴西蘑菇的经验,激起了简明仁的兴趣;自此之后,为了搞懂巴西蘑菇,他开始密集南下拜访梁文进。

  巴西蘑菇多半掌握在大陆人手里,他们大量生产后,将巴西蘑菇烘干,有的卖到食材市场,有的转交给生技公司提炼萃取液。而屏科大栽种的巴西蘑菇有如巴掌大,是一般品种的四至五倍,里头多糖体的含量也更多。 「在国内一年就有五亿元市场,​​在中国则有五十亿元以上。」乐活生技董事总经理叶显光说。

  当时大众集团事业已交棒,因此简明仁没有考虑太久,投资八千多万元成立「乐活生技」,新公司的经营模式也立即成形:「做干货,我们比不过大陆,所以我们只生产新鲜的巴西蘑菇,而且,我们要找农民来一起种。」说这话时的简明仁,精神奕奕,像在谈论他的梦想般。

  简明仁说,他要把设备租给农民,传授他们栽种知识,让农民自己来种,再向农民全面收购,直接销往通路,一改农民在销货过程被盘商剥削的命运。

  简明仁好几次亲自跑到台南市官田区大崎里,直接与农民面对面说明自己的计画,就算来听说明会的人,只有少少的七个人,他也不在乎。

  然而,巴西蘑菇的生意岂是易事,「我们的巴西蘑菇,叫作香槟茸,采收后七天内,就得食用完毕,不然就会像这样……散开了。」简明仁手上的香槟茸,没有外力影响,直接分离。

  「所以,我们的巴西蘑菇,只卖给饭店。」跟着简明仁从电子业跨进农业的叶显光说,虽然简明仁对农民有理想,但不赚钱的企业绝对做不长久,因此,乐活生技是以每公斤五百元的价格向农民收购「香槟茸」,再以每公斤两千元的价格,销往各家五星级饭店,「扣掉成本,毛利超过五成。」他说。

  香槟茸目前在五星级饭店反应极佳,供不应求。君悦饭店主厨就说,想采购必须一个月前预订,不然没货。就连微风广场执行常务董事廖镇汉也曾探询,希望能在微风广场的超市铺货,而鼎泰丰也想要让香槟茸入菜。

  从IT产业到投身农业,对六十五岁的简明仁来说,看似人生转了一八○度的大弯,他不愿提起的,是过去十年大众集团营运不振,对所有投资人的亏欠与交代;如今,他转战精致农业,张着农民理想的旗帜胜于做出成绩,他终归还是那句老话:「做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只是投资人怎么看待,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简明仁

  出生:1947年

  现职:大众集团董事长、乐活生技董事经历:交大电子所教授、大众电信董事长学历:柏克莱大学电机及计算机博士家庭:已婚,育有三子一女八年亏损107亿元,简明仁欠大众股东一个交代自从大众电脑转型大众投资控股后,并未成功扭转大众集团的命运,连年交出亏损成绩,光是过去八年来累计亏损高达107亿元,今年前三季也已累亏1.5亿元。

  不过,大众控股仍在失败中试图找出路,如工业电脑和工业用平板等,「工业用平板还不普及,大众在这一块发展还有机会。」罗安棣说,为此,大众控股三年前特别成立悠泰科技,从工业电脑大厂研华挖角不少高层主管,希望在获利较稳定的工业电脑领域分一杯羹,而代工制造就交由三希科技。

  至于大众电信,今年甫减资六成,经营团队等着买主上门,但因大众电信将PHS与WiMAX执照与用户绑着一起卖,至今未有合适买家出现。如今,简明仁又将触角转往农业生技领域,在大众还没转亏为盈前,真的欠所有股东一个交代。

  (翁书婷)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