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上市公司官方商城
 
 东方价值网 > 投资理财 >> 正文

从赌徒到不败天王 葛洛斯(William H. Gross)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4-3 新闻来源:
分享到:

  曾经,他是个只有200美元盘缠,在拉斯维加斯的小赌徒。现在,他是全球最大债券基金操盘手,手下掌控8千亿美元资金,是亚洲四小龙总预算的两倍。巴菲特每月都期待他的投资展望报告……

  “请用一句话形容你自己?”

  他顿了一下,两只拇指互相摩擦,指尖有磨损痕迹,然后,缓缓从口中吐出这句话:“易受伤的(vulnerable)。”

  不可置信的我们,反问了他两次:“vulnerable?”

  “是的,易受伤且充满不安全感(vulnerable and insecure)。这是我用来描述自己的话。”

  眼前这个瘦高、谦逊的人,在金融市场喊水会结冻。

  他,是全球最大一档债券基金(Pimco总报酬基金)的操盘手。

  他,掌管的资金达八千一百亿美元(约合新台币二十五兆元),是股神巴菲特的四倍,可以盖四百三十一座台北一○一大楼。

  他,更是唯一摘下三次晨星(全球基金评鑑龙头)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人的人,三十年绩效打败大盘。

  易受伤的人?三十年不败的投资天王?

  没错,是同一个人。

  他,叫做葛洛斯(William H. Gross),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长,又被誉为债券天王(the Bond King)。

  四十年前,他,只是个带着两百美元盘缠,在拉斯维加斯赌桌上拚命的小赌徒。如今,他的身价近十三亿美元(约合新台币四百亿元),在美国加州的拉谷那海滩拥有两万平方呎(约五百六十坪)的豪宅。

  这,是一个小赌徒变成手握二十五兆资金天王的故事。他的一生,都在与情绪作战,因为他“认识自己”、“踢掉自大”,而能站在迎风的浪头上,持续三十年。

  继巴菲特股东会后,《商业周刊》采访团队继续往西岸移动,本週,我们到了美国加州的新港(Newport)。

  这里,是加州仅次于比佛利山庄的豪宅区。此地居民既拥财富,也具艺术气息,他们坐拥面对太平洋的私人海滩、宜人阳光、棕榈树、高尔夫球场、高密度的艺廊……。

  离华尔街三千哩的“海滩” 进出市场低调,动向受全球瞩目

  我们走进一栋白色建筑物,它只有四层楼高,毫不起眼。然而,位于三楼的交易室,却被人们称做“海滩”(The Beach),与三千哩外的 “大街”(The Street,即华尔街)遥遥相望。

  “海滩里正在做什麼?”人们总爱猜测“海滩”的秘密,不亚于他们关心巴菲特的收购案、联准会在秘密会议做的决议。海滩,正是Pimco(The 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作战总部。“海滩”之地位,不只在于其操控的庞大资金,而是里头有一位市场先知──葛洛斯,以精准的长期趋势预测见长。

  最经典的事件莫过于二○○○年二月底。突然,华尔街一阵骚动,一连串债券买盘湧现,美林、高盛等投资银行的交易厅耳语着:“葛洛斯进场了,『海滩』现身了!”如同野火燎原般,市场疯狂抢进债券,几小时后,债券价格扶摇直上。几天后,也就是三月份,美股触顶,从此未再回到高点,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科技泡沫大崩盘。当然,股市崩盘,也揭开了债市多头的序幕。

  债市与股市,就像翘翘板一样,当股市笼罩乌云时,债市便阳光普照,因此,即使葛洛斯操作的是债市,他的一举一动,仍吸引全球目光。因为部位庞大、进出快速低调,他率领的部队也被形容为“安静的巨鲨”(Quiet Sharks)。

  求学时为了一个赌注 六天跑两百公里,肾破裂还是照跑

  走进Pimco交易室,我们被要求禁语,交易员们紧盯盘面,空气紧张而凝结。交易室左边,就是天王葛洛斯的办公室,是个四坪不到的小房间。然而,回到最早的问题,这位容易受伤的先生,如何三十年不败?

  线索要回到葛洛斯办公桌后的肖像画之一,杰西?李佛摩(Jesse Livermore),他的投资偶像。李佛摩是史上最有名的投机客,从一个号子里的擦黑板小弟起家,到叱咤华尔街的金融大亨,一生八次大起大落,最后自杀。

  三十年来,葛洛斯的办公室里,始终挂着李佛摩的照片,以及他的名言:“ 投资人必须提防很多东西,尤其是自己。”(An investor has to guard against many things, but most of all against himself.)凡是人,都有情绪;葛洛斯、李佛摩,因为易感,甚至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影响。

  因此,李佛摩倡导认识自己,葛洛斯也以此惕厉自己,在生活、投资上发展出一套高度自律的系统,藉以打败情绪。

  葛洛斯出生于美国中部的小康家庭,虽然内向,被人称为独行侠,内心却无比好强。大学时代,在朋友的起鬨下与人打赌,从旧金山跑到加州卡梅尔(Carmel)。为了赢得赌注,即使跑到最后五哩路时,他的一个肾脏已经破裂,他还是坚持继续跑,在六天内,跑完一百二十五哩(约两百公里),跑完后立刻被送进医院。

  这股强烈要赢的欲望,让他专注的做每一件事。好友、MSN Money财经作家提摩西(Timothy Middleton)形容,为葛洛斯赢得桂冠的技术都有一个共同点:严格而专注的自我要求。 大学毕业那年,一场车祸改变了葛洛斯的命运。住院疗养时,他读到加州大学教授索普(Edward O. Thorp)所着《打败庄家》(Beat the Dealer)一书,教人用记牌方式在二十一点扑克牌遊戏获胜。出院后,他带着两百美元到赌城试身手。

  从赌桌悟出投资心法 短暂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而摊平

  为了尽量保存赌本,他住进一天只要六美元的印地安饭店,每天走路到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四後赌场(Four Queens),找免费食物吃。

  一开始,葛洛斯受不了周围环境的菸味和酒气,经常无法集中注意力;如果运气不好,几小时,甚至一、两天都没赢,他会沮丧的不敢回到赌桌上。有时,他经常这里玩几把,再换到另外一张桌子,或者到处观察,哪个发牌员比较会带来好运。

  后来他发现,一直换赌桌,根本无法记住庄家已经出了哪些牌,也就无法预测牌盒里还有哪些牌。而且,暂停会打断赌博的节奏和专注。

  因此,葛洛斯决定长期抗战,每天在赌桌待上十六小时,连赌四个月。其间,就算他输了大注,也从不退场,继续留在牌局中,用两美元下注。就这样,当初的两百美元盘缠,竟然翻了五十倍,成为一万美元。

  这个小赌徒,不只赢得大学学费,还奠定了终生受用的投资心法。

  与一般赌徒不同,葛洛斯并非愚蠢、毫无纪律、纯粹赌运气。他建立起一套评估未来事件的机率(也就是投资上的风险),将其分为两种:长期与短期。如果用二十一点比喻,留在牌盒里未发的牌,代表的就是长期机率;而庄家所发的下一张牌,则是短期机率。

  当你记住庄家已经发出哪些牌,就掌握了长期机率,你可以算出,牌盒里是点数大的牌多,或点数小的牌多。因此,庄家接下来会发出什麼牌?你猜中的机率因此提高,也可据此决定是否补牌。

  “我从赌桌上瞭解,当你看到胜利机会倒向自己时,一定要持长期观点。因为短暂坏运所造成的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于你而被摊平。”葛洛斯悟到,即便出错,只要对的次数加起来多于平均,你就可以打败庄家。

  葛洛斯从牌桌上,发展出的“长期观点”,也是他后来投资策略的主轴:“用长期观点打败人性中的贪与怕”。

  他说:“把注意力关心未来三到五年,等于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暗号,告诉自己投资不是赌博,而是建立长期布局,这同时也帮助你降低在进行投资决定时,产生的贪跟怕。”而且,“当机率有利于你时,要下大注”。

  葛洛斯曾写道:有次我被一堆无解的难题缠住了,一个老朋友对我说:“记得两件事:一、别为小事抓狂;二、全都是小事。”这两句话已变成他一连串自我反思的源头。

  凡常陷入琐碎小事泥淖中的人,不可避免总是当输家,但专注在长期趋势蓝图的投资人,可以改善投资机会的优势,甚至不输专家。早在他担任基金经理人之前,便习得此事。

  交易债券第一人 将微利投资工具改造成高报酬商品

  带着长期观点的思考架构,二十八岁那年,他找到第一份工作: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债券分析师。 “剪息票(clipping coupon),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每天剪下债券的息票,贴在纸上,然后寄去对方公司,他们就会给我们利息。”

  当时,债券投资被视为“孤儿寡母领取利息”的投资工具,平淡无奇。因为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每年平均只有○?六五%,债券价格从不波动。买下债券的投资人,只要定期把息票剪下来,寄回给发行债券的公司,收取利息,到期时领回本金即可。

  但是,情况有了改变。一九六○年代,通货膨胀出现,从一%逐渐往上升,直到一九七○年的六%。物价上扬,债券的利息不再能支付孤儿寡妇的生活所需,债券不再保值,价格大幅下跌,甚至腰斩!

  市场彻底改观,债券从“世界上最安全的投资”,被讥讽为“充公券”(certificates of confiscation)。

  “时势”出现了,但还得要有“英雄”才能造时势。葛洛斯回忆:“做了六个月,我觉得好无聊,我说不要再剪贴了,(我们)来交易吧。”

  “我老板说好,非常支持我。但这是很大的风险,没人这样做过。我们的竞争者认为我们疯了。”当时,这种把债券当成股票,在市场上买卖的做法,被视为异端。

  “因为我很年轻(笑),想事情不一样。老一辈的人,不愿意去看新主意。”当时,一流的高手拚命往股市挤,进债券市场的人,不是二军,就是“老一辈的人”。

  低度竞争的市场,碰上年轻的冒险家,以及大环境的转变,于是,债券天王诞生了。

  葛洛斯,成为第一个把债券拿来交易的人,改写历史。

  “他对投资界最大的贡献就是,看出债券可以拿来交易,并非只是持有。”经济学家、前联准会成员彼得?伯恩斯坦(Peter Bernstein)评论,“当时(一九七二年)关于新形态债券交易的学理不过才问世,但葛洛斯却已开始积极的投资策略……,堪称积极型固定收益管理的前锋。”

  接着,葛洛斯像在赌场找机会一样,在全球市场找寻高报酬的债券投资机会,“找到机会就下大注”。他发现有一种交易极冷清的私募配售债券,不受主管机关监督,他利用市场交易量少、缺乏公开报价平台的环境,在买卖资讯不对称的状况下套利。

  有一次,葛洛斯左手拿起电话买进两百万美元公司债,每单位价格为七十九美元,右手马上电话报价卖出,但谈成的价格是八十九美元,几秒钟之内便赚进二十万美元的利润,而且风险极低。

  这种新形态的债券套利模式,让葛洛斯在代操业大出风头,每年平均报酬率均超过一○%,甚至曾高达一八%,打败股票大盘。 因为成绩亮丽,他拿下第一大电信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代操资格,让他成为市场当红炸子鸡。

  十年征战市场,葛洛斯在赌桌上得到的“长期观点”,越加成熟。他发现,“三至五年的长期观点,足以消除我每日情绪起伏,并专注于未来重要的总经趋势。”

  靠作息自律控制情绪 要求员工即使交易成功也不能欢呼

  为了远离情绪,葛洛斯的投资偶像李佛摩,刻意让自己“孤独”,把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