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许小年博客 >> 正文

许小年:官方总说改革实际却不是 再不做来不及了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1-28 新闻来源:
分享到:

  2013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当地时间23日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开幕,本届达沃斯论坛主题“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

  许小年在“2020年中国:愿望与现实的碰撞”分论坛上表示,官方文件从来都说是改革,但是实际看到政府在做的事儿是不改革。改革各方面的任务,十年不改革的结果积压到今天已经是历史欠账太多了,再不做,时间来不及了!

  以下为许小年发言实录节选:

  主持人:小年,刚才李校长说到改革的决心是不容置疑的。

  许小年:官方文件从来都说是改革,但是我们实际看的政府在做的事儿是不改革。马行长刚才讲的所有的企业应该有公平的进入市场的权利,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进行竞争,现在,当然,这不是马行长说的,我说的,现在明显的不公平,现在明显对国有企业和私人企业不公平,有些市场只能过气来做,为什么?有什么道理吗?这也是改革的一方面,非常重要的,现在要司法改革,你的司法要独立,要保护产权,否则的话私人企业家天天想着是到海外移民,转移资产出去,谁投资去做经济?改革各方面的任务,十年不改革的结果积压到今天已经是历史欠账太多了,再不做,同志们,时间来不及了!

  ----------------------

  基尼系数助推收入分配改革破题

  日前,国家统计局首次公布2003至2012年基尼系数。数据显示, 十年间全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一直维持在0.4以上,显示收入差距较大,2008年达到0.491的高点,此后逐步回落至2012年的0.474。而就在一年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曾表示,基尼系数无法发布是因为城市高收入阶层的真实收入难以获得,测算的城镇居民基尼系数偏低。

  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是否真的偏低,果然引发质疑,此前,一份广为关注的民间研究机构测算结果可谓触目惊心。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研中心在去年底发布的报告称,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高达0.61。报告结论称:“当前中国的家庭收入差距巨大,世所少见。”如何对这两份差异巨大的基尼系数统计结果做出解读?其较

  高的水平是否仍然警示着我国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尽管近年来我国已经采取连续提高最低工资和企业养老金标准、调整个人所得税税率和起征点、增加对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加大对“三农”的扶持力度等措施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取得了一定效果。然而,收入分配格局调整的进度与民众的期待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方案也一直未能出台。在改革呼声强烈的今天,收入分配改革如何破题,让每个人都能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成为被广泛关注的话题。

  就上述问题,本报采访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以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是为21世纪北京圆桌第362期。(廉薇)

  基尼系数准确性之辨

  《21世纪》:日前,国家统计局首次公布2003至2012年基尼系数。数据显示,十年间全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一直维持在0.4以上,显示收入差距较大,与此同时,有民间统计称2010年基尼系数高达0.61。您如何看待这两组不同的数据?

  王小鲁:基尼系数的大小取决于调查样本。西南财大的计算,只看到了简单的报道,样本量大小、抽样方法、调查方法等情况都不了解,不好评论。国家统计局的计算根据的是统计局城乡住户调查样本,样本量较大,地域分布包括了各省市、自治区,采用了随机抽样方法。总的来说调查方法应该是规范的。但是该调查数据可能会因高收入样本存在的两个问题而产生偏差。

  一个问题是很多高收入居民不愿接受调查,所以在抽样过程中对高收入居民的样本可能会有较多遗漏,使样本发生偏差。另一个问题是样本数据本身的可靠性问题。统计局采取的是居民自己填报的收入数据,数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无法核查,这可能会产生较大偏差。对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居民来说,收入数据的真实性问题不突出,但是很多高收入居民不愿暴露自己的真实收入,因此所填收入偏低,这是一个相当普遍的问题。特别是因为目前少数人拥有大量灰色收入或者非法收入的情况非常突出,这就导致数据不反映真实情况的问题尤为严重。这两个问题只要有一个没有解决,就会导致高收入居民收入数据的偏差。我过去的研究发现,这个样本中,高收入居民的收入数据是严重偏低的。因此根据该样本计算的基尼系数显然也会偏低。但是究竟低多少?现在还很难准确判断。我计算过高收入居民的收入偏差,但这不意味着可以计算基尼系数。因为后者需要以一个更有代表性、更全面、数据更可靠的大规模调查样本作为基础。而现在还没有这样一个基础。

  当然,尽管数据有缺陷,公布出来就是一个进步。统计局的数据比较稳定,用来观察收入差距的历年变化情况,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且尽管存在低估,但数据本身还是反映出目前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仍然很严重。

  李实:从总体上来说,如果在两个机构公布的基尼系数之间加以选择的话,我们更加相信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结果。基尼系数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它不像收入倍数,可以有直观的感受。也许正是先有了西南财大的基尼系数(“先入为主”的缘故),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基尼系数才受到了一定的质疑。但实际上,这个0.61是严重高估的,和其它国家相比,如果中国是0.61,就成为全球收入差距第二的国家了,这可能吗?基尼系数过了0.4以后,对收入差距的变动就不太敏感了。比如你的收入是我的50倍,基尼系数可能是0.3左右;如果是100倍,基尼系数也就是从0.3增加到0.5;也就是说,它并不是线性的,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会变得较为平缓。

  基尼系数估计得是否准确,主要取决于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和收入指标的统计是否全面和准确。保证样本的代表性,除了抽样要有科学方法之外,也要保持足够大的样本量。无论在抽样上还是在样本量上,国家统计局的住户调查都占有比较优势。国家统计局的样本量是西南财大的10倍以上,而且覆盖了中国大陆的所有省份和超过1/3的市县。从收入指标统计上的全面性和准确性上看,国家统计局通过日记账方式收集样本户收入和支出信息,比西南财大采取的一次性回忆的数据收集方法更为准确。更重要的是,统计局住户调查详细地收集了农户各种粮食作物产量等信息,因此对农户自产自用农产品收入的估计十分准确,这一点是以往其他住户收支调查难以做到的。

  西南财大的基尼系数估计所基于的住户调查,无论在样本抽样上,还是在住户收入的收集上,都存在明显的缺陷。在抽样上,除了样本量过小(全国8000户),抽样误差较大之外,样本抽样过程存在明显的偏重。具体地说,县市样本主要集中在东部,村/居委会样本明显偏重落后地区的村委会和发达地区的居委会,由此严重地忽略了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村/居委会样本(落后地区的居委会和发达地区的村样本)。住户样本的选择给予高房价居委会以更大的权重,与此同时低估了农村住户的样本。在收入信息收集上,仔细观察调查问卷显示,该调查仅仅收集了每户受访者及其配偶的收入,而没有收集家庭其他从业人员的收入。不仅如此,在收集计算农业生产经营和非农生产经营收入所需信息上,问卷也存在明显的缺陷。根据问卷收集的相关信息,很难准确地计算农户自产自用农产品收入以及非农经营收入。正是由于样本偏差和收入指标统计上的问题,让该调查对很多家庭给出了不现实的低收入,居民收入差距(0.61的基尼系数)被高估的原因也在于此。

  《21世纪》:灰色收入、隐性收入、隐瞒财富可能是收入调查中最困难的部分。然而这些应该是国际上其他国家也同时面临的问题。您认为如何能够尽量避免统计失真的问题、完善基尼系数的统计方法?

  王小鲁:现在尽管发布了数据,但上述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事实上,其他国家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特别是不少发展中国家由于制度不健全,其居民收入的统计可能偏差较大,高收入群体收入数据偏低的现象可能相当普遍。相对来说,发达国家和一部分制度比较健全的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会好得多。在大多数发达国家,收入分配、财税体制、政府管理方面都有一套比较严格、健全的制度,老百姓对政府能起监督作用,因此腐败现象较少,制度漏洞较少,绝大部分收入都能暴露在阳光之下。所以,这些国家的统计更接近真实。越是制度不健全、腐败程度高的国家,统计偏差问题就越大,基尼系数的可靠性就更值得质疑。

  关于统计失真,涉及两个问题:第一,如何能使统计数据更加真实?第二,如何杜绝大量隐性收入和灰色收入?

  关于第一个问题,要求改善统计方法,目前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但是可以采取补救措施。比如,既然高收入样本存在较大缺失,就可以对遗漏程度做出估算,之后可以相应地补充、增加高收入样本。但是,这并不能解决随机抽样调查的数据真实性问题。对此,我们目前只能通过改变调查方法和进行间接推算等方法来进行对照检查,发现统计数据存在的偏差。我过去做的就是这方面的工作。

  第二个问题实际上是个制度问题而非统计问题,涉及到我国很多方面的体制,比如财政制度、垄断行业管理制度、税收制度和政府管理体制等等。这需要通过改革来完善制度,增加政府的透明度和制度约束,减少公共资金流失、减少腐败和灰色收入。 这些问题解决了,就会在很大程度上缩小收入差距,并解决统计失真的问题。

  李实:确实,由于高收入人群的不配合,统计局城镇住户样本缺少有代表性的高收入住户样本,住户样本中高收入人群的代表性偏低。不过,统计局对高收入人群还是做出了一些修正的,否则,基尼系数还不至于这么高。现在富人的收入确实很难统计,任何一个机构都很难把富人收入搞清楚。

  我们把高收入人群分成两类:一部分是所谓合法收入,一部分是所谓非法收入。对于合法收入,税务部门要求12万元以上要申报,统计局从税务部门拿到了这套资料,虽然也存在漏报的问题,但毕竟形成了一个样本,如果认为漏报率是30%,无非是把样本扩大30%。申报的数据并不包括所谓的灰色收入,我记得曾在一次研讨会上向统计部门建议应该解决非法收入的统计问题,一位长年从事统计工作的参会者半开玩笑地说:“统计贪官收入可不是统计局的事,那是中纪委的事。” 实际上,即使是中纪委和司法部门对那些隐藏的、没有暴露的腐败分子的非法收入也搞不清楚。我经常开玩笑说,美国的收入调查也不可能把黑手党的收入调查出来,这是所有机构都没有办法做的,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苛求,说统计局的数据不准,这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

  中等收入陷阱风险预警

  《21世纪》:统计局公布的从2008年到2012年的数据显示基尼系数是回落的,您认为导致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连续四年基尼系数回落是否呈现一种稳定的趋势?

  王小鲁:基尼系数回落的重要原因就是近年来工资增长较快,农村居民收入增长也较快。随着这些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使得过去的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得到转变是可能的。但是由于高收入居民的收入未能真实反映出来,因此我们还很难判断收入差距是否真的缩小了。

  因此尽管近几年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迹象,但还很难认为已经形成了收入差距稳定缩小的趋势。一方面,未来工资水平能否继续快速增长还取决于市场状况,并不是单靠政府推动就能保持工资持续快速增长。如果政府推动超过了企业承受能力,还可能适得其反。农民近年来收入增长较快也和这几年的惠农政策、农村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改善有关,但未来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另一方面,腐败现象、制度不健全导致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现象,目前还没有根本扭转。所以目前还很难断定未来基尼系数一定会保持回落的趋势。未来解决收入分配的问题主要取决于能否推动关键领域的体制改革。这些领域的严重问题如果不解决,未来收入分配问题很难持续改善。

  李实

第 1 2  页   总页数:2 页  返回顶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