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高尔夫场改变用途 符合民情满足需求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7-9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一、说特区政府的施政,寸步难行,许是不致远离事实的形容词。行政长官上任伊始,便说什么政府的新政「成熟一项推一项」,予人以行政长官「胸怀大志」、当局「满肚密圈」,有意落实急市民所急的承诺。「成熟一项推一项」,意味深入研究后推出的政策,必有全面的计算,会为多数市民接受,哪知事实绝非如此,政府推出的「成熟政策」,几乎都遭市民强烈反对,以致有的胎死腹中,有的推倒重来亦无好结果!

  究竟是什么令市民对政府的新政这样反感?最简便的答案是「反梁营」的策动,惟实情并不如此,以香港人的现实和精明,政策若对大多数人有利,不论什么组织「幕后发功」,民意都不会被鼓动起来的。那么,政府政策推一项人民反对一项,又有什么原因?笔者的答案是,那是制订政策者思维不周延有以致之。换句话说,政策在未成熟时便推出,眼睛雪亮的人民马上看出「破绽」,基于有缺失政策的落实会造成社会不公不义,对香港带来负面影响,热爱香港的人遂勇敢地发声、无畏地站出来,人同此心,形成无形的针对某一事件(adhoc)反政府同盟,令政策出不了政府总部大门,强化了弱势政府的形象。

  开发新界东北,特区政府成立后便酝酿,到了去年政府就此计划进行第三次咨询,却遭遇强烈反对,为了「平衡各方利益」,当局用去八九个月时间进行修订,并于去周推出发展局局长陈茂波所说的「终极方案」。据去周六本周「社评」的分析,当局已作出权宜的妥协和让步,希望能顺利开发该区,以解住宅土地(私营及公营)匮乏之困。可是,「终极方案」仍然引起一片反对之声,受影响居民且有「誓死保卫家园」的愤慨。「终极」的意思是「最终」、「最后」,现在看来,「终极」应有新义。

  激发起新一轮反对浪潮的原因,主要是放弃「传统新市镇发展模式」,即加进容许「私人土地业权人原址换地」条款,以求发展计划顺利展开,却因此招来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指斥。笔者对此不以为然,因为地产发展商长期收购新界土地,没有收成的「投资期」可以长达数十年,其目的莫不希望可从政府拓展计划中受惠;而他们的投资能否获得「合理」(相对他们的平均投资收益)回报,在「发水楼」已成陈迹之后,现在只有看楼价是否持续上升而定。非常明显,发展商收购新界土地并非没有风险,政府不发展(不以公帑进行基本建设)及物业市道稍不如人意,都会导致发展商的损失。

  不但如此,政府应否收回面积达一百七十公顷共有五十四洞的粉岭高尔夫球场,对在该区囤积大量土地的发展商「长期投资」收成的多寡,更起决定性作用。

  非常明显,如果政府突然省悟这一大片远比开发农地方便的土地可加利用,不论是以「十二个月通知」或待二○二○年八月三十一日该高尔夫球场与政府签署的「私人游乐场地契约」届期收回,均对发展商有负面影响。投资必然有风险,便如有天堂便有地狱,地产投资何能例外?香港人不应动辄责备地产商。

  二、英国人落旗归国后,主要供飘洋过海来殖民地服务的英国官员寓社交活动于运动的高尔夫球场,在住宅土地奇缺的条件下,被政府收回作发展住宅用途,相信会获多数港人赞成。众所周知,高尔夫球是「高尚体育活动」,但费用用者自付,是天经地义的事,如今政府仅按百余年前(粉岭高尔夫球场创于一八八九年)完全向殖民者倾斜的旧制,每月收租一千大元。这种对殖民者的优容,理所当然由本地精英承受,难道他们以为这种安排合理吗?

  据《拓销体育运动》(三作者合撰SportMarketing)〈体育运动消费者研究〉一章的资料,以美国为例,玩高尔夫球的人的家庭收入比平均高近九成(平均收入一百,高尔夫球迷达一百八十九),属高消费一族,而且对当地经济有明显实质(如税收)贡献……香港和美国(以至其他地区)一样的是,有资格打高尔夫球的都是有闲的富裕人士,然除此之外,无一相似,比如高尔夫球与香港「市情」完全脱节,不论高尔夫球会如何生意兴隆、会员费炒得半天高,都与香港经济无关。在这种情形下,以合理合法的条件收回高尔夫球场作更有利于全体港人的运用,别说受惠的普罗百姓尤其是反对被「有偿逼迁」的居民,开明有良知的高尔夫球迷亦不会不同意!这类球迷,笔者相信多的是,其实应发起把球会交回香港人的运动。没有特殊贡献(包括纳税)而有特殊享受,长此下去,只会制造更多社会不和谐的事端,此刻提出球会考虑应否放弃这项「免费午餐」,也许正是符合多数港人意愿的主张。

  香港的有闲阶级虽有不少热中于高尔夫球,可是,这么多年来依然停留在业余阶段,香港似乎未曾培养出什么有名望的职业选手,那意味这项运动在香港向来都以业余为主。既然如此,粉岭高尔夫球场万一被政府收回,球迷仍有深湾场地可用(向公众公开的清水湾球场另当别论)—深湾只有九洞,但来回一趟,便是十八洞。在土地非常有限的条件下,高尔夫球迷只有「迁就」一点;不过,来往打一趟,首创于高尔夫球原产地苏格兰,成立于十六世纪初期的圣安德鲁高尔夫球俱乐部原本只有十二洞,球迷打完再回头打八洞,令全程共二十洞(一七六二年弃二洞成十八洞)。时代不断进步,当然不必「学古」,但港地太小住宅用地太少而人口太多,学学三四百年前高尔夫球的原祖的苏格兰人,也许是不错的主意。

  三、粉岭高尔夫球场的面积虽然远远不及古洞北及粉岭北可发展土地的三百三十三公顷,但若有此一百七十公顷场地可用,当可省去因开发土地的经济损耗及惹下诸如包括阴谋论者所说的「官商勾结」的麻烦,对「民望赤字」的政府来说,又有什么比主动宣布积极考虑收回球场「还地于民」更受欢迎(如果多数人认同,球会便失讨价还价的动力)?笔者说当局推出政策前并未深思熟虑,所谓「成熟政策」根本未成熟,原因在此。还有,位于球会侧的「港督粉岭别墅」亦不应保留,以此于一九三四年落成的乡间别业,为一九三○年五月至三五年五月在位的总督贝璐爵士所兴建(以取代残旧的「港督山顶别墅」),可惜完工时离他去任之期只有六七个月,真正应了「后人乘凉」那句老话。在曾荫权任内,笔者数度建议他放弃此一殖民地官僚的特殊享受,但有谁肯主动放弃足以彰显主人崇高地位的别业。英国人万里南来,来回一趟故国,耗时数月,因此建一乡间别墅作休假用,有其道理;如今别说交通工具发达,且行政长官并无乡间度假的必要和习惯,把之开放给公众人士使用或拨为文化遗产,岂不更符民意?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