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发水楼拖低竞争力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6-26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三、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由两岸四地及海外学者组成的「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及「中科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本月中旬发表的报告,显示香港的「竞争力排名」均明显倒退。若干论者指出导致香港竞争力褪色的原因,为「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笔者对此并不完全同意,以世界各地皆存在这样那样的社会矛盾(别说党争刀光血影,民众上街时有所闻),香港的情况不算严重……。笔者认为令香港商业竞争力略逊从前的根本原因,是绝大部分「富二代」不愿从事商业冒险有以致之;「富二代」这种「商格」的形成,主要来自「发水楼」赚钱太易之故。

  过去数十年,特别是回归后十四五年,向政府投得据地积比率可建十万方呎楼面的土地,发售时楼面面积起码在十五万方呎左右,地产发展商可说不费吹灰之力便获得暴利(香港这个蕞尔小岛有那么多跻身世界豪富榜的富翁,可知物业发展利钱之厚!),基于对后辈的爱,为免他们多劳少得,缺乏世界视野、保守因循的第一代发展商,因此不会鼓励后代去从事边际利润较低的行业,他们的后代看在眼里,物业以外行业哪会看得上眼,用大力去经营一些回报远远低于合法卖发水楼的生意,精明之士又岂愿为之?香港当然有一些非靠发水楼致富的工商界及娱乐业人士,只是比起物业发展商,他们只属极少数,所赚的不仅是「辛苦钱」,且为蝇头小利(艰辛地经营工厂的年收入可能比不上卖一层高级发水楼!),他们的后代如有选择,当然不会追随先人足迹……。结果掌握最多经济资源最优人力资源的香港商界精英的后代,除了物业发展(包括「回国投资地产」),宁可学饮红酒吸雪茄,什么都不想做;多年下来,「不愿」变成「不会」,这正是香港商业竞争力大不如前的底因!

  六月号《信报月刊》(第四三五期)的特辑「重建香港创业之都」,大概便是编者看到香港经济发展陷入困局而及时推出,特辑由经验与学养俱丰的创业理论家和实践家执笔或通过访谈道出创新和成功创业的要素,不仅切合时宜且具鼓励作用,有志于此者不宜错过。不过,别说创业维艰是商界中人无人不晓的硬道理;加以香港当前政治争拗不绝甚至可能演化为街头(流血?)冲突的紧张氛围,令商业投资蒙上一层过去从未之见的不明朗阴影和不安定风险,在香港工商发展已近饱和的前提下,赴内地和向海外发展,看来会成直接投资主流。值得提醒各位的是,赴内地投资,除了有因应不同法制的彷徨,且有不能(无法)牟取暴利的规范(社会主义的本质不会让资本家独肥);更重要的是,习惯了打赏「曾有利于公司发展」官员(即以「零用钱」赏给在位时「合作」的官员)的资本家,在内地碰上的官员,要么公事公办,让你讨不了便宜;要么想分你的身家,绝不是给点赏钱便能打发。要知道,在西方国家,官员谦称「公仆」(过去还会在此前加上「你的」二字),虽然九成九名实不符;然而,由于监督其办事的独立部门、议会和传媒「虎视眈眈」,官员一般做事较有分寸(包括期望被打赏的数字)。内地官员是父母官(是否骑在人民头上姑且勿论);加以有不认同资本家鱼肉消费者的政治认知,因此内地与香港的「官商勾结」有本质上的差异,港商要克服这重障碍,不是易事。在这种大环境下,少数高瞻远瞩的发展商看清发水楼不可能永远存在,因此不嫌「薄利」(相对发水楼而言),走多元之路并因看到香港及内地的局限而向海外发展,长江实业便是佼佼者(有兴趣者请参考二○一○年九月八日本栏〈指导性民主半忧喜风光〉,收台北远景《攀梯登月》及本港天地《二○一○年当年》)!

  四、本月二十日,长和系四家公司长实、长建、电能及李嘉诚基金宣布组成合营公司,斥资九点四三六八亿欧罗,向VanGanswinkel Group BV收购其未上市的荷兰最大规模(市场占有率约二成四)废物再生能源公司AVRAfvalverwerking BV,此为李嘉诚旗下公司继今年一月以五亿多纽元买下该国的EnvioWaste公司后第二宗同类收购。此间媒体报道这些新闻时,均指收购的是处理垃圾公司,殊不知这些公司,俱为利用最新科技把垃圾化为最环保和比较廉价能源的先进企业!

  废物再生能源(waste-to-energy)是「废物」的最有效「利用」,而这种新科技已令北欧能源业脱胎换骨,走在时代尖端;香港近来为不知如何适当地处理「废物」(垃圾)而伤神,北欧的挪威和瑞典却都因「废物」供应不足而必须从英国、爱尔兰等国进口。为何要输进垃圾?以此二国专门熔化垃圾的「焚化厂」容量,早已超逾本地垃圾的供应量。香港现在仍在为物色垃圾堆填区而「忙」,但燃烧垃圾使之变为能源的工业,已成为全球四十多国家(共约四百家「焚化厂」)的既环保又廉价能源的来源。现代科技能以华氏二千度的高热把垃圾熔化、产生能源,而且不会散发气味,亦不致像垃圾堆填区发出污染大气的甲烷(沼气)。

  近年北欧为减低温室效应而在研发再生能源上投下巨资,取得骄人成就,高温熔化垃圾使之化为能源,便是眼前的例子。如今挪威首都奥斯陆全市约一半能源来自「废物再生」,可是,重视再生能源令北欧诸国商界投下巨资,如今她们共有足以每年熔化七亿吨垃圾的「焚化厂」,但她们的总垃圾每年只有一亿五千吨,进口垃圾遂成为这些国家的「要务」。一如前述,挪威已在进口垃圾,瑞典每年的垃圾进口量亦在八十万吨水平……。向北欧输出垃圾,也许是同时可以「振兴航运」的「新兴行业」。香港垃圾若能出口至北欧,不仅可实「政费」,且可免去当局与议会就如何处理这堆废物而争吵,当然亦可免去受害群体(想不通为何要他们所属地区作「共同承担」的主体)上街示威引致社会不安宁!环境局的高官认为扩建垃圾堆填区为处理垃圾的唯一选项,今天议会若不通过,必会再接再厉,再申请拨款,与民意对立,意态甚决,这岂是营造和谐社会的良方?环境局有否考虑与这方面的先行者长实集团商讨能否引进「废物再生能源」设备或出口垃圾的可能—香港输出垃圾,并非笑谈,奥斯陆一名业界翘楚去周谈及「本地垃圾供应短缺」时,便指出该国业商考虑向美国购买垃圾,因为「海运相当廉宜」(Seatransport is cheap)。香港垃圾外销,以本港垃圾之多,可能是一门赚外汇的大生意。

  香港人经商本有一手,只是近年因发水楼太易致富,令发展商坐享巨利,商界人人「眼红」,遂人人「起楼」,对其他生意便不感兴趣……。现在是时候重新振作了。以「起楼」起家的长江实业走进世界,非自今日始,且已获得重大成就,虽然回报远逊本港的物业发展,却胜在分散投资且保障可以持续增长。

  香港商界应以长实为师,走向世界;趁本地股市仍充满活力、国际鳄群恋栈未走的现在,加上二○一七年开始又有长期信贷、按揭问题要烦恼(遑论双普选引致的「斗争」),从市场集资进而收购有前景(即使边际利润率不大吸引)的海外企业,才是攻守自如令企业代代相传之至道!

  政治困局中的经济出路.二之二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