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冠军交易员——马蒂·舒华兹(Martin Schwartz)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4-3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我于1972年换到另一家公司工作。

  我们姑且把这家公司称为X公司,至于原因在后面就会谈到。

  X公司有30位分析师,每10位分成一组。公司分析部门的主管并不参与分析工作,而都是由各组较资深的分析师来审核其他分析师的报告。

  该公司的政策是,每一份研究分析报告都得先经过各组所有的分析师的阅读,然后才能发佈出去。

  当时,我写了一篇有关医院管理产业的利空报告,依照惯例,这份报告先要在其他分析师之间流通。

  其中有一位分析师在回加州的飞机上喝醉了,把我报告的内容透露给他的一位客户,他甚至还寄出一份副本给那位客户。结果医院管理产业股在这份报告公布之前就已经开始大跌,因为那位客户依据我的报告,在市场上到处散播利空谣言。

  那真是一次难堪的经验。我必须到纽约证券交易所作证,证明自己并没有提前洩露报告内容。 公司的律师对我说:“我们会代表你出庭作证,不过如果公司的利益受损,我们会通知你。”

  令人难堪的工作经验

  问:在那时候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吗?

  答: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只要说实话,应该一切都没有问题,而结果也真是如此。纽约证券交易所终于相信我是清白的。然而这件事却给我很大的打击,我根本无心工作,也失去迈向成功的动力。

  问:那麼那一段时间你都在干什麼?

  答:我仍然在写分析报告,可是已经不如以前用心。在1973年初,除了那不愉快的经验外,我也迷上技术分析。我根据技术分析,预见我负责分析的产业股将不振。

  问:你是不是因此写了一篇利空报告?

  答:那时候根本没有人写利空面的预测报告。公司准许我写一篇有关医院管理产业方面的利空报告,可是我不相信公司会发表这篇报告。

  问:后来呢?

  答:后来空头市场使我丧失了工作,我做了四个月的无业游民。那是一段相当有意思的经历,因为我相信人从困境中会学到更多的东西。

  当时我约有2万美元,不算是一笔小数目。我决定用这笔积蓄来从事交易。

  我认识一个疯疯颠颠的家伙,他设计了一套从事商品交易的电脑程式。那时候,他总是跑到电脑公司借用一台如同妖怪的机器,进行今天用个人电脑就可办到的运算,如计算加权平均数。

  我把我一部分积蓄和他的资金加在一起投资,结果赔光了,于是我决定再去找份工作糊口。

  尽管我很诚实,但是由于我以往的经历,使我应征工作时,公司都会问我:“咦,你不就是写那份交易嫌疑分析报告的人吗?”所有人都不愿意惹麻烦。因此,即使我是清白的,他们也说我为头痛人物。

  生命中的转折点

  后来,一位朋友替我在艾德华暨汉利公司(Edwards & LHanIy C0.)找到一份工作。

  这家公司拥有一批相当高明,而且日后都成为明星级交易员的证券分析师。在这段期间,我认识了鲍伯?索纳(Bob Zoellner),他是该公司的董事,也是一位非常高明的交易员。

  他曾经在1974年靠着证券交易解除了公司因经营不善所引发的破产危机。后来,他在1976年设立自己的基金,从此一帆风顺。

  1976年,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她对我的影响很大。她让我了解到,我的生活不是服装发表会,而是真实的,然而我却把它完全弄砸了。当时我拥有一份固定工作,可是我几乎一文不名,因为我经常在交易中把钱赔得精光。

  我们在1978年结婚,当时我在贺顿公司(E.F Hutton Co.)工作。结婚以后,出差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当你还是25岁小伙子的时候,藉着出差到各地去探望老同学,是一件相当愉快的事。但是,在你步入30岁之后,这件事却变得索然无味。结婚之后,每当我出差,都是她把我推出门的。

  到了1978年年中,我已经干了8年的证券分析师,并开始对这份工作感到很厌烦。我知道自己必须改变,也知道自己要为自己工作,不要再看客户或老板的脸色。

  为自己工作是我生活的最终目标。多年来,我一直在自怨自艾:“为什麼我总是不成功?”这一回,我下定决心非成功不可。

  当一家公司希望雇用你时,公司总会答应你任何要求。你一旦进去之后,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因此,当我和贺顿公司处于蜜月期时,我就要求公司在我的办公室装一部报价机。

  在贺顿公司工作的最后一年,我总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透过报价机来研究股市,我每天总会打几次电话给鲍伯?索纳,和他讨论股市走势。他也教我许多分析股市的方法,例如股市在利多消息下却告滑落,表示股市后势看空;股市在利空消息下上扬,表示股市后势看多。

  在那年,我开始订阅多份股市资讯和杂志。我把自己当成一具合成器,无须设计新的交易策略,只是把别人的优点融合于我的交易策略中。

  我后来发现有一个名叫泰瑞?兰迪(Terry Laundry)的人。他发展出一套与众不同的交易方法,名为“魔术T预测法”。

  他是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毕业的高材生,颇具数学背景。这套方法的中心理论是,股市上涨与下跌的时间其实是一样的,只是涨幅与跌幅不同而已。

  问:根据我的经验,股市下跌的速度往往比上涨的速度快,这不是与“魔术T预测法”的理论相冲突吗?

  答:股市下跌之前,总有一段抗跌的阶段,上涨之前,也总有一段凝聚动力的阶段。计算时间时,就要从这段期间开始,并不是等到股价到达高档或低档才开始计算。这套理论与我以前所学的完量全不同,但是它对我帮助很大。

  勇于认错再造新机

  问:你是从什麼时候才变成股市赢家?

  答:从我能把自尊与是否赚钱分开来时才开始。这也就是说,从我能接受错误开始。

  在此之前,承认自己失败要比亏钱还难受。我以前总认为自己不可能犯错。在我成为赢家之后,我会告诉自己:“假如我错了,我得赶紧脱身,因为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总得为下笔交易留些资本。”

  在这样的观念下,我总是把赚钱摆在维护自尊之前,如此,面对亏损也不会太难过。我犯了一次错、又有什麼大不了呢?

  问:你后来是不是彻底地从基本面分析师转变成为技术面分析师?

  答:是的。如果有人对我说,他从未见过一个发财的技术面分析师。我会嗤之以鼻,因为我干了9年的基本面分析师,结果却是靠技术分析致富。

  问:你是不是仍然运用基本分析?

  答:是的,这是为了赚薪水。可是我内人对我说:“你出来自己干好了。你已经34岁、而且不是又一直想自己干吗?就算你失败,至多也不过再回头去干分析师罢了。”

  我一直自认是个勇敢而坚强的人,然而等到我单枪匹马到股市闯天下时,我却紧张得要命。

  当时我有14万美元,其中有3万美元要用来缴税;9万2500美元用来买证券券交易所的席位。这样,在我成为场内交易员时,可以运用的资金只剩下2万美元了。于是我向我的小舅子借5万美元,好让我的资本增加到7万美元。

  我在成为场内交易员的头两天,便告亏损。当时,我听从索纳的建议买进麦沙石油公司的期权,尽管该公司的期权价格已经低估,却持续下跌。 我忍不住打电话给索纳:“你确实买进麦沙石油公司的期权吗?”

  由于我并没有把向小舅子借的钱当成我的资本,因此以我的计算,我已经亏损了约10%。到了第三天,麦沙石油公司的期权价格开始扬升,我也从此步入坦途。

  四个月过去之后,我的资金已扩大为10万美元。第二年,我又赚进60万美元。从1981年以后,我靠交易赚得的钱从未少于7位数字。

  记得在1979年我曾经表示:“我认为没有人可以靠期权交易,每个月赚进4万美元。”然而我现在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一天进4万美元。

  问:你在场内交易的表现相当不错,后来为什麼要离开呢?

  答:早期午餐时间很长,而我总是走到楼上的办公室用餐。当我坐在办公桌前吃三明治时,我总会做一些分析工作。最后,我现在坐在办公桌前看看报价机,要比做场内交易员更能发挥自己的交易长才。

  大约一年半之后,我开始不甘于做场内交易员,希望扩大自己的交易空间。另外一个促使我不想再做场内交易员的原因是,1981年实施的新税法,使得从事股价指数交易要比股票与期权更容致富。

  不过,我从事股价指数期货交易所赚的钱与当初从事股票易相差无几,这是因为我把我的一部份获利拿去投资房地产以善自己的生活品质。

  我曾经在1970年代宣告破产,并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尝这种味。

  我的想法是:假如每个月都有进帐,生活就可以安全无虑。也许不会成为世界首富,可是,这又有什麼关系呢?我对自己的指数期货交易成绩感到骄傲,因为我最后把4万美元的资本变成约2000万美元,而且每次亏损都不超过3%。

  问:你在这段期间是否还继续从事股票交易?

  答:有的。不过我改做长线。

  控制风险,等待转机

  问:谈谈你个人在着名的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当天的遭遇好吗?

  答:我当时是做多,如果要我从头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做多。

  原因是10月16日当天纽约股市大跌108点,这是到当时为止。有史以来的最大单日跌点。我认为这应该是捡便宜货的时机。不过有一个问题是,当天是周五,而纽约股市如果在周五下跌,往下周一会续跌。

  我当时的想法是,即使周一(10月19日)纽约股市下跌,应该不会像上周五跌得那麼惨。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当时的财政部长贝克竟然会在周六(10月17日)发表一篇对西德利率政策严加批评的说话。我一听到贝克这篇谈话,就知道完蛋了。

  问:这麼说,你在周末就知道麻烦来了?

  答:是的。我的朋友马蒂?史威格(Marty Zweig)在周五晚间上《华尔街一周》的电视节目时表示,美国经济成长可能会步入衰退期。

  我看了这个节目之后,第二天就打电话给马蒂,问他对纽约股市的预测。他告诉我,纽约股市可能还会下跌500点。可是,他显然无法预料,纽约股市竟在一天内下跌500点。

  问:那麼,你在“黑色星期一”当天是什麼情况?你是在什麼时候出脱手中持股的?

  答:史坦普500种股价指数在当天的最高点是269点,而我是在267点时释出手中持股的。

  我对自己的决定相当得意,因为一个人在遭逢亏损时。很少具有当机立断、认赔了结的决心与勇气。记得当时我把手中持股全部杀出,大约亏损了31万5000美元。

  从事交易时,手中持股遭逢亏损却仍然不肯放弃,可以说是自寻死路。如果我当时抱牢的话,亏损可能达到500万美元。 当时遭逢亏损虽然已经使我大量失血,可是我仍然坚守控制风险的原则。

  我如此自律可以说是海军陆战队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们教我在遭到攻击时,绝对不能站着不动,要不就前进,要不就后退。即便是撤退,也不失是一种防卫策略。

  这样的原则也适用于市场交易。你必须保存实力,捲土重来。事实上,我在“黑色星期一”之后的交易成绩还相当不错。总括来说,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