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外侵性强善待国人 日本升沉南韩双跌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6-19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一、去周五习广思「信笔攻略」的题目为〈是时候与债券分手〉,果不其然,翌日本报便有〈国债二年来首次认购不足〉的新闻,解释此现象的副题是「资金紧绌严重影响债券发行」(财政部发行「九个月贴现国债一百五十亿,认购金额九十五点三亿,中标孳息三点七六一二厘;认购不足额为二○一一年七月以来首次」,不过,真正原因,笔者揣测是投资者预期通胀率上扬,担忧债券可能成为「充公(没收财产)证书」(Certificates of Confiscation),因而避之则吉所致。「充公证书」是一九三三年罗斯福总统为挽救经济萧条的「新政」一部分(不准民间藏金币、金块甚至黄金券,等于宣布黄金作废),至六十年代「金甲虫元祖」法兰兹.匹克博士(Dr. Franz Pick,1898-1985;以炒外汇及商品享誉的捷裔美籍经济学家)预期恶性通胀将临、黄金有价债券必成废纸,遂把此名「转赠」债券……。匹克于六十年代中末期作这种预测时,全球有四十九个国家禁止人民买卖黄金,有钱人视债券为「最佳投资工具」,可见他眼光独到,洞烛先机。

  在当前的金融环境特别是当局立意刺激通胀率回升,政府发行债券,的确「存心不良」,以通胀率不难高于孳息,果如是,债券价格便无法不下挫,结果发行机构赎回时,债券持有(投资)者所得本金的购买力,肯定大不如前。「充公」之说由此而生。

  在以宽松策略纾解经济困局上,目前最为保守论者诟病的是日本政府,以其国债最大持有者为日本人(投资者及退休基金),在通缩年代,孳息虽然低至近零,持有者仍有实质收益;投资债券绝不进取,却是不愿(敢)冒险只图保值即保持购买力之余尚有点进账者所乐为。事实上,通缩的确保障了这类「不长进」投资者的购买力,令他们的物质生活质素不变。如今「安倍经济学」目的在铲除通缩,让通胀回升至百分之二水平,低于二厘的债券孳息岂非成为负利息,那意味持有者得不偿失,等于政府「略施小计」,便吃掉日人的「半生积蓄」!此说大有道理;然而,这种「正统」分析在日本派不上用场,以安倍政府一上场便力促人民减持债券,分散投资(特别是海外和本国股票及本国物业),而日本央行负起吸纳新发行债券及回收已发行债券的责任,这种做法—师高桥是清故智—美其名为「债务货币化」(debtmonetization),当局印钞票购当局(不同部会)发行的债券,是为债券货币化!而改组后「改革派」全面控制的日本央行,完全认同政府的做法,遂大手扫进国债,据最新(?)数据,至五月底,央行持有的长期政府债券已达一百零四万亿(日圆.下同),历史上第一次突破百万亿(约为总发行额百分之十),比四月底多八万亿(增幅百分之八点三)。日本央行这种「史无前例」增持国债的速度,并无放缓之象,意味在三二年后,央行将成为国债最大持有者,而财政部大印钞票,则为圆低持续的保证!和所有成熟的利伯维尔场一样,报价投资媒介的升降都不会「无止境」,急升后必暴泻、骤跌后则飞升(市场资金愈充沛升跌幅度愈大),这是投资市场的正常现象。近日日圆强力反弹,然而无改圆低的趋向,以日本政府发钞购债之策未改,日圆再度偏软,势所必然。

  日本央行大购本国国债的副作用是它能有效地操纵债价、左右孳息,利伯维尔场因而失去「定价」功能,那才是目前经济学家忧心之处。

  日本政府有外侵性,侵占我国东北后发动太平洋战争,种种恶行,彰彰在人耳目,不管日本政府如何不肯面对现实,日本教科书如何歪曲史实,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日本政府没有汲取历史教训,最近不仅主动挑起钓岛争端,安倍政府还积极筹组类似「北大西洋公约」(NATO)的「太平洋安全公约组织」(Pacific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PSTO),要把区内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南韩、澳洲以至美国,纳入此一太平洋沿岸国家组成的军事同盟组织,摆明与中国对着干……。有这样的邻国,真是我国之不幸!不过,日本政府没有欺压鱼肉本国百姓的传统,如今她全力刺激通胀回扬,断然没有藉之吃掉人民购买力的存心……。至于日本央行把大部分国债揽上身后如何善后,是另一问题。高桥是清被刺杀后日本军阀加强对我国用兵,而不久后太平洋战争便爆发。现在的情况不免令人惴惴不安。

  撇开这类不可知不可测的政治变局,安倍政府以「三本之矢」铲除通缩的决心不容忽视,笔者对其将对日本经济带来积极效果的看法不变,但认为「安倍经济学」会以失败收场的论者,数不在少……,昨天本报B十六版「国际脉象」以(三箭未言败日股更吸引)为题,B十七版「专家之言」的题目则为〈安倍后遗症浮现日股债势危〉,前者译自《金融时报》,后者出自经济学教授之手,俱为深思熟虑不偏不倚之作,投资者可轻易取舍,惟欲有所斩获,便要靠运气了!

  二、日本以货币贬值促进出口,为时甚暂却已生效(见六月十三日本栏),有论者认为,「受害」国家亦可把货币贬值,彼此互贬,「以邻为壑」,贬值的效用便互相抵销。这种看法是正确的,安倍内阁的特别顾问、耶鲁大学荣休经济学讲座教授滨田雄一(博弈论大家;「安倍经济学」的重要推手)与此同调,他说得坦白:「南韩官员不应抨击日本央行,如果他们认为贬值有利南韩经济,他们该要求南韩央行制订正确(proper)的货币政策。」非常明显,「正确的货币政策」便是让韩圜贬值。事实上,韩圜近日的确跌个不亦乐乎,今年以来颓态毕露的日圆兑韩圜还升了约百分之十!

  不过,和日圆低股市升不同,南韩股市与韩圜同步下挫,这和南韩经济与股市结构「比较特别」有关。首先是,平均而言,不动产(物业)占南韩家庭财产约八成(这样的比重可算世界第一),而南韩物业熊市已持续五年,朴槿惠三月初就任总统,四月中旬便推出一系列刺激楼市措施,但楼市只有轻微反弹而无法形成升势,据首尔物业顾问公司Real Estate114的数据,迄今年五月,该市平均楼价仍企于二○○八年「金融海啸」时的价位;路透社五月底的消息,则指数家首尔地产(原文为建筑)公司鼓励员工购买公司楼宇,「以示对公司的忠诚」,显见南韩物业市道的疲弱。

  南韩经济虽然起飞多年,却至今仍是「出口导向」,据南韩银行(BOK)资料,去年出口额占GDP百分之五十六点五,而私人消费和不动产投资为一九七○年以来最低。真是无巧不成文,彭博昨天报道教育开支是南韩家庭的重担,那主要是指「补习费用」,看情形南韩「补习业」的兴旺,绝不逊香港(据说首尔大部分商场大厦的二楼都是「补习社」)。此一题材也许可另作一文。无论如何,彭博说「教育开支」令南韩家庭不得不撙节其他开销,这是「私人消费」不前的根本原因。令为韩剧着迷的人吃惊不已的是,BOK的数据显示南韩举国上下—个人、家庭、企业和政府—负债累累,以去年为例,总额约为GDP百分之二百八十三,比一九九八年亚洲金融风暴时的百分之二百二十七还高。南韩的实况显然不及韩剧所见的风光!

  首尔股市亦有与众不同处,Kospi指数成分股全面向出口企业倾斜,这意味出口盛衰决定韩市升沉。彭博的数据显示,二○一一年四月底,三星电器占韩股总市值百分之十点九,二○一二年四月增至百分之十七点九,今年四月再增至百分之二十—一家企业股票的股权比重占整个股市五分之一,无论从哪一角度看,都太不正常……,因三星的新款手机S4Galaxy销情比预期差,J.P.摩根六月六日把之「降级」,是日其股价挫百分之六点六,拖低大市,不言而喻。

  南韩的通胀率目前企于百分之一水平,大有条件走日本量化宽松之路,但南韩出口突逢决意贬值的宿敌,顿失汇价优势,出口无复过去蓬勃,不难理解。和日汇看跌日股可以看高一线不同,在现阶段,南韩股汇皆宜空不宜「揸」!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