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Peter Wong:我写蔡东豪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8-6 新闻来源:信報
分享到:

  毕竟是小学及中学的同级及同班同学,且还是同月同日生(同属天秤座,但一个属龙一个属蛇,相差一年,你估边个大?边个像龙多一点?),原以为我和蔡东豪是很相似的。但其实我和他可以说是相反的性格。

  简单的说,蔡东豪是非常理性果断的人,而我则是感性婆妈的男人。蔡东豪是财务分析员出身,投资理财,运筹帷幄,而我则惯以文人直觉磁场为生,从不投资亦不擅理财(强积金算唔算?),无为而治的人。所以这个访问,原本我情商财经知识普及,崇拜财经演员,时有投资股票,又屡屡损失惨重的同事Patrick代劳,顺便给他上一堂金钱之王价值投资课,但碰巧那家伙要出差欧洲,错失良机。

  自己回头暗忖,能够访问一个和你识于微时,长大后又在那么多的机缘巧合下聚头或间接发生关系的朋友,人生几何?!其实我更应该好好把握和蔡东豪对谈的机会,好好地写一篇关于人物的文章。硬着头皮便上了,毕竟蔡东豪这三个字,已是报刊经常引述的名字,有关他的报导和访问,为数绝对不少。幸好,这些报导也绝大多数和经济挂钩,不是问蔡东豪拿投资贴士,便是要他讲述世界财经大事趋势等等,反而关于他的生活方面的体会,却绝少触及,最多便是他毅行者的体验。

  很少人会知道原来蔡东豪很喜欢听像以前颜联武或相类的半夜phone in节目。还有他是如何重情重义的人,他有本书就叫做《十兄弟》。例如今次已经不是《LifeStyle Journal》第一次找蔡东豪帮忙,七月初《信报》报庆时便想到找林生林太做《LifeStyle Journal》封面,由蔡东豪负责做访问。还有今次拔刀上我们的封面,蔡东豪两次都重覆同一番说话,便是只要是《信报》找他的,他都义不容辞。

  另外一次发生在我还在《号外》的时候,因为客户赞助了一个人物访问的栏目,我请蔡东豪担任被访者,他当然是二话不说便来了。后来我因为另一个赞助栏目再找他,他说不干了,因自从上次帮我做了访问,《Jet》的老总金成致电他,说他不够朋友,帮《号外》不帮《Jet》 ,结果他碍于和金成的相知关系(蔡东豪有份经营的上书局年初还帮金成出书),便也替《Jet》做了一次,电话中蔡东豪和我说,以后都系不要做这类事情了,以免顺得哥情失嫂义。

  单身大长今

  访问从他由原复生过渡至孔少林的心路历程说起。

  「其实当初我在《信报》专栏「原氏物语」作者原复生的身份曝光后,我真的感到飘飘然,但隔了一段时期,当愈来愈多人褒奖我的时候,我便开始觉得反感,怀疑这些人其实有没有看过我的文章。

  后来有机会再替《信报》构思新的栏目,我便想到一个捉弄这些人的做法,便是找来六至七位朋友,一起以孔少林的笔名,撰写同一个专栏。如果大家记性好的话,便会记得我们在专栏最后一天刊出的结尾是这样写的:我们都是原复生,你也可以是孔少林。意思即是什么人写都不打紧,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能抱持同一个态度去写,一种公正的态度去剖析问题。

  另一方面,当年我进入商台发觉一个现象便是,来来去去都是同一班人在做电台,引申出来的问题便是缺乏新人参与,于是我特别在意要找新人一起写专栏,那时我找来写孔少林的大部份都是没有写作经验的身边朋友。」

  蔡东豪做人认真,对写作的热诚更是毋庸置疑,问他写作对他的生活产生了怎么样的影响?反应直情是「文章千古事」的那种高度。

  「写作对我生活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它简直是我生活的重心,改变了我对生活的需求。如果可以的话,我会选择全职写作,相信我会很开心。我的梦想是有一日储蓄足够的金钱,然后只做一些收入不多但不花太多时间的工作,其余时间便专心写作。

  平日工作上实在有很多自己控制不到的事情,很多水过鸭背,但写作却是你完全自处的时间,可以完全投入,完全控制,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从事写作的朋友都会同意,写作绝对是一种平衡的机制。我最想问的的是,蔡东豪平日做人行事,已经很理性了,笔下还是那么理性分析性的题材,现实生活里他会有感性的一面吗?

  「你不觉得写作本身便已经是一件感性的事情吗?如果你碰到一个识得执笔的男人,你不觉得他很浪漫吗?!

  我真的很享受写作,出差旅行我都会写。当然我不能像陶杰一样到处写,但起码可以很早便起床写作的人。」

  其实一直想发掘蔡东豪感性一面除了是因为他的文章著实很理性,还有更重要的底因是我们绝少在其他访问里听见他讲家庭方面的事情。家,从来都是一个男人最能流露感性的地方。

  「家庭绝对是我另一个生活的重心。我是迟婚的典型例子,但数年前结婚及生孩子却是一个考虑得很周详的决定,那代表了我人生价值观的大转变。

  其实我由中学出国读书开始一直到结婚之前都是一个人住的。以前我是连仙人掌都不想养的人,但结了婚后却搬回家和母亲一起住,现在一屋都是人!

  当然,太太(现已贵为全职主妇)帮了我很多,她没有令我觉得有家室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她让我觉得很多人所谓有儿有女的痛苦其实也不是很痛苦,但开心就很开心。

  年纪大了结了婚后,许多以前的顾虑都消失了。香港人普遍的罪恶感是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在家庭上,现在我可以说是很深闺的人,但却很开心。」

  所谓的人生价值观,都是一种取舍吧。在个人和家庭之间,蔡东豪选择了后者。那么在其他方面的价值观又如何?例如孔少林的集体创作,还有以上书局为名的文化出版的朋友,蔡东豪似乎十分享受朋辈友情,这与铢锱必计的金融思维可是两回事,蔡东豪到底重财还是重义?

  「我觉得财和义是分不开的。尤其是在香港地,如果你没有financial independence,是很难做到有意义的工作。我举上书局为例,它是三年前我和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梁文道、刘细良及蔡子强等成立的出版社,虽然公司生意不是十分成功,但起码我们能够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同时对香港人有益的事。

  最开心是现在我们能在没有太大压力下我行我素,虽然我们都因为要追求某一程度的financial independence而不可能做全职文化人,但都想参与推动文化工作。」

  相信对于有心从事创作的人来说,如何达致financial independence从来都是一个谜般的目标,既然蔡东豪提出这个概念,我当然要请他好好替我们分析。

  「其实人类没有所谓赚够的心态,因为理论上,没有人会嫌钱多的。所以我所指的financial independence,所谓足够上岸,其实是一个钱币的两面,一面是实质的,你真的能够储备了一笔可观的积蓄,是加数;另一面则是你的心境,你是否能看破一些东西,觉得经历过了便足够,不会作无谓的追求,是减数。总之就是要能够令你个人的perception不受外界利益影响。」

  是的,要得到financial independence的最终目的,便是为了这一句说话。蔡东豪跟着再进一步说出他的理想。

  「我自己无论写作或做人处事,都一直在追求一种诚信,便是所谓的intellectual honesty。我还很记得你以前曾经说过,如果《信报》可以养得起一个原复生,可以让他全职专心地每日撰写『原氏物语』便好了。

  那时开始我便觉得financial independence很重要。当然,每个人对它的标准要求都很不同。例如现在《信报》主笔练乙铮我便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能够在拥有某一程度的financial independence底下,一直坚持intellectually honest的底线。

  其他从政的例子我也很佩服的。例如余若薇或李柱铭,他们都是有能力按时收费赚钱的人,但他们选择了公职。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都在某一程度上了岸,但还是那个perception的问题吧。」

  蔡东豪接着说,长远来看,他是有兴趣从事公务工作的。

  「其实我在商台首次全职参与传媒工作的两年,正值香港多事之秋,经历了沙士、七一游行及封咪等事件,对香港社会的经营和发展有很多体会。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是绝不介意贡献我的私人时间参与公共事务的。」

  毅行CEO

  由此我们便会明白为何他对financial independence那么看重了。但在未参与公共事务工作之前,我们可以问他现在身为上市公司CEO的经验,他对管理又有什么心得?

  「一句说话:尽量做到自己讲过既事,不要纸上谈兵。

  其实我对能够加入现在工作的公司感到很幸运,我是很感恩的。首先公司对我有十足的信任,给予我发挥的空间,当然,大前提是生意不能太差!(一笑)而且同事亦都很好,他们绝对没有因为我是外行人而排斥。

  但我觉得作为外行人并非handicapped,反而因为我是一张白纸更加没有包袱。我可以告诉大家『应该』点做,而不是『以前』点做。当然,你要肯承受结果。

  我很庆幸有一班好同事能够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尝试实施我自己的看法,我是很cherish这四年和他们合作的经验。而事实上,这些年我花最大时间和精力的地方便在人事。

  简单的说,你需要一个奖罚分明的制度。此外,找对的人做对的事便已经完成事情的大半了。所以只要我信得过你,我便会给予你多一些空间,这样一种无形的压力自然衍生,让你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你自然会做得更好。

  我亦相信几个人的collective wisdom,一定会叻过the sum of the parts。我的管理层都很年青,很多都是内部调升的,经验未必很丰富,但干劲十足,令公司充满活力。」

  蔡东豪出了名cool,你很难从他的表情看到他的心情,但说到公司工作时的热情,我坐在桌子另一端都能感受到。而且他真的是很为公司着想。还记得他不下数次和我提起,当初《信报》孔少林的栏目要停,并非外界所传是因为《信报》易手,底因是他不想因为自己在专栏里的言论而导致有人针对他工作的公司。

  那么作为一个CEO,蔡东豪认为最重要是什么?

  「我想是做决策吧,而且通常都是有灰色地带的问题。因为如果是黑白分明的话,那也不用问你意见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喜欢行山及写作,对我思考有很大的帮助。平日很少听见自己的声音,但在山上时你却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相信不用我多说,很多人都知道蔡东豪喜欢行山。而且还身体力行支持毅行者多年,更出了专书撰写毅行体验。到底山对他来说,是怎么样的一个概念?

  「山改变了我一生!

  真的,我没有夸张。行山和写作都有共通的地方,都是一个思考过程,能够锻练我的判断能力,让我的思考架构更加扎实,当遇到问题时便不用害怕。

  其实行山的哲学有很多,我写书亦是为了寻找自己喜欢行山的原因。在山上除了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同时又可以和朋友很开放地讲出心中所想,因为在山上只有你、我和山,你自然会觉得free好多。

  所以,我是用行山、用文字去认识自己。」

  那么毅行者又是怎么样的经验?

  「那是一种个人vs团队的运动。我从来不喜欢做gym,觉得好闷,另外你叫我逢星期二四约打波,因为工作关系亦不可能了。但行山个个礼拜都会去,不单单是为了毅行者才做的训练。总之我就是喜欢在山上,shopping mall我行二十分钟已经累,但在山上却可以半天。

  至于毅行者则是一个讲究团队精神的运动。它的奥妙是,你整个团队的速度并非以最快那个为标准,而是最慢的那位队员。所以你要思考的便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