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本土意识一刀二刃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7-3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三、「七一大游行」的人数,一如过往,和言论自由一样,有关方面亦各自表述,而且「数据趋势」不变,主办单位最多,港大民调次之,而警方的最少;港大的数字固值得质疑,警方的更为离谱(见昨天「独眼香江」的分析)。然而,笔者并非认为「民间人权阵线」的数字没有「水分」,惟在电视机前看维园密密麻麻五彩斑斓的雨伞阵及从铜锣湾通往中区「途为之塞」凡四五小时缓慢向前的示威长龙,游行人数达四十余万,虽不中亦不远,相信是不少人的共识。

  天气这么差,多项吸去以万计民众「与民同乐」的政治性活动同时进行,「大游行」还有这么多人参与,不仅反映了大多数港人对特区和北京政府处理香港问题的反感,亦体现了在发声、表态的权利未失的现在,港人一有机会便走上街上,以实际行动表达对设想未周的体制缺陷的不满;当然,「爱国爱港力量」目光如豆的小恩小惠,有「贪小便宜」基因的港人亦不当一回事,可见港人对特区施政人谋不臧、言过其实、轻重不分、缓急失序甚至倒行逆施,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在这种心理状态下,虽然有关方面多方恫吓,令不少港人预感日后也许要为参与反政府活动付出一定代价,但为一泄胸口怨气,遂无畏无惧站出来!

  不过,这次港人「站出来」的最大推力,笔者认为是本土意识高扬,而本土意识这回事,是令笔者感到忐忑不安的发展。香港主权回归,所以有两制的设想与「立法」,目的不外要维护、保障香港作为国际都会的持续发展,而几乎所有的香港人都了解,法治、廉洁、平等机会、公平竞争、能者居之和视野开阔等等有形无形条件,是造就具有经济优势国际都会那份不可或缺「兼容性」的盘石;非常明显,本土意识带有排外色彩,与国际城市必须具备的包容,格格不入、互相排斥,和目光如豆以浅陋手法表演爱国爱港的土共治港,窒碍香港作为国际城市的不良影响,异曲同工而已。

  四、在这种背景下,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最近的数次民调,均发现港人对「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持续高企,对「国民」身份认同则愈来愈少。六月十日至十三日就港人身份认同对一千零五十五港人的电话调查,显示自称「香港人」的比率较半年前大升十一个百分点,达百分之三十八;认同「中国的香港人」或「香港的中国人」,则挫十三个百分点,成百分之三十六,为一九九九年六月以来的新低。不少喜欢游旅的香港人虽乐于持有「特区护照」,以其可沾中国的光在世界多地通行无阻,却不肯认「中国人」,究竟是什么令大多数港人不愿在身份认同上与中国扯上关系?如果把这种现象与回归后当局积极通过各种措施、活动、致力推动港人的「中国人」身份认同联系起来,笔者只能说这些努力都尽付东流!事实上,特区政府及其「波士」在争取港人归心上的确下了大工夫,比如安排京奥金牌得主访港、航天员访港,每晚新闻报道前播国歌及「心系家国」短片,以至在中小学课程中注入国民教育元素等等,用心不可谓不良苦,可是,领土已回归但民调显示人心未回归。究竟是什么令有不吃前亏天性因此很易向权贵低头的港人如此「拒中」?笔者的看法是,那固然有制度上的先天不足,亦是国际城市特色的彰显。

  邓小平当年提出「一国两制」构想,是为了和英国人达成共识的妥协性安排(笔者当年说是权宜安排,惹来不少抨击);这种安排,促成中英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也直接导致回归后港人自然而然地对强烈的国家意识有所抗拒与防范;「两制」意味香港可以继续拥有独立关税、货币、法律、教育和司法制度,这种种有别于内地亦是内地所无的条件,令港人自然而然滋生比「另一制」的内地更为优越和独特,成为港人「国民身份」认同的主要障碍。身份不认同令北京当局对香港人疑虑重重,生怕港人一旦真正掌握「治权」,可能做出不利国家的事,因而处处提防、事事设限。为了防范不甘于做笼中雀的香港,羽翼一丰便飞出樊笼,北京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便过分关心以至事急时不避嫌地干预港政……。不必讳言,中港的政治鸿沟因而愈凿愈阔!

  五、众所周知,根据「一国两制」,除了军事和外交,香港特区拥有大部分的自治权力,港人普遍希望获得足以表现港人治港的实质权力,是合法、逻辑和合理的诉求;可是,近年经常发现中央驻港机构公然「过问」香港自主权力范围内的事务,举其荦荦大者,有二○一二年「催谷」(扶植)梁振英当行政长官(以令人齿冷的旁门左道手段把一度获京官垂青的大热门唐英年拉落马),立法会选举期间中联办被指协调建制派选举策略,种种迹象显示并非「诬蔑」……。这类干预行径,削弱了港人对中央政府的信任,是对国家与国民身份认同同步下降的底因。

  从另一层面看,中港人民的矛盾随回归年期而有增无减。二○○三年实施港澳自由行政策以来,每年超过二千万内地居民来港旅游,此举虽然带旺本港的零售和旅游业,惟其消极性副作用多且明显,比如租金飞涨、与本地生活不可分割的小店铺被迫关门、交通以至旅游景点过于挤迫,因此引起两地人民的互相指斥和冲突;加上堂堂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指责「香港人是狗」(港人普遍不满但孔教授似未道歉!),令两地居民矛盾加深且强化了港人对内地同胞的抗拒。这种背景,令内地人的财大气粗和不文明行为如插队如蹲在路旁如在不准吸烟告示下吸烟等,令港人看不起内地人民之余,尚加强了港人不能以之为榜样的警惕性,是为国民身份认同日弱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弱势政府为了讨好市民,在可能的情形下,大多不顾后果向市民派发「经济免费午餐」,特区政府面临困境,在管治威信急降声中,便向「经济崛起」的北京伸手,这种做法其实没有必要,以只要比较积极地有效运用本港的储备—埃及妖后的嫁妆—什么经济问题不能解决?无论如何,北京定下对香港的若干优惠政策,确对香港经济起了刺激作用……。不过,一有困难便向北京争取优惠政策的香港,不仅看起来很窝囊,亦令港人感到中国「强」了,港人卑微了,连天灾人祸的同情心亦消减了。事实上,香港并非一无是处,近年此间发生不少天灾人祸,均凭香港人自强不息的精神一一克服,在「克难」过程中,港府有关部门和公务员的专业(外行的是那些从未涉足政界的政治任命官员),赢得港人敬佩,且加强了港人力保不失的团结意识,直接令有本土意识的港人强化了身份认同,相应地便减弱了对中国国民身份的认同!

  还有,本港回归后为争取本身权益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如七一游行、保卫天星及皇后码头、反高铁、反国民教育以至保卫菜园村等,莫不获得广大市民支持,这种有「全民参与」况味的社会活动,亦大大提高港人有能力挽狂澜的本土意识,并成为香港社会回归后的集体新记忆!

  年年七一.三之二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