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亚洲再生铝大王黄崇 胜贪婪是阻碍成功的魔鬼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5-5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怡球金属,这家对台湾人而言很陌生的公司,却是亚洲最大的再生铝供应商。从汽车、刮胡刀、储存资料的电脑硬碟,到家中装修需要用的手动工具,全得仰赖怡球生产的再生铝。黄崇胜,这位曾经被迫出走台湾的高雄渔户穷小子,是如何翻身挣得如今地位?

  撰文/何清颐 摄影/刘咸昌

  四月二十三日,台湾百大富豪排行榜中挤进一位新面孔,他是怡球金属资源再生集团董事长黄崇胜,他与其家族以新台币约二五○亿元身价,跻身台湾前五十大富豪,身价进逼奇美集团创办人许文龙。

  就在这一天,怡球金属在中国上海A股主板挂牌,当天股价上涨逾一六%到人民币十五.一四元。黄崇胜家族所持有怡球逾七成股权、超过三亿张的股票,立刻转化为新台币二五○亿元的财富。

  怡球金属,对台湾人而言相当陌生,因为这家公司并未在台湾设立工厂,甚至连办事处也没有;但在全球工业铝市场,这家公司却是赫赫有名,怡球是全球前三大、 亚洲第一大的再生铝供应商。

  去年营收规模超过新台币二五○亿元,再生铝年产量达三十二万吨,若以目前每辆汽车使用一一○公斤再生铝计算,怡球年产量足可生产近三百万辆汽车。

  日本超过三成的再生铝进口得仰赖怡球,知名汽车大厂包括丰田、本田、日产与三菱等,都向它购入再生铝以生产汽车引擎等重要零组件,日本《产业新闻》因此称怡球为“日本汽车工业的重要伙伴”;此外,黄崇胜生产的铝不只可以当汽车的原料,全球近七成的硬碟供应商都是怡球客户,怡球的再生铝还能用在飞利浦的刮胡刀、博世的手动工具,而且松下的家电产品上都看得到。

  童年活在负债之中

  充满危机意识穷鬼立志翻身当全球亿万消费者开着崭新的拉风汽车、打开吸尘器、用电脑上网时,背后都有这位“亚洲再生铝大王”──黄崇胜的贡献,这位不为人知的台湾新富豪,为了迎接这一天,他已经默默打拼了三十年。

  今年五十五岁的黄崇胜,出生在高雄县永安乡(现为高雄市永安区)的渔户人家,从小困顿的环境,促使他常暗地发愿:“将来一定要做大生意,当大企业家,改善家里的经济环境。”永安,原是高雄沿海最小的乡镇,由于所处海岸线是沙洲、泻湖遍布的区域,因此发展出内海养殖鱼塭产业,不过,鱼类捞捕工作向来是靠天吃饭,收入并不稳定。

  黄崇胜的童年,就处在这样的环境。一场风灾,就让养殖虱目鱼的父亲一年的辛苦全泡了汤,得再四处借钱,才能从头来过,一次失利,经常得让黄崇胜父亲再努力三年,才能将债还完。永远还不清的债,永远靠天吃饭,危机意识自小就存在黄崇胜心中,他最记得母亲说的一句话:“绝不能失信于人。”,因为,养鱼不是大赔就是大赚,大赔就得靠借贷才能翻身,不能失信,才能东山再起。

  初入废五金业受挫

  受限台湾法令被迫转战马国因为穷,黄崇胜高中毕业就当兵去了,希望能尽快退伍帮助家里。因为学历低,他只能从事仓管员的工作,退伍后好长一段时间,黄崇胜的月薪就只有四千八百元。穷小子,纵有企图心,但找不到翻身的机会。

  直到二十五岁那年,黄崇胜在朋友的带领下从事废五金买卖,他笑说,“从此一脚踏入『歹铜旧锡』(台语:破铜烂铁)行业”。投入废五金买卖行业不过两年,黄崇胜就累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八○年代,正值台湾工业高速起飞的年代,对于合金原料的需求殷切,黄崇胜自东南亚购入废五金再转手卖出,光赚取中间价差,就让他在短短两年间,赚进超过一百万元。

  未料,政府一道新法令,让黄崇胜中断了继续在台湾发展的机会。

  八○年代初期,高雄市政府为整顿废五金行业,要求相关业者必须进驻当时才刚启用的高雄大发废五金事业区,同时还规定,必须购入一定规模的土地与厂房,才能申请进驻。这道法令对于才尝到甜头的黄崇胜而言,无疑是如高墙般的门槛,他被迫结束台湾才刚起步的一切。

  当地的废五金业者,一时如无林之散鸟,四处乱飞。当时,与黄崇胜相同处境的高雄废五金同业有上百家,多数选择到中国发展,惟有黄崇胜到马来西亚重启炉灶。

  异乡打拼从零开始

  两天睡三小时图钉刺腿提神理由是,经营废五金贸易的经验告诉他,当地日本企业有购买铝合金需求,然而当地却无任何业者具供货能力,日本业者全数向国外购买。马来西亚,成了黄崇胜再出发的据点,当时,黄崇胜才准备结婚,结婚前一天,岳父还问他的妻子:“真的不考虑换个人嫁吗?”一百万元,对当时的黄崇胜而言,可能是父亲养殖虱目鱼十年都赚不到的金额,已经是非常大的数目了,但到马来西亚却等同从零开始,黄崇胜购入一英亩土地后,已所剩无几,只能住在工厂的夫妻两人,有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打地铺睡觉。

  因为没钱,黄崇胜连基本的金属熔烧设备都买不起,他土法炼钢,从台湾买了十几顶阿兵哥的头盔,再焊接一根钢管,就充当舀铝汤的勺子;因为没钱,黄崇胜买料、送货全都自己来,怡球工厂位于马来西亚南部的柔佛,而当地的废五金回收业者与客户全在吉隆坡一带,单趟车程就得花上快六个钟头。

  每晚十点工厂收工后,他与妻子就开夜车直奔吉隆坡,凌晨三点多向废五金回收业者购入废料后,再拜访客户,每两天只睡三个多钟头的日子,黄崇胜整整过了五年。他回忆:“当时车子上都会摆图钉,开车快睡着时,我就拿图钉刺大腿内侧。”

  砸重金买关键仪器

  让“流氓条”标准化抢大客户这五年时间,黄崇胜还经历了股东间因经营理念不合被迫拆伙,只好独资经营。自立门户的第二年,又遇上马国经济不景气,百业萧条,且由于铝合金产品不受马国保护,进口零关税,黄崇胜在马来西亚的起步可说相当艰苦。

  直到1989年,黄崇胜做出一项攸关怡球未来的重大决定。他投资数百万元,就只为购买一台光谱分析仪器,这不过是一套检测设备,对提高生产效率毫无帮助,且价格已相当怡球过去五年获利的三分之二。

  当时的怡球还不过是年产量一、二千吨、十来人的小工厂,但这台仪器,却能清楚检测出怡球所制造再生铝的含量,也因为这套设备,怡球终于靠着“合格品”打进设厂于马来西亚的日本客户。

  虽说是看准马来西亚当地日本企业有再生铝需求,才到马来西亚设厂,然而怡球真正做到这笔生意,却已经是五年后的事了。

  这一步跨出后,怡球开始实现计画性生产,因为是与大型客户做生意,因此怡球能知道大型客户的产量规画,黄崇胜开始敢大胆向当地银行融资,生意因此越做越大,从1989年起三年内,怡球的铝合金产量增加近两倍。

  马来西亚当地台商形容黄崇胜,“他总是做好准备,才会跨出下一步。”当同业全处心积虑带着“流氓条”(未经检测、含量标示不明的再生铝)试图向日本企业兜售时,黄崇胜却是等到赚够钱买进光谱分析仪后才闯关;当同业无不想尽办法向当地银行贷款扩充事业时,黄崇胜却是确定未来订单无虞才行动。黄崇胜十年磨一剑,就为在最对的时机出击。

  一九九五年,怡球先取得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注册,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家在全球最大金属交易所进行买卖的业者;隔年,怡球新厂启用之际,公司也顺利在马来西亚挂牌。

  随着产量快速增加,怡球碰上一个问题,在于马来西亚当地的废五金已不敷怡球需求,当时怡球几乎已囊括马来西亚逾七成的废五金量,但来自客户端的需求仍远大于此,“gap(落差)至少有三成”,空有订单,也有资金,竟然没子弹打仗,成了怡球挂牌后的困境。

  黄崇胜决定再向外跨出一大步,他向欧美市场购买废五金,“越先进的国家,回收系统越成熟,而且,先进国家所产生的废五金也才最多。”他清楚,怡球要做大,不只是客户全球化,还得采购全球化。

  为此,黄崇胜曾经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在美国四处寻找废五金供应商,一待就是半年。怡球也开始培养采购团队,派驻美国各地,亲自考察每个废五金回收场。从黄崇胜的采购全球化念头开启,直到怡球在美国设立公司,又过了五年时间。“不贸然行动,我要让怡球的每个决定都是有把握的。”黄崇胜说道。

  在马来西亚挂牌后的第三年,怡球已是东南亚最大的再生铝业者,但距离世界级舞台还相当远,而当时,台湾的再生铝龙头厂商──纽新钢铁与峰安金属,年产量都较怡球多出一倍以上,简单来说,当时的怡球也不过是地方之霸。

  怡球干部就说,那几年怡球的例行月会,黄崇胜讨论的永远都是,“要如何做到亚洲第一、世界第一。”对他而言,东南亚最大再生铝业者这个称号,只不过是怡球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逗点,离终点还很远。

  经营心法一:不贪

  忍住价涨诱惑安度金融风暴一九九七年,对全球再生铝产业是个转捩点,那一年,爆发亚洲金融风暴,市场供需缺口从前一年的供不应求,一八○度反转,由于前一年景气大好,许多再生铝业者扩张信用融资抢货、备货,在这时全栽了跟头。

  当时国内的纽新钢铁与峰安金属,就因为杠杆操作过大,全在这一波景气反转下退出竞争行列。一九九八年,纽新钢铁传出跳票,当年底纽新的约当现金仅有六千多万元,存货竟高达三十四亿元,纽新因资金周转不灵,最后只能以下市收场;峰安金属甚至以开立假发票、会计作帐等不法行为,试图掩饰公司亏损。这波亚洲金融风暴,全球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再生铝业者关门大吉,且多数是如纽新、峰安或怡球般的中型工厂。

  怡球为何能躲过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黄崇胜只用了两个字说明:“不贪”。金融风暴前一年的景气太好,再生铝价格不断飙涨,导致纽新、峰安等业者在手中明明没有订单的情况下,却仍勇于借钱大买废料,惟有怡球却仍紧守采购原则,维持最多一成的废料准备量。“不贪,只是赚多赚少而已,至少不会赔钱。”他说道。

  “纽新、峰安的逻辑是,依照他们的专业判断,铝价格肯定还会上涨,因此就算找不到客户,也能拿到交易所赚价差。”一位再生铝业者分析道。他称这是“魔鬼的诱惑”,因为“纽新、峰安够专业,认为价格一定会涨,要他们忍住不出手,这并不容易。”他叹道,“但往往这种专业,最后会害死他们。”问黄崇胜为何能忍住“魔鬼的诱惑”?他先回了一句,“失败为成功之母,那是骗人的,像我们这种人,失败一次,就什么都没有了。”他坦言,因为学历低、出身穷,让他凡事“先想败,才想赢”。“我不是没想过赚价差,但想到如果赌错一次,可能就得回去养鱼,就算了。”黄崇胜再说了一句:“本业才是王道,没有本业,什么都是假的。” 这听来像是经营事业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然而,这项“王道”在这个行业却很难,因为金属价格波动太大,“魔鬼的诱惑”无所不在。

  经营心法二:宁吃亏

  赔钱也接单让客户高度信任一九九七年,对再生铝业者的另一个考验是:美元持续贬值。这意味着,每笔铝合金交易都是赔钱生意,而且做越多就赔得越多。

  原因在于,废五金回收行业是寡占市场,又由精打细算的犹太人把持,如怡球般的再生铝业者,须拿现金购买废料,而交货却是至少三个月后的事,美元在短期间剧贬,就会导致成本高过售价。

  剧烈的汇率变化,加上全球铝合金市场急冻,“反悔订单在当时是稀松平常的事。”黄崇胜指出。然而,当时的怡球,却是对每笔废料下单绝不取消,同业这么说黄崇胜,“讲出口的话,他一定做到。”甚至,同业取消的部分订单,他还照单全收,明明知道是赔钱生意,怡球却还愿意做。也就在那一年,怡球取得废料回收厂的高度信任。

  “这行业绝大多数时间是卖方市场,废料厂有选择供货对象的权利,小厂经常会被欺负。”黄崇胜不讳言,怡球也曾碰过买进十个货柜废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