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蔡东豪:我嫌雨点小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4-15 新闻来源:
分享到:

  2011年十二月八日《明报》经济B2版标题是“粤停加最低工资,港商舒口气”,我看后立即揾人事部查问详情;人事部不知情,我也觉得奇怪,这么大的政策转变,事先没有明显迹象,当时我心情复杂,不知怎分析这单新闻对公司的影响。后来证实政府无意改变逐步提升工人工资的政策,这单新闻可能是政府发放的试探气球。今年广东省最低工资平均上升百分之十五。

  或者广东省政府去年底真的考虑过暂停提升最低工资,为厂商纾困,但衡量所有因素之后,决定不改变既定政策。欧美经济低迷,厂商生意大减,加上成本急升,经营困难,这都是事实,但在政府眼中,厂商的痛属于可以承受的痛。今时今日,厂商大吵大闹报公安,称客户走佬,欠下几百万元货款,公安态度多会是爱理不理,让厂商填份表格。可是只要有三五个工人在工厂门外吵闹,声称受无良僱主拖欠工资,不消一会,政府立即派员处理。在内地,三五个吵闹工人可吸引到十个八个途人围观,万一有人拍下短片,得到传媒关注,随时成为新闻,标题是社会不稳,负责的村长镇长随时要问责。相反,拖欠几百万元货款是商业纠纷,跟和谐无关。内地各阶层政府的头号任务是维稳,安定民心需要和谐环境。厂商不快乐或者也算不够和谐,但厂商数目小,不团结,政府态度是厂商多年来牟取暴利,现在赚少一点也是报应。在工人快乐和厂商快乐之间,政府取向坚定。去年12月《明报》的新闻应该是政府偶然出现的软弱,很快清醒过后,大喝一声,继续加薪。美国商会上海分会进行会员调查,贪污和侵犯知识产权等问题已变得不大重要,九成会员认为成本是最大挑战。二○○一年至2009年,工人工资平均每年上升 12%,以复式每年上升12%计算,十年翻了三番,一元变三元。工资条数很简单,假如工资佔营业额两成,工资上升15%,等于纯利下降3%。厂商纯利(如果仍有纯利的话)大都在5%水平,下降3%是一件大事。过去一段时间,不少厂商把工厂搬去内陆偏远地区,甚至迁移到越南、柬埔寨等国家,效果大都差强人意,因为低工资是表面,其实牵涉许多隐藏经营成本,把实际成本提升至广东省水平,甚至更高。我的观察是,应该搬的厂商已搬了,未搬的厂商计过数认为不应该搬,即是说,厂商无地方可搬,要留在广东省想办法。

  工资成本十年翻三番(有厂商可能认为升幅不止),其他生意早已吃不消,甚至蚀本关门,但仍有厂商在运作,其中不少仍赚钱,厂商抵销工资成本上涨的主要武器是生产力。在成本不停上涨的环境中,仍录得可观盈利的厂商,我可肯定他们是生产力专家。提升生产力方法有许多,包括调整工序、机器自动化、简化设计等,很多时几招一齐使用。除了生产力,厂商另一项武器是加价。对于厂商,加价这两个字陌生,说出来也不自然,因为以前未听过。长远而言,我断言没勇气或没能力提升售价的厂商只有死路一条。文章首段我提过为那单报导不懂即时分析的问题,现在我想通了。提升工人工资是国策,国家定政策时衡量各持份者得失,明显地厂商是不被重视一群,不受国策保护,这趋势在可见的将来不会改变,厂商不必妄想。今时今日,工资是大是大非问题,连富士康这些巨型工厂也没太多空间钻空子,即是工资是所有工厂都要面对的问题。跟对手比较,我们不比他们好,也不比他们差,战场在其他地方。已习惯了以生产力来抵销成本上涨,及有能力提升售价的工厂,将会是倖存者。我想通了,在这环境下,加最低工资不一定是坏事。行山比赛时,上高山所有人都感辛苦,没其他路走,一定要走过这高山,高手嫌山不够高,因为在逆境中再遇逆境很容易分出高低。行到想死时,高手希望下一段路不是平路,是更难行的路,因为高手留意到隔篱对手已在喘大气。痛的时候,我不怕更痛,这不是阿Q精神,而是逆境搏击之道。

  蔡东豪 Tony Tsoi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