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孙涤博客 >> 正文

孙涤:家教有其限度——青铜法则育儿篇之七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8-21 新闻来源:孙涤博客
分享到:

  上期我们说了,一个人之所以是他(她),形成有别于他人的(包括个性、性向、学习能力、创意潜能、对他人感受的敏感性、与人互动的倾向等等)的性状(behavioraltraits,暂且不论体貌等物理性状),约有一半来自基因的遗传;在另一半统称为“环境”的因素里,家庭小境遇占了其中的一半,而家庭以外的大境遇(社会文化等因素)占了余下的四分之一。所传递的基本讯息是,1、人(脑)远非一块白板,是不能够任意重塑无限教育的;2、个性铸就和智慧获取,遗传的因素是决定性的。然而天赋怎样才能得到社会和市场的认可,即常说的“成才”,则是一个社会化过程,环境的因素举足轻重;3、在社会化的过程中,个性和人际互动的能力大部分由个体习得,而非被教会的。伙伴团组(peergroup)对儿童的影响往往超过家庭。

  首先,人脑不是白板一块,不可能在上面随意涂抹“最美的图画”,或者擦掉已有的内容再改写“最新的文字”。长期以来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一直冲突不断,人类经过数百万年特别是最后十万年的进化,发展到现今,人脑已大致底定,绝不是说变就变得了的。人脑万一发生剧烈的变异,结果多半也是负面的,比如器官变形、癌症突发之类。考古和文化人类学已经积累的相当充分的证据,五千年以来人脑的思维能力并没多大长进,现代人和苏格拉底、老子那个时代的人相比,也未见得更聪明些。假如用电脑来比喻的话,那么人的心智能力就像电脑的运算能力,已经由芯片以及已定的线路组合决定了的。加载一些适用的软件,功能增多了些,只是边际上的改进而已。

  这在教育,道理也一样。即使在最微观具体的层次上,对一个孩子的抚育,也只能因势利导。古代中国的价值观,把人之本初的根性界定为善,并倾向于认定“赤子之心”是白璧纯良的,可以任意加以塑造,基本上是种一厢情愿。其实,任何一位母亲只要平心静气地观察和比较自己的或邻人的婴孩,都会对儿童无限可塑这样的乡愿有所保留。

  其次,孩子个性的成长必须和社会的境遇互动。两千多年前的孟母就悟出了这层道理,虽然她不识字。孟母看到儿子的玩伴把小孟轲在往下拽,就知道“迁居”才是上策。营造家里的“优良”环境,不如择善地而栖息。正是靠大环境的互动促进,而不是通常所谓的孟母家教,孟轲才得以发展成为孟子。

  现代科研和调查分析也一再证实了孟母的逻辑:同伴圈子对学龄儿童形成个性人格的影响(所谓peerpressure),要比家庭和家教来得显著。这一层发现也许会让许多年轻父母失望,人们很自然地以为,既然孩子是我生的,当然归我来塑造。父母望着自己可爱的小宝贝,雄心会油然而生,寻找秘笈良方,摩拳擦掌,有培养出一个个小天才的冲动,是不难理解的。

  可是很少有人这样想,我的配偶是我自己挑选的,我若要改造那“另一半”,又有多少把握?孩子还不是自己选择来的,出生时自然带来了他(她)自己的天性,其中虽然有你一半的基因,但和另一半的基因怎样结合,却不再是你所能控制,更不能任意重塑得了的。回忆一下自己的兄弟姊妹,同父同母,在同一个屋顶下长大,而个性的差别与不同家庭的其他孩子几乎是一样大的。

  要明白教养是否有成效,“养不教”不完全是“父(母)之过”。人们理解到“家教”是有其限度的这个道理之后,就容易保持平衡的心态,既减少对自己的苛责,也减少扭曲孩子天性的压力。父母的责任虽说重大,却是有限的,父母所能做的是尽量创造条件,让孩子的天性焕发出来;并尽量诱发孩子的潜能,把潜能集中运用到既能丰富自己生命又能丰裕人类福祉的方向上去。

  在孩子个性的社会化过程里,家教和同伴圈子哪一个占有更大的份量?通常两者是高度混杂在一起的,颇难区分。把这两种因素的作用分隔开来的一个有效方法,是观察同一个儿童随家庭迁移到崭新的环境前后,是怎样接受全然不同的习俗的。1980年代大陆赴北美留学的群体生活,为此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大规模检验场所。

  当年的大陆留学生,年过三十拖家带口的不少,而孩子在四岁到十岁时随留学的父母赴美之前,完全没接触过英语和异邦文化的占绝大多数。一个令人惊异的普遍观察,是小孩的口音和口味的巨大改变,改变之迅速甚至在父母觉察之前。口味和口音,人们最为牢固的两个习惯,对于接近成年的人,一旦养成就很难变更。以我自己的经验,从小学开始学习普通话,同学里还有获得过普通话评比全国一等、二等奖的。但直到今天,我一下北京的飞机场,在出租车上聊了没几句,出租司机一定会说,你是从上海来的吧。直到今天,我一到上海必定会去吃大饼油条和咸豆腐浆,还觉得是种享受。然而孩子到美国后,用不了半年竟全变了。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