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对抗千古遗恨 智富尚未入流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6-25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一、去周公布的几项「民意调查」,不论是外地的还是本地的,都看出香港多方面—形而上的和形而下的—均在倒退之中,令「依书直说」解读「五十年不变」的「老香港」,非常沮丧。民调显示,在身份认同上,愈来愈多香港人不当自己是中国人(宁可自认是亚洲人亦不认是中国人!);而对特区政府不信任急挫,还大幅拖低对其扯线人中国政府的信任度。在这种背景下,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调查指出,港人(接受其电话访问的一千零五十五人)对「一国两制信心净值」是零!和上述诸种民意倾向同调,「零信心」揭示的,正是港人对贯彻北京治港策略的梁振英政府已完全失去信心和失望(如果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昨天对本报记者所说的「建制派撑中央未必撑政府」反映了现实,这里的「港人」便包括反建制与建制派)!按照「常理」,这样的政府必须作出重大改革,彻底改组,甚至更换决策层官员,才有望重建港人对特区和北京政府的信心和信任,果如是,香港政事才可望慢慢重纳正轨;但「常理」对香港非民选的政治结构派不上用场,在国际上全方位崛起、有一贯正确基因的北京政府,其决策断然不会为香港民意所左右,以高高在上的京官认为,如果北京「俯顺」香港民情而调整其治港方略和人事布局,岂非等于负责香港事务的京官被港人牵着鼻子走。那还得了,天朝权威何在颜面何存?!

  议会的周密布局,让反对派的主张,不管多么合理多么贴近民情,永远无法获得通过,结果逼出一些不得不不循正途表态的抗争;在普选进程上亦是如此,去周「知情人士」透露行政会议迄今未讨论过政改时间表,又指「政府今年不会就政改进行咨询」。当局好整以暇,一副不急民之所急的态度,料与掌管香港的北京官员对此未有定论有关;待有关方案草就,亲共的香港各色人等,不管同意不同意,在如跑过场的急就章咨询后,都得出面表态支持,与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对着干……。笔者谈论此事时,曾数度吁请特区政府应该和「占中」人士公开对话(说服北京政府允许其行出这一步,当然得花一番工夫,这便要看行政长官的意愿和能耐),看亲共民众已纷纷组织起来并有所行动,与和北京不同调的港人和平地理性地寻求共识的对话空间已非常有限。曾荫权当政时提出「亲疏有别」说,等于当局以行政手段划下香港社会的政治鸿沟;到了梁振英上场,分化港人的手法更进一步,即把「人民内部矛盾」提升至「敌我矛盾」,那意味不同政见者不必「对话」,而是一言不合便「对抗」。这种僵化的取态,对香港作为国际城市的地位必有负面影响,北京对此当然了然,其仍有所坚持,不肯迁就民意,完全是自以为「有所恃」。事实上,中国手上的「王牌」不少,除了「候补港」前海不日可以全面运作,如今中国有的是美元(还有,国营企业民营企业过去数年在香港股市已吸去以千亿计资金),根本不必借香港这个窗口「吸资」;加以有经济诱因很快瓦解西方对中国抵制的经验,北京有趁机以强硬手段重挫此间其表泛民主其里真普选派的气焰,望收一劳永逸之效,不足为奇。

  不对话搞对抗,对香港各方面尤其是金融业当然有冲击,如果届时又逢「后贝南奇」的「量化收缩期」,香港经济将受重挫,不言而喻。

  二、「体积」小加上完全对外开放,香港经济很易受内因或外因影响,笔者向来称具这种特性的香港经济为「单料铜煲」,易热易冷,速升急降皆不由自主。在繁华日子,经济即使因政治争拗—如真假普选之争—而受创,很快便会恢复生机,重拾「上升轨」;然而,香港当前的形势颇为不妙,梁振英政府的施政到处碰壁(连大学校长的委任亦惹出漫天风雨),商界见其「蹉跎岁月」,等于商途茫茫,遂不会放手投资(连答应的捐款亦迟迟未交足),而当局把打压楼价视为第一要务,多管齐下,楼市难复旺象,可以预卜。楼价不升(遑论下跌),理论上虽然可助青年人置业,惟实际情况可能相反,以楼价不升,置业诱因何在(买楼是长线投资,政府有意压低楼价,有谁乐于投资)?楼市因此会进一步淡静;更重要的是,楼价日日上升,业主身价天天「进步」,对所有业主以至准业主(仍在做按揭者)来说,经济学家所说的「财富效应」(wealtheffect)发挥作用,以他们身价日厚,花起钱来便比较爽手,带旺百业,经济遂呈欣欣向荣之象。笔者多次批评香港物业发展商操纵市道、蒙骗置业者,但向来只希望政府设法营造一个公平交易环境,令消费者不会被鱼肉,如此已尽保障市民权益的最大责任;可如今政府却要全力抑制楼价,多方协助未有资格买楼甚至刚踏出校门者置业(以英美为例,进入社会工作十二至十八年后青年人才有资格〔财力〕置业),结果经济必因楼市不振而衰落!

  在物业市道开始失去作为促进本地消费动力的情形下,各家研究机构不约而同降低香港的经济及人文评级。在这些排名(评级)倒退中,最令笔者神伤的是宾州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编汇的「国际智库(囊)排名榜」(The 2012Global Go To Think Tank Rankings;二○○六年开始,今年为第六届),香港智库竟然无一上榜。宾大的世界智库排名榜,是根据全球近二千名学者、政策制定者(Policymakers)、新闻工作者及分门别类专家组成的评审团筛选而成,虽非绝对权威,却肯定有一定参考价值。据非政府组织网站(ngohk.blogspot.hk),香港有十三家非政府智库组织(包括「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智经研究中心」、「香港明天更好基金」及「中央政策组」),但无一入围,上榜的「中国、印度、日本及南韩智库」共四十五家,惟无香港智库包括其中(数家新加坡及台湾智库则名列「亚洲智库榜」)。上引网站不仅误把一些有官方和半官方背景的智库列在「非政府」名单内,二○一一年八月间利丰冯氏昆仲斥资成立的「冯氏环球研究所」(Fung GlobalInstitute)则不包括在内,看今年四月间该所积极参与美国「新经济思维研究所」(The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 INET;二○一○年成立。这类Institute译为学社似乎较恰当;按新经济思维是指该社宗旨在推翻若干「不当」〔或过时〕的「经济学假设」如「理性预期」及「有效率市场」等)在香港主办的研讨会,以至其主办的「亚洲环球对话」(Asia GlobalDialogue, AGD)颇见规模(第二届今年年底举行),「冯氏研究所」跻身「国际智囊排名榜」,指日可待(其主席沈联图〔前香港证监会主席〕为二○一○年《时代周刊》的「世界百人」之一,有一定国际知名度)。令人不胜唏嘘的还有,在「国际科学大奖榜」(SciencePrizes, Selected)上,早于二○○二年成立目的在鼓励天文、生命科学、医学及数学研究且奖金甚丰的邵逸夫奖,竟然十大不入;而与诺贝尔奖同列十大的,则有港人非常陌生、奖金只有五万多美元的「朝日(《朝日新闻》)文化赏」、今年才成立的伊莉萨白女王工程奖(QueenElizabeth Prize for Engineering)以至不设奖金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Prize)……。香港在这类科学贡献上,虽然出手大方、奖金以百万美元计,但似乎无大建树,未为国际学界认可(评审公正性未被确认?),因此不为国际社会重视。

  政治困局中的经济出路.二之一

  ■斯诺登已「秘密」离港,此事稍后也许可再谈。此刻要指出的是,北京《环球时报》的有关「指点」—港府不应把他引渡回美,中国有责任为寻求庇护者提供「避难之所」,对错各半。非常明显,北京的策略是不买美国的账,却由与美国公开对着干的国家去承担负责,是别出心裁的巧妙安排,为远比《环时》精明的设计。本栏十八日的题目有「事难圆满」之句,现在看来,应近事实;正如昨天本报社论指陈:「人虽去曲未终」,此事余波未了,意料中事。斯诺登事件的发生,已把美国扯下道德高地,此事的发展究竟会否大挫美国霸气,会否影响美港以至中美关系,十分「有趣」,大家拭目以待。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