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孙涤博客 >> 正文

孙涤:人脑本非白板,顺势方能利导——青铜法则育儿篇之八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2-8-21 新闻来源:孙涤博客
分享到:

  当年来北美陪读的太太们,多半是英文完全不识或至少不过关,就是留学的先生们,英语至多也是将就而已,因此家里的沟通几乎全靠普通话或方言进行。不过父母很快就发觉,六个月到九个月之间,孩子用英语做口语沟通已无问题,而且说得纯正的美国口音。当时有不少同学和我一样也是从上海去的,我们日常交谈用沪语舒服得很,我们的孩子却在迅速改变,他们之间的交谈舍弃了上海话,完全用英语进行。而且过不久,他们甚至把上海话都给忘了,尽管在家里父母朝夕讲的还是上海方言。很明显,上海话——孩子的第一母语,经不起“社教”的挑战——玩伴圈子、电视媒体、学校读本、溶入当地社区的愿望等等——影响更强有力。

  孩子口味的迅速改变同样令人惊讶。到美国不用半年,孩子就开始崇尚汉堡一类的“垃圾食品”,而弃“华夏美食”于不顾,尽管在家里的一日三餐,还是中华的烹调。记得我的外甥十一岁到美国德州,加入我姐姐的留学生涯。几个月后我带他到外面吃饭,除了他选择要去麦当劳,他的一个同学也是刚到美国不久,知道我要请吃汉堡,大受鼓舞,竟说“他最向往的事就是吃一份巨无霸”,看来他的变化没能得到父母的充分理解。这件小事给我的印象至今无法淡忘,“华夏美食”,国族的骄傲,看来也敌不过当地饮食文化的拔河。

  有不少追踪学童的行为改变轨迹的社会调查,也是基于对新移民融入当地文化的过程的观察。例如,有一个在加拿大进行的大样本长周期的研究项目(2005年R.McCrae对五大个性性状所谓OCEAN的报告),针对香港移民的孩子就读大学时的个性进行分析,令人信服地显示,孩子的个性是在当地社会化的过程里形成的,受家庭的影响相对要小得多。孩子刚到加拿大的时候,受原有的香港文化影响还很明显;几年之后就趋近于其他加拿大孩子的个性;若移民孩子是出生在加拿大,或在婴儿期就到了加拿大,那么他们和其他加拿大的儿童在个性和行为上就几乎没有差别。尽管孩子的家庭内部的环境以及父母的个性,在移民前后变化甚微,而行为模式也依旧是港式的。

  前文里我们提出的,遗传-家庭小环境-社会大环境的50%-25%-25%结构,对孩子的教育有了一个大致的导向。但这三个因素是如何相互作用的机制,并不完全清楚。迄今为止的科学研究至少认识到了,它们不是可以简单叠加的,比如不能说遗传37%+家庭19%+社会24%,综合教育成果就等于85%之类,而是如同化学反应般,即可以相辅相成,也能相反相成。而且相成了的话,成就可以超过100%,发生相克的话综合后果则很可能会剧烈下挫。因此,要成就一个孩子颇难,但使一个孩子挫折却很容易。

  孟母的典故告诉我们,以她的贤明,知道孟轲的基因已定,要再有所作为的余地不大,而她自己家教的本事也颇有限,于是她通过迁居去选择良性的社会环境,来促进儿子的社会化。必要时她会使出杀手锏——引刀割织机,就像典故里象征性的果决手段,令孟轲幡然顿悟。

  学童教育上的一个最大的误区,是过分推重所谓“智商”的作用。其实无论从测定智商的方法还是从内容来看,智商都不足以预测一个儿童将来在社会上成功的几率和程度。有经验的教师往往不无惊讶地发觉,学生遇到考试成绩不如意的时候,宁愿承认自己疏懒、粗心、没好好准备,而绝不愿意被批评为“笨”。似乎一旦承认智商不如人,他就什么全完了。以至于在下一次考试,他会采取故意不充分准备的策略,以便万一成绩低于要求时可以有理由来“向自己”推诿,避免面对自己或被人怀疑智商不如人的尴尬。

  智商所要测定的,是一个小孩的“智力”水平除以同年龄组的平均水平的商数,等同的为100%,高于100%者为资优,低于100%的则为资劣。但是智商没能充分考虑智力早熟和晚熟的问题,更严重的,是智商测定的内容并没有涵盖学习的意愿、关注的强度、持续的努力、以及同其他人的互动的能力,等等,而正是这些对学习效率极为重要的品质,决定了一个人成年后在社会里的表现和绩效。事实上智商的总体水准平平的人,如果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限度,善加利用,专注在某个领域——因擅长而有热忱的领域,反而更有机会突破,更能有卓越的表现。

  智商的现代测定总是把人群的智商分布“正态化”成均值为100、均方差为15的“钟形曲线”,据此,平均四十个人里,约有一人的智商超过130(超过145的则是千里挑一),另约有一人低于70。智商低于70者脱颖而出的机会固然甚微,超出130的“智者”在社会上成功的概率同样不大,他们能出类拔萃的往往是在“单干的”领域,如艺术创作、体育竞技、向壁而思之类。对于这类吊诡的现象的解释,是高智商的人思维轻易而快捷,与常人的同步沟通反而变得困难起来,从而容易遭到疏离。而且高智商者更倾向于高估自己,不耐烦苦练持久耐力(perseverance),所谓“挠挠者易折”,因此他们成功的机会未必及得上智商在115到130之间,且能与人互动的人。后者能够洞悉大多数人的感受和追求,了解大众的强弱在哪里,同时又比追随者和市场需求领先了“半拍”,恰好能引导他们,并能组织和激励群体。

  有了这层铺垫,让我们回到本系列的主题,虎妈的策略能够奏效吗?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