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许小年博客 >> 正文

许小年: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关键的关键在供给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1-25 新闻来源:
分享到:

  【中国企业家网】2013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当地时间23日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开幕,许小年在“2020年中国-愿望与现实的碰撞”分论坛发表演讲。许小年认为,我们受凯恩斯主义影响太深了,一说老说需求方,其实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关键不在需求方,关键是在供给,回顾一下中国的改革,我们高速不是因为改革使供给方的效率。

  许小年还表示,政府自己给自己做手术咱们改革开放的历史上也发生过,但这几年日子好过了,所以,政府自己改自己非常困难。改革如果离开了民众的参与,将一事无成。如果真想改革要开放媒体。

  以下为文字实录:

  许小年:收入倍增计划实现起来我觉得是比较有困难的,困难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一提中国经济继续增长的动力,我们受凯恩斯主义影响太深了,一说老说需求方,其实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关键不在需求方,关键是在供给,回顾一下中国的改革,我们高速不是因为改革使供给方的效率…

  大家现在一说城镇化比较困难就是因为…,老百姓的收入怎么提高。

  第二个因素就是收入分配,刚才马行长已经讲了,收入分配过去的几年间是有利于政府,居民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这方面要做出比较大的调整是非常困难的。你动政府的收入吗?你怎么动?你动央企的收入吗?你怎么动?但是如果政府和企业的收入在收入中的比重不下降,居民的收入就上不来,拿什么拉动消费?

  现在的改革是说的多做的少,甚至基本不做,这种要谈到什么时候。

  主要的改革任务?太多了,比如国有企业的改革,国有部门是背道而驰的,要是不改革,有关部门要继续把它缩小,像改革开放初期一样,应该是真正做到,财政和税收改革政府占国民收入的比过去15年间越来越高,从百分之十几一直上升到去年的30%,如果我们把预算外收入…

  官方文件从来都说是改革,但是我们实际看的政府在做的事儿是不改革。马行长刚才讲的所有的企业应该有公平的进入市场的权利,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进行竞争,现在,当然,这不是马行长说的,我说的,现在明显的不公平,现在明显对国有企业和私人企业不公平,有些市场只能过气来做,为什么?有什么道理吗?这也是改革的一方面,非常重要的,现在要司法改革,你的司法要独立,要保护产权,否则的话私人企业家天天想着是到海外移民,转移资产出去,谁投资去做经济?改革各方面的任务,十年不改革的结果积压到今天已经是历史欠账太多了,再不做,同志们,时间来不及了!

  金融改革刚才讲的利率市场化也是一项改革的措施,金融行业的改革首先要改革准入,金融准入,金融市场的准入现在是受到政府非常…我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中小企业的融资为什么呢?因为适合中小企业,能够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型的金融机构它的市场进入政府管理的太紧了,急需把它放开,这是一套。

  另外一条你把市场开放了以后展开竞争,但是这个竞争又是不平等竞争,四大,如果把交行算上,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这些优势是其他一般股份制银行很难跟它竞争的。这是第一,我们市场准入要放开,要创造一个平等竞争的环境。

  第二,在金融企业中的持股,所谓的四万亿的执行以后,我们现在拿不到数据,这个所谓的四万亿实际上相当大部分是…实际上相当大部分是银行的贷款,财政刺激下来,我们银行中的坏账现在我的数据还没有,拿不到数据,就是因为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政府再一次把国有银行当政策工具用,而不是尊重银行作为一个独立的商业机构,它要有自己的风险控制,要有自己的利润,他压这些银行去贷款,把商业银行再次作为政策工具,将来坏账出来的时候,我怀疑2000年前后那样大规模的银行核销坏账的工作可能又要进行。

  自己给自己做手术咱们改革开放的历史上也发生过,那就是小平同志1978年,党中央决定开始中国的改革事业,但是那个时候也可以说是形势所迫,当然跟小平同志的领导力是分不开的,那时候的形势所迫就是文革十年,把这个国家搞的一塌糊涂,经济崩溃的边缘,再不改革没有办法了,已经没有办法了,所以,就改了。

  这几年日子好过了,所以,你让政府自己改自己我感觉非常困难,如果政府真的有改革的政治意愿,他必须意识到这一次的改革和三十多年前的改革大部一样,这一次改革如果离开了民众的参与,将一事无成。执政党要把民众吸纳到改革的推动和改革的讨论中来,否则单靠执政党本身他没有办法克服目前已经形成的强大的既得利益,他没有办法克服来自于既得利益的阻力,他必须依靠民众。所以,如果它真想改革的话,媒体开放,因为媒体开放是民众参与改革最直接的渠道,不能再像现在这样管制媒体了,降低管制我才觉得执政党对改革是很认真的,他希望通过媒体开放来吸收民众参加,否则老在那儿爬,爬了多少年了?别说十八大了,十七大以后,我就充满了信心,十六大开完的时候,我也信心十足,我经历过多少大了。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