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孙涤博客 >> 正文

孙涤:“红或蓝”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12-8 新闻来源:孙涤博客
分享到:

  我们谈到了美国政坛的对峙,议员们按党派壁垒森严的划分,根子其实在民众。美国选情地图用颜色标示,就很容易看出来:以县为单元,代表民主党的蓝色县市就像几个孤岛,星星点点地散落在代表共和党的一片红海里,尤其在“东西两岸”。但地域广袤和选民密集完全两码事,共和党的州县,绝大部分在农业地区,而民主党的选民则集中在大都市。民主党的这次胜选,不妨说是共和党“农村包围城市”的失败。

  在大部分选区,要么支持红色要么拥戴蓝色,很难撼动, 5到8个“摇摆州” 除外。如我们前文已说过,本次大选(包括总统、联邦和地方的选举在内)是最昂贵的,耗费了超过60亿的美金。这些钱大部分也只是砸在了“摇摆州”里为数不多的“摇摆选区”(选情极为接近,胜负只在2-3%之间)。一般选区的投票立场,或红或蓝是相当固定的,和候选人的操守、能力、品格关系并不密切。这里举两个例子,来说明选民的两极分化现状。选举结束才两个星期,从芝加哥南郊选出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小杰克逊就主动请辞,并承认错误。他是著名的黑人民权活动家杰西.杰克逊的儿子,因为和已经入狱服刑的伊利诺州前州长的舞弊案脱却不了干系,早就被FBI调查了。情节逐渐浮出水面,所以今年春季以来他就不见了踪影,但却能在选举中轻易大赢。共和党方面的情况也同样荒唐。密苏里州和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选前的行情相当高,但出言不逊,为了反对妇女的堕胎选择,一个说遭强奸的妇女是不会受孕的,除非她合作,另一个讲被强奸后怀孕也是上帝的旨意,大大开罪了女性选民而落马。问题在于,当他们的大昏话断送了自己的政治命运,共和党里也不是没有明眼人,但是无法替换他们,因为他们有极右选民的铁杆基础,结果共和党不得不失掉扳回两席参议员的宝贵机会。

  美国民众的分化,有多元的原因,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于经济收入。比如说,硅谷的科技精英,收入远远超过平均水平,大都投了民主党的票;而南部的农业州,非常贫困的,却是深红地区。著名的超级富翁巴菲特,却呼吁要提高富人的纳税标准,在华尔街日报上被人指责为“阶级的叛徒”,但他的家乡内布拉斯加州,却是清一的红色。决定选民投票立场的多元因素到底为何,是个复杂的大问题。让我们先来看看美国的概况。

  为了对美国民众的人际交往及参加社区活动的程度有个感性的认识,我们不妨看看《独自打保龄球》(已有中译本)里汇总的状况,这本RobertPutman写的全美畅销书,出版于2000年,引起了社会的很大反响。作者从每千名20岁以上玩保龄球的人组成的保龄球团体的数目,来看美国人的人际合作衰落的程度有多严重:1963至1998的45年间,保龄球团体的数目锐减了73%,书也由此得名。其他如,美国人一年里请朋友到家里来做客的在1975到1997的22年之间下降了45%;美国夫妇一年里同家人团聚一齐吃饭的在1977-1999年之间下降了69%;美国人参加社区团体组织工作的在1973-1994年之间下降了39%;美国18岁以下学生的家长参加学校-家长联系活动的在1960-1997年之间下降了61%......所以不奇怪,在这种“比邻若天涯”的趋势下,1960-1996年之间美国选民参加总统大选的比例也下降了22%!

  过去五十年间,美国民众分化有着惊人的恶化。根据今年出版的《分崩离析》(”ComingApart”, 2012)提供的数据分析,并列两个子群体——家庭年收入在全美80%以上的白人群体A和家庭年收入在全美30%以下的白人群体B,从几个方面做了比较,结果相当令人震撼。摘要如下:

  ·工作勤奋程度:1960– 2010的五十年间,从一家之主(或配偶)平均每周工作是否达到了40个小时的百分比来看,A群体从90%微降至87%,但B群体的下挫却十分惊人,从81%跌到了53%。

  ·婚姻状况(30-49岁):2010年,A群体在婚姻状态的达84%,而B群体处于婚姻状态的只有48%,一半不到。而在1960年代,这两个百分比分别为94%和84%。B群体里不结婚或无法结婚的,过去五十年里上升了36%,离婚率则从不到5%上升到为34%。

  ·居民的罪犯比例:从囚禁在联邦和州立的监狱里的美国成年人数(18-65岁)来看,1974-2004的30年间,B群体每十万居民中,囚犯平均数从213人剧增到了957人(+349%);A群体每十万居民里的囚犯也有增加,从13人增为27人(+108%),不过远没B群体那么厉害。

  与两个子群体的悬殊差别相伴随的,是美国社会的上下流动性大为降低,B群体的下一代上升到A群体的机会越来越小。

  民意调查表明,在过去两年里,人们认为政府的种种措施改善了社会流动性的从36%跌至27%;而持否定态度,认为政府的政策措施是损害了社会流动性的,则从46%上升到了52%。美国这种“拼爹的社会”状态,被许多研究学者认为,比OECD的许多国家还要严重。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