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特力集团总裁何汤雄:我就是错在自以为是经营之神!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4-22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我为什么喜欢这件事?又为什么痛恨那件事?”

  为了找到事业碰壁的原因,特力屋董事长何汤雄聘请专业顾问诊断,并花上百万元飞到海外小岛上课,只为了解开背后的原因……。

  经过八年探索,何汤雄正视,是自己的个性,决定命运。

  四十五年前,他是高中成绩吊车尾的后段班学生,高中换过三个学校,念了六年才考上大学。他书读不好,却超有自信,为人海派、能言善道,是天生的业务员。

  毕业后,他进秋记贸易工作,不久后与公司老板李丽秋结婚,两人一起把秋记变特力,他也成为特力集团董事长。二○○四年特力合并营收达二百一十三亿元,是全台营收最大的贸易公司。

  两年亏掉六亿元才惊觉自己是特力未来发展瓶颈

  事业走上坡时,二○○三年他做了一个错误的购并决定,让公司两年内亏掉六亿元。○四年后非合并营收获利反转直下,同年他请IBM亚洲区高阶主管担任企业顾问,随着顾问层层剖析,他才惊觉,自己,正是特力未来发展的瓶颈。

  他开始重修“瞭解自己”这堂课。原来,个性让他从小店员翻身成董事长,也让他在公司扩张时跌跤。但个性也让他敢面对症结,决定授权。

  2009年,他将特力董事长一职交给李丽秋,只保留旗下子公司特力屋董事长,并找来IBM台湾区前总经理童至祥当特力集团执行长,自己退居第二线,不参与日常管理。交棒专业经理人后,公司获利开始谷底反转,特力去年合并营收三百五十八亿元,税后淨利八亿一千万元。

  三月十三日,他邀集两位高中好友,在台北信义计画区的豪宅里聚餐,《商业周刊》采访团队也受邀参与。

  两位同学和何汤雄个性完全不同,一位是他高雄中学同学邱明杰,九春工业董事长,自律甚严,小学四年级后就没考过第二名;一位是他台东中学同学,世曦顾问工程总工程师周功台,一生追求稳定的专业生涯,他们认识何汤雄近五十年。

  凡身为老板,敢坦言自己决策失误者,少;敢回顾自己性格缺陷者,更少。何汤雄的自剖,在台湾企业圈中是异数。以下是谈话精彩摘要:

  《商业周刊》问(以下简称问):心理学的观点认为,青少年是个性与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期,你们当时的个性是?

  邱明杰(以下简称邱):我先讲他的外表,他那个短靴子常常没有系鞋带,他穿衬衫常常一边跑出来到外面,他外表比较不care。转头问周(他到台东还是这个样子?)

  周功台(以下简称周):他有的裤子,我觉得奇怪,没有开(指裤子前面没有拉链),原来是穿他妹妹的裤子!(众人大笑)

  何汤雄(以下简称何):真的是,不是很在乎就对了。

  邱:他(指何汤雄)很会玩,我们同学有的是下课十分钟就看书,我也是不看书,他也是不看书的。

  问:(指邱)可是你的成绩应该是很好的,对吧?

  何:第一名。

  问:(问何)你是第几名? (三个人同时大笑)

  周:他曾经跟我们提过,他们到高三班上有前三雄、后三雄(指何汤雄成绩排名倒数)。

  个性遗传自父母我妈能干,无形中我们就好犀利

  问:一个人后来的成就,跟功课没什么关系?

  何:跟个性有关,个性决定你的命运。

  周:一个人一定有些人格特质。

  问:你妈妈是校长(编按:曾任基隆女中、台东女中校长),不会给你任何压力吗?

  何:后来我去做心灵探讨,我才瞭解,其实这一生不是我自己有多了不起,都是妈妈的教育模式,已经决定了你的个性。

  因为妈妈并没有打骂式(管理),越打骂,小孩子越没自信,一个人没自信就真的惨了。我读书读得那么糟糕,我妈妈最多重话就是,何汤雄呀,我是校长,你不要混成这个样子(笑)。自然而然的,我虽然功课不好,还是很有自信。

  还有一个,我妈妈很大方,今天我没钱就要钱,一群人出去吃饭,十之八九都是我在付钱,那个时候,有自信,又很阳光,又大方,自然朋友多嘛,自然你人生的 chance(机会)就多。

  最好的心灵探讨是,你为什么变成了今天的你?后来我才知道,我爸爸妈妈的优点、缺点都在我们身上,其实你不自知。

  问:爸爸的教育方式?

  何:我爸军人,一天到晚不在家。

  问:回头看妈妈对你的影响,有没有缺点?

  何:我妈能干,无形中就很犀利。我们家的小孩批评人,哇,都好犀利。

  以前我参与的会议,每一个同仁都很紧张,你简报做不对,三分钟、五分钟,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在说什么?)下次再做。

  问:是二○○三年购并美国3C通路商CenDyne造成重大亏损,让你看到自己个性上的问题吗?

  何:是因为亏了,顾问称我们是街头博士,我没有学过什么东西,不读书,学什么?没有什么理论基础的,都是街头打拚出来的。

  问:直觉式的?

  何:非常,gut feeling(直觉),公司小的时候没问题,你一眼就看得到,可是公司大了以后,你的公司管理就会出问题,你犯的错误都是大错误。

  问:所以你的优点变成你的限制?你要改些什么?

  何:譬如要跟我报告,三分钟的时候我说,哎呀,这个东西往东走就对了,每件事情我都从小做到大,太清楚了,三分钟我就给你答案了。

  自信过头出问题部属没成就感,犯错就全推给老板

  问:让部属没有成就感?

  何:不只是没有成就感,最大的问题是,执行的过程中,他不是那么全力以赴,而且错了就说,“这是老板的idea,”光是这个小事,你看差别有多大,我以前不懂这些。公司小的时候无所谓,以前钱好赚,可是公司大了以后,公司管理就会出问题。

  问:所以,自信是好的,但自信过头,太自信也不好?

  何:当然是这个样子嘛,你所有的错误犯在哪里?自以为了不起嘛!二○○三年时,特力屋做得很棒,我以为(自己)是经营之神哪!

  就好像那一次我们亏了,(我)剃个光头,这光头怎么来的?是我没办法跟公司的员工交代,stupid(愚蠢)的老板,八个月就亏损一千七百五十万美元! 我不晓得怎么跟公司同仁沟通。我反覆思维,要把危机变成转机。

  我在尾牙的时候,编了一个剧本,配合在里面(舞台剧)跳,跳一跳,我自己举个大牌子“剃头谢罪”,我女儿在美国读书,她们(上台)剃了两刀,都哭了。

  剃完头发之后,我站在台前一鞠躬,跟大家对不起,我说我不赚回(每股盈馀)两块钱的话,我就继续剃光头。

  邱:(问何)你刚刚说心灵探讨,是去哪一个地方?

  何: Gabriola(加比奥拉岛)在加拿大,靠近温哥华(Vancouver),那里很多岛嘛,是因为亏了,我就反省到我不再适合干CEO了。

  问:顾问要你去做心灵探讨,你会排斥吗?很多人不信这套。

  何:很多的人,不愿意去探讨自己的心理,没有自信的人,根本就不愿意去探讨自己的心理,(这种人)太多了。

  决定不做CEO起初很煎熬,故意喝醉避掉开会

  问:没有这个大挫败,你可能也不会面对自己?

  何:我最lucky的是,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如果小跟头根本不会反省。那一次大的跟头,我才思维我公司一定要改,我已经不再适合做CEO,光找CEO我就找了四年,不容易。

  我有那个决心(不做CEO),但是跟顾问讨论的时候,还是不断的磨合,我觉得心里有个疙瘩,又跟顾问讨论哪些事我没有想通的,顾问说,你还要回去干 CEO?我说,No! not at all!(完全没有)解释完我才释怀,在这个过程中,好像我很授权,其实心里很煎熬。

  当Sophia(童至祥)来,我前面三、四个月,天天晚上喝酒。我手伸不进去呀!你开会你会不会讲话?你一定会讲话嘛!每一个都看着你啦,怎么会听她的呢?她讲的就不重要啦。我开会都不去开啦。

  问:你是故意喝醉酒不去开会吗?

  何:当然,怎么办?都喝得很晚,第二天中午才去,装作没有看见就对了。

  问:如果清醒,你没办法克制自己?

  何:心里会有煎熬啊,管了三十年的公司哪!

  邱:没有想到你碰到挫折的时候,自己会静下来。这个是跟我想像的何汤雄是不一样的。

  原生家庭影响深挑选老婆和总经理,都是强势型

  问:你的总经理,你的太太,是不是都像你妈妈的个性?

  何:去心灵探讨的时候,探讨个性的成因,无形中,我选的老婆也好,总经理也好,都是能干,不bother(烦)我,都是我妈妈的style。

  当初我的老婆是我老板耶,所以我的“令不出门”。我说这件事往东走,他们一定会去跟我老婆确认一下,老婆也不问我这个事我在讲什么,喔,这件事往西走,每个都往西走,不会往东走(大笑)。

  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老婆push我的力量也很大。譬如说,我那个时候不会讲英文,客人在的时候,我坐旁边,我老婆帮我翻译;我老婆叫我赶快去跟工厂 negotiate price(谈价钱),跟客人回答,我到外面之后,电话一接,忘了,散散(闽南语),老婆等半天,何汤雄,价钱呢?我马上打电话,那天晚上我又惨了。真的是被一个严师,我老婆盯出来的。

  周:他进了秋记没有多久,那个时候我住新店,九点多、十点,打电话要我出来,可能他跟李丽秋有些什么,他没自信,第一次碰到他有那样的状况,就那一次,觉得很徬徨,下一步怎么走?以往他不会。

  问:两个人都很强势,还能一起管公司,一起做夫妻,这很难吧?

  何:(大笑)你这话讲得很实在,正对题目,全台湾没有一个!

  问:你为什么旁边都是强势的女人?

  何:本身我就喜欢这种style的啊,原生家庭就是这样子嘛。

  夫妻关系也变好心里有不舒服,就正面沟通想法

  问:探讨自己的过程,有流泪吗?

  何:什么流泪,是嚎啕大哭。你躺在那边,老师叫你大量呼吸,让你血液里充满了氧,不是被催眠,你脑袋很清楚,你只是很放松。

  他就问你,有什么任何不满的,你,碰,就会想到以前的事;叭,就会发洩出来,他问我跟老婆的关系,我竟然嚎啕大哭,而且哭声是“啊啊啊”,不晓得大哭了多久。

  真的哭了好久,老师慢慢讲啦,Tony(何汤雄英文名),眼睛张开啦,他走到旁边,替你选一条歌,他选的歌叫〈Lonely〉,孤独,我那个时候英文已经不错了,一听到这个歌词,又嚎啕哭,哭了半天。

  问:你这么开朗的人也有心里阴影?

  何:我看了别人也在讲(学员分享自身经历),我就说了,李小姐,如果不是小孩,我早跟你离婚了!

  你自以为很潇洒,可以忍耐,往肚子里吞,都变成你肚子里的垃圾,这个会影响到你的身体,你只是没有面对。

  这是为什么,他也教你沟通的技巧,我讲这句话你觉得不爽,你就用正面的方法回应过来。你这句话我听起来不太舒服,你的意思是什么?十之八九都是误会啦,你要讲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