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中国投资客印尼“淘金”往事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4-22 新闻来源:
分享到:

  印尼强震,可谓虚惊一场。

  作为世界重要的铝土矿、红土镍矿和锡矿产区,印尼在世界能源版图中地位显赫。

  所幸,印尼此次地震主要在西南海域,离印尼主要矿产区较远,并未对印尼的矿产区与港口产生大的影响。

  包括万业企业在内的中国投资印尼的矿产项目,也并未受到此次地震影响。

  联想到2004年那场“世纪灾难”对世界能源格局造成的冲击,此次地震,并未引起市场大的波动。

  但对于那些在印尼投资矿产的中国商人而言,原有比地震更加让他们担心的事情。印尼政府对于原矿的出口禁令以及传闻中的出口关税问题上一直悬而未决,犹如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让这些异乡“淘金客”心有唏嘘。

  政策朝令夕改?

  2月,有消息表示,印尼政府即将颁发禁令,禁止出口未加工的金属矿石,这较2007年第7号能源矿务部长条例所规定的时间提前了整整两年。

  4月3日,印尼政府首先在矿产出口关税上作出调整。印尼一位官员表示,该国计划今年对煤炭和基本金属征收25%的出口关税,2013年将该税率提高至50%。

  4月18日,印尼政府正式发布禁令,计划从5月1日开始禁止出口未经加工的金属矿石,新规定适用于所有2009年后颁发的采矿商业牌照持有者。而对于在本地处理矿石的生产商则给予免税优待。

  对于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矿产与煤炭局局长Thamrin Sihite给出了解释:“自印尼2009年颁布采矿法以来,矿商对此作出的反应是把产量增加几倍,并全力开采和出口手中拥有的一切资源。这是危险的,我们必须加以遏制。”

  “如果矿业公司没有加工矿石的计划,那么他们将被禁止出口这些矿石。” Thamrin Sihite表示,能源与矿产资源部目前已经收到17家公司建立加工厂的计划,这些公司将可能继续出口矿石,但需要缴纳一定的税。

  不过,对于具体的税率和相关细则,印尼政府仍未给出明确时间表。Thamrin Sihite表示,能源部建议征收15%的出口税,这一提议目前正在财政部讨论,还不能透露新关税规定将于何时颁布。

  实际上,政策反复、法规不明,一直都是印尼政府的一大弊端。

  也正是如此,虽然印尼矿藏富饶、利润高企,却鲜有国内大型企业在印尼投资开矿,反而是中小企业和民间投资者敢于冒险、豪赌一把。

  印尼“冒险家”

  黄叶平就是这群“冒险家”的一员。

  从2009年开始至今,投资印尼矿产三年,黄叶平和他的合作伙伴收获颇丰。在苏拉威、努沙登加拉群岛地区拥有1200公顷的砂金矿,年产值达5亿元,以及多个战略矿种红土镍矿权。

  而通过在海外开矿的投资回报,黄在其家乡嘉兴大手笔的投资了两个商业综合体和车城项目,成为当地的风云人物。海外开矿、国内投资的路线图谱清晰显现。

  从一个做摩托车生意的小老板到坐拥几大产业、身价十数亿的业内大佬。黄叶平可谓中国海外淘金者的典范,通过对其淘金故事与投资逻辑的分析,可以一窥当下矿产投资者的生存现状。

  2009年之前,黄在嘉兴做摩托车生意,但一直对矿产投资比较感兴趣。为了寻找好的投资项目,他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也接触了一些矿点,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他还是决定放弃投资。

  据其介绍,“国内的勘探技术已经非常先进,深度、面积,连一个矿有多少资源,都会勘探得比较准确,因此在定价上也会相对合理。例如一个矿源价值1个亿,定价大概是1千万,加上其他的一些投资,对资金链的要求很高,小企业做难度很大,而且考虑到投入产出比,还是有风险的。”

  在国内没有找到机会的黄叶平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2009年通过一个印尼客户的介绍,黄叶平来到了印尼,开始了他跨国掘金的探路之旅。

  “当时首先考虑的是做铁矿,因为中国每年都要进口大量的铁矿石,市场前景还是不错的。但是等到我们投产开采,市场又不一样了,价格跌了不少。铁矿基本上是被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几家大公司垄断,他们掌握着定价权,我们只能跟着他们走。”铁矿的开采不得不搁置。

  于是黄叶平又把投资目光转向了金矿,这一次,他大获成功。2011年,随着金价的一路飙涨,他的投资收益也涨了几倍。

  据其介绍,在印尼投资一个矿的成本是很低的,有时候只需几十万就可以获得一个不错的矿区几年的开采权。如果勘察技术足够好的话,投资回报率甚至可以达到百倍以上。

  巨大的投资回报,吸引了大批的淘金客。这几年来印尼开矿的人越来越多,许多温州商人和煤老板也都开始转战海外了。但是成功的很少,大概只有2、3成左右。

  成功的“少数派”

  由于矿产资源关乎到国家命脉,对于外资的控制比较严厉,控股比例不得超过50%,自己投资的钱却要挂靠到人家的公司上,而且有的连个合同都没有,风险可想而知,被骗的老板不在少数。

  “所以找一个靠得住的合作伙伴是第一位的,像我这个合作伙伴,之前我们在国内就有合作,他在印尼也是相当有实力,企业做得很大,我们也是没有签什么合同。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伙伴,投资就无从谈起。”

  与当地的伙伴合作,可以借助其政府资源,协助打点矿场周边的治安问题,获取矿场陆地运输及港口货运的优先权。

  黄叶平举例说,当地政府管理很混乱,大多是有钱才好办事,但是对于外国人,政府官员又很谨慎,不会轻易的说出想法。我曾跟当地的一个官员打了有几个月的交道,迟迟没有进展。最后还是靠合作伙伴解决了问题,其实就是钱的问题,但是他又不明说,你也不好贸然行动。

  如何找到优质矿源是另外的一个难题。会有很多的当地人向你提供线索,但是由于当地交通不便,看一个矿往往就会花费一天时间,很辛苦,去了之后发现大多都是骗人的,获得一个优质矿源有时候更需要运气。

  找矿源的另外一种方法是借助中介机构和印尼当地的矿产企业,但是这样的风险更大。

  香港金百利企业咨询有限公司的咨询顾问丁杰向21世纪网表示,很多中介机构会抓住国内投资者不了解当地的盲区,一边虚与回旋,一边利用各种机会套取多种形式的劳务费,结果使国内投资者花了钱却见不到矿。

  对于当地拥有矿产资源的公司则往往自己不投入资金采矿,而是首先从中国寻找合作伙伴,以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由中方公司出资、出设备,启动采矿工作。一旦发现有价值的矿产,印尼方公司马上翻脸,通过各种手段驱逐中方。

  如此多的困难、陷阱之下,找矿无异于一场赌博,大多投资者都是败兴而归。

  不过,即便拥有了信得过的合作伙伴,找到了优质矿源。“黄叶平”们也仍需接受政策的考验。

  为了符合最新出台的政策,黄叶平正计划在印尼苏拉威西地区建立冶金工厂,届时当地开采的红土镍矿可以直接作为原料,通过高炉转化为镍铁,省去不必要运输成本,缩短周期,也减少对当地环境的破坏。

  不过,由于当地的经济和基础设施实在落后,受交通、电力资源、用工条件制约,矿产深加工可谓困难重重。(21世纪网 李彬)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