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孙涤博客 >> 正文

孙涤:勿自满、勿取巧——青铜法则育儿篇之六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8-21 新闻来源:孙涤博客
分享到:

  在前面的讨论里,我们举出了乔伯斯和小肯尼迪作为例子,他们都是在“婴儿潮”里出生,却成了二次大战后美国教育的正反两种结果的典型。

  乔伯斯是美国教育从理念到体制到市场实践所能产出的最佳作品,他以内在的原创力为催化剂,结合多种因素,把科技转换成了生产力。如果我们的世界能够多冒出乔伯斯这样的创造性个人,带动材料、生化、新物种、新能源等产业的创新,并在制度、管理、市场机制等方面有所突破,经济和社会走出目前面临的峡谷般的困局,将更有希望得多。

  乔伯斯在2004年和病魔死神过招之后,境界大长。在斯坦福大学2005年的毕业典礼演讲收尾时,他和同学们共勉的“勿自满、勿取巧”,乃出于肺腑之言。(Stayhungry, Stay foolish, 可以有很多译法;我之所以如此译,以为较能解其深意。)

  我们原本要谈的子女教育,华夷在方法和取向上的异同及利弊,没想到为了解释市场上富(官)二代层出不穷的荒唐情节,一个大圈子绕到现在,讨论的教训和结论,其实就只那么一个:“勿取巧”。钱财、名位、权势,能量极大,你必须通过相应的付出,方可挣得和获取(洋人所谓“earnedaccomplishments”),才能享用和保有。如果是白给的,不管托祖上庇荫,还是靠父母巧取,终不可得,或者得而复失,还得赔上寻常人都会享受到的平和、友情、幸福。

  不久前看到报道,在国内一个顶尖的大学问卷调查,结果超过三分之二的女生答称,“读得好不如嫁得好”,意思是能嫁给一个有钱人子弟要比自己毕业工作强。这样的念头在市场上当然有合理的一面,然而白得的钱和搬钱过来的富家子就那么信靠吗?反过来在这种情势下,富家子娶到的,又是何许人也?

  基于同样的逻辑,知识和品格也都需要努力和教育才挣得到,靠权势靠关系搞来的,或用遗产买来的,都不甚靠谱。昨天的《世界日报》(北美)登载一则消息,宁波市新近出台培养创新型领军人才的大工程。以五年为一周期,投资超过五千万元,说是要培养出1400名拔尖人才。方法是聘请两院院士为主体的一流专家,进行一对一的传帮带,声称这样就能培养出“下一个乔伯斯”。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创新”。只是,要制造出乔伯斯这类的人物,靠此类“取巧”的办法来拔苗助长,未免太缘木求鱼了。不妨来看看乔伯斯的成长经历,和这类靠官家大规模砸钱炮制的干法,正好南辕北辙!其实浙江就有一个创新人物,阿里巴巴的马云,还真被华尔街日报讨论,是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乔伯斯”的候选人呢。了解到马云考了三次才勉强进入杭州师大读英语的情节,我怀疑宁波这类的培养计划,哪怕就是再扩招一百倍,即使有十四万的“创新型领军人才”,轮不轮得到马云来候选,都大成问题!

  有趣的是,在同一个版面上又有另一则消息,报道广东省怀集县闸岗镇的前途村,通过学厨艺全村脱贫的事迹。该村的邓剑飞1992年随伯父到广州学厨,出道后带动村民学习烹调,十多年来有五百多名厨师培训出来,“炒遍天下”,不但上海、北京,而且澳洲、新加坡甚至越南,都有“怀集炒手”在掌勺。

  如此看来,怎样培育人才和创新精神,哪些是教出来的,哪些是学得会的,还有哪些是通过激发和磨练从而被释放出来的,从观念到途径,真值得好好探讨和求索呢。

  耶鲁的蔡教授在她虎妈的战歌》一书里谈教养她两个女儿的经验,说是要帮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她所挑战的,其实是美国教养“婴儿潮”(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偏失引起的种种问题。如果说对后代的教育值得西人担忧的话,那么华人的教育现状就更没理由让人们少担忧了。

  对人才的培养,生之养之育之,由口及手到脑,人之所以成为他(或她),不论是否杰出,能否成才,大致上,生物的遗传占一半,在后天能重塑的那另一半中,家庭小境遇占其一半,家庭之外的大环境则占了余下的四分之一。这个50%-25%-25%的结构,是为了便于理解相当粗糙的划分,当然有伸缩调整的余地(比如,有不少研究认为,孩子的智商有40% - 75%乃由基因决定的)。然而就教育而言,它所传递给人们的基本讯息是,1、人(脑)是长期进化的结果,远非一块白板,是不能够任意重塑、无限教育的;2、在个性铸就和智慧获取方面,遗传的因素可能是决定性的。然而天赋怎样发挥和实现,尤其是怎样才能得到社会和市场的认可,即通常所说的“成才”,则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socialization),其中环境的因素举足轻重;3、在社会化的过程中,个性和人际互动的能力大部分由个体习得,而不是被教会的。值得注意的是,处于学习阶段的儿童受伙伴团组(peergroup)的影响,往往超过来自家庭的影响。

  上述这三个讯息,以及整个基本架构的判断,历来争议极大,甚至构成“问罪”的依据,常常痛遭围剿挞伐,罪名有“优生论”、“种族歧视”、“天才论”、“教育无用论”,不一而足。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