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引进高温炉出口垃圾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7-10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一、「发展新界东北终极方案」固然令政府焦头烂额,「同期推出」的另一项「成熟政策」「屯门和打鼓岭堆填区拨款申请」(当然尚未成「政策」),即使民建联改变过去的「强列反对」而全力支持,本周五在立法会通过的机会亦微乎其微;据昨天本报统计,立法会议员「倾向支持」的十八票、倾向反对的三十六票、未决定(未能联络)的八票。据此,如无意外,「申请」肯定触礁。

  与将军澳居民反对在该区扩建垃圾堆填区的理由如出一辙,屯门和打鼓岭居民亦力拒政府此种意图。说明白点,这种反应都是「鬼子佬」所说的NIMBY(别在我家附近「搞搞震」)作祟而已。阿当.史密斯说得好,人皆有自利之心,正因为「自私」,才人人反对政府在自己的「后园」堆填臭气熏天的垃圾。试想,如果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窑洞式思维在香港生根,在哪里兴建扩建垃圾堆填区便都不成问题。

  面对汹汹反对的群情,尤其是一些一向被视为「保皇」政客的「倒戈」,有关官员,上自行政长官下至环境局局长,均处之泰然,面不改容地强调即使周五为立法会否决,稍后必会再接再厉申请拨款,因为即使政府做好诸如「源头减废」及兴建「焚化设施」种种相关措施,以香港人遗下的垃圾实在太多(人均居世界之冠!),垃圾堆填区仍非扩建不可。换句话说,当局认为民意不理解垃圾问题的严重性,却同时显露了政府、特别是以专家身份被招聘的环境局副局长,对如何妥善处理垃圾的方法,并未与时并进,因此提不出新主张而择「善」固执,遂使在这个问题上政府与各级议会和民众不易达成共识,「社会不和谐」令政府施政更困难,不难想象。在反对堆填区上,笔者以为将军澳居民组织应站出来支持「友区」的抗争活动,惟有如此,才不会招来心胸狭隘只知「自扫门前雪」的讥讽!

  二、废物(垃圾)再生能源(waste-to-energy)科技的突破,令焚化(把垃圾化为灰烬)、堆填不再是「消灭」垃圾的唯一选项。正如六月二十六日笔者在这里指出,一种以华氏二千度高温把垃圾熔化进而产生能源的新法,已令北欧多国能够以低成本(及接近零污染)获得廉价能源供应。长和系数公司已在这方面作近十亿欧罗的投资,当局理应向该公司「取经」,看看能否引进这种新科技。显而易见,要在香港建成这种高温焚化炉,绝非一蹴而就,但只要政府表示有此意愿,便会予港人以不久后可把之引进香港的期盼,而政府亦不必再明知故犯、自讨没趣地向立法会申请有关工程之拨款。在这种情形下,可能受影响区域的居民因而可舒口气,反政府之声相应缓和,可以预期。环境局为什么不在这方面动脑筋,而一味要硬推居民拚死反对的政策,真是颇为费解。

  众所周知,引进新科技不仅要钱还需时,因此「救不了近火」,但扩建堆填区不一样要动用大笔公帑和花长时间?香港财政充盈,只要令议员觉得用得其所,这方面不会有太大困难(若有民意支持又恰逢竞选期,一切好办);至于可能需时甚久,并不是问题,以扩建堆填区亦不能速成,而由于有新希望,只要事实显示「正在向正确方向进行」,港人是有等待耐性的。无论如何,引进有高效益的新科技,是远胜抱残守缺「与民为敌」!

  三、退一步看,香港可考虑出口垃圾,此举既可令扩大堆填区的压力降温甚至纾解,又可大赚一笔钱。近期北欧大购爱尔兰和英国垃圾且对进口美国垃圾表示极大兴趣,最擅长贸易的香港,为什么不在这方面动脑筋?当然,输出「垃圾」(固体废物,MSW)的先决条件是把之分类,这种工作香港推行已久惟未收宏效,政务司司长因此可仿效月前「深入民间」抹栏杆洗地的故技,带一众高官在镜头前教导港人如何把垃圾分类入箱(筒、桶)以便出口!特区政府的民望也许因此有望回升,以此可为香港赚外汇(有这种额外收益,垃圾费、排污费便可酌减),民众又岂有不争相景从和拍烂手掌之理?!

  出口垃圾,早已是一门大生意。克莱姆森大学经济系徐家健教授前天在本报「专家视角」的〈垃圾也要自由贸易〉,详细评介美国洲际的垃圾贸易,可见以垃圾之多冠全球的香港(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时代周刊》有题为〈Hong KongersProduce the Most Garbage in the World〉),出口潜力极厚。香港人每日人均垃圾为一点三六公斤、东京都零点七七公斤、首尔零点九五公斤、台北一公斤,香港垃圾之多,早已世界闻名;而香港「消灭」垃圾主要方法是堆填,绝不「先进」,二○一一年的数字为百分之五十二、循环再用百分之四十八;其他亚洲地区,均以焚化为主,如日本百分之四十九(循环再用百分之二十一)、新加坡百分之五十一(百分之四十八)、台湾百分之四十六(百分之五十二),南韩堆填百分之十九、焚化百分之二十、循环再用百分之六十一……。香港弃用焚化炉,有其道理,但如今高温且不会造成环境污染的「废物再生能源焚化炉」已在北欧普遍使用,香港又怎能故步自封不予理会?!除了堆填,还有更佳更有效的方法处理垃圾;立法会若于周五否决政府的拨款申请,等于变相迫使政府不得不设法采用更先进的方法「去垃圾」。因此,此举虽令政府难堪,却可使香港长期得益!

  ■有读者传书指高尔夫球源于欧陆,不确,以荷兰十三世纪流行的Kolf,比利时十五世纪兴起的Chole以至法国十六世纪时兴的Jeu demail,虽以手推或以棍击球,惟球不进洞,与目的打球进洞的高尔夫球大异其趣;高尔夫球元祖确为苏格兰。有读者认为跑马地马会亦应「改用途」,笔者不以为然,因马会的活动(赛事)公众可参与,收回马会场地岂不是「与公众为敌」?还有,外商会因为空气污染或小童教育问题而不来港,但不会因为没有场地打高尔夫球而抱怨(事实上,他们即使在香港长住亦不一定有机会在只招待会员的高尔夫球场打球);高尔夫球场建于偏远郊区(在未有过海隧道的年代,从港岛往粉岭真是长途漫漫),如今应设于有大量未开发土地、毗邻新界的内地城市;粉岭球场「改用途」对球迷的影响有限。又有读者指应仿效启德机场之迁址,搬走粉岭球场;这种比喻不当,以促成启德搬迁的主因是不敷应用。

  据王岸然昨天大作〈为谁保留高球场〉所引土木工程署数据,安置每百万人需一千公顷住宅用地,以此推算,十七公顷的粉岭球场可建成容纳十七万人的住宅。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