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价值投资|财经博客|财经时评| 卖方报告| 行业资讯| 财经人物|央行动态|财经要闻|机构观点
网 站 导 航
财经博客
曹仁超 谢国忠 王志鈞
林行止 陈志武 冷 眼
张五常 许小年 周其仁
孙 涤 陶 冬 克鲁格曼
 
 东方价值网 > 财经博客 > 林行止专栏 >> 正文

林行止:政治理念有别各自表述

www.eastvalue.cn 更新时间:2013-6-14 新闻来源:信报
分享到:

  一、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六月七日和八日在南加州的「阳光庄园」(Sunnylands,看去周《经济学人》的封面,笔者以为此译名恰可)的「历史性非正式会晤」已落幕。占地二百公顷的「阳光庄园」为美国传媒大亨华特.安纳伯格(W. Annenberg, 1908-2002)名下基金的产业,其家族在费城办马经报起家,至华特手上,以创办周刊《电视指南》和《十七岁》成巨富。华特服膺大慈善家卡耐基前半生「聚财」(创富)后半生「散财」(行善)的哲学,多次卖出旗下报刊,成立慈善基金。「阳光庄园」于六十年代中期落成,成为安纳伯格夫妇避暑庄园,他们在此招待过不少在位和退休政要,包括多位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奥巴马选择在这里与力图与他「平起平坐」的习近平「促膝论天下大事」,甚为合适;而向来讲究礼炮迎宾、食必国宴即注重排场的中国领袖,同意这次随和不结领带之会,显示了大国崛起后难能可贵的自信!事实上,习近平的权力远远在奥巴马之上,他按惯例可做足十年,有决定和战的权力;而他的主人任期只余三年多,连人民的电话都不能听!

  「庄园之会」,主、宾各自表述,没什么具体成果。中方一如旧贯,抛出连串抽象口号,如中、美要建设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新型大国关系」,又指藉此可加强对话、增加互信、发展合作以至管控分歧;但「文化根底」不足的老美,「无词以对」,据周日《纽约时报》报道,会后奥巴马只表示两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而这样做是否做得妥当,有待未来数周、数月以至数年的对话。为中国打开进入世界大门的前国务卿基辛格,九日在CNN的访谈中说,如果一切顺利进行,而且双方都不致行差踏错(... bothsides are lucky),十年之后,国际关系将因中、美而改变。老于「世故」的基辛格最后说,如果中、美的「合作」出岔,那亦不打紧,以「两国会各自追求本国利益;美国肯定会这样做!」基辛格退休后成立顾问公司,大赚人民币(事实是向美企提供与中国打交道之道大赚美元),被视为亲华的中国通,惟在此骨节眼上,他的美国立场十分鲜明;他上述这段话的真意是,假如中国不遵照美国定下的「指引」行事,美国将按本身的意愿办事,必要时不惜付诸战争!

  二、中国要和美国建构「新型大国关系」、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美国的解读也许是中国要和她「分治」世界──事实上正是如此──美国对此肯定不会同意。首先是,一如上述,美国对这类内容虚无的抽象名词并不习惯,因此只是中国自说自话,没什么实际意义;换句话说,一切要看实际行动(亦是中方最常说的「听其言、观其行」)。其次是,中国追求这种关系,目的无非在使「中国梦成真」,而撇除连串美好动听的话,「中国梦」便是要实现「富强的中国」;对于「富」(rich),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世界乐观其成,以各国极可能雨露均沾,但「强」(powerful)美国便有所顾忌和保留,以美国马首是瞻(一旦爆发战争莫不依赖美国「协防」、「保护」,因此小事可以自由表述大事不得不随美国音乐起舞)的西方诸国,与美国同一鼻孔出气,理所当然。

  不管中国如何「崛起」,只要政体不改、一党独大,美国在亚洲增兵「围堵中国」的策略便不会变。美国这样做有她强词夺理但实际上不无道理的理由,比方说,她在亚洲各盟国驻重兵,如此日本和南韩甚至台湾便不必自己发展核武(按照「常理」,以色列有核武,伊朗只好「冒大不韪」跟进;北韩有核武,南韩、日本亦只有向之看齐才能「保家卫国」;同理,中国有核弹,台湾若没反击力量,怎能在公平条件下达致长期和平?),亚洲爆发战争尤其是核战的可能性反而下降。另一方面,亚洲「诸小」(包括文莱和马来西亚,今年三月中旬,中国舰艇开进她们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而起纠纷)只要人民币而对解放军怕得要死,唯其本身力量有限,在中国军事崛起的阴影下,不得不借助追求自由民主政治理念相同的美国。越南一面大购俄武一面与美国达成防卫协议让美舰进驻金兰湾基地;而菲律宾购美舰之余尚与日本「协防」;澳洲五月上旬通过的「国防白皮书」,把无条件支持美国重返亚洲策略法律化。台湾在经济上(应该说是商业上比较确切)与内地打成一片,但政治上设法与北京保持远距离(民主与非民主国家的关系通常如此),在「五九事件」(五月九日菲海安人员射杀台湾渔民)之后,为免「盟友」内讧,美国也许会把台湾拖进区内海岸防卫网之中,这意味现在只「访问」中国的美国海防舰只日后会进出台湾港口,同时令台湾与日本及菲律宾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关系。非常明显,美国国内问题多多,但其重返亚洲的策略只会不断升级。

  三、澳洲学者怀德的《为什么美国须与中国分享权力》(H.White:《The ChinaChoice: Why America Should Share Power》),从经济角度入手,其分析以后再说。今天只提怀德提醒世人,希腊史家修昔狄德(Thucydides)的《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详细纪述五世纪雅典经济及军事崛起(rise ofwealth and power),令担心权益被分薄(侵占)的斯巴达惴惴不安,是为两国大战的伏线(去周《经人》社论亦引此典)。当今之世虽然远远比千五、六百年前多元、复杂,但新兴强国要在政经利益上分杯羹,兵强马壮的既得利益集团──老牌强国──又岂会拱手相让!?权益受侵加上妒忌,令自恃武功过人者动辄启战端。古希腊太远,近事又如何?二十世纪初叶,欧洲各国君主称兄道弟(各国皇室通婚是传统),可是一宗意外便肇启第一次世界大战……。由于政体不同政治意识有异,中、美(中国与民主世界)和平分享世界权益,永远是空中楼阁。

  这一期(六月九日)的《大西洋杂志》有〈中国如何令血洗天安门变得无关宏旨〉(How ChinaMade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rrelevant)的短文,一句话,便是经济满足了人民追求物质生活的欲望,令他们对自由民主的诉求淡化。文章指出,一九八九年,中国人民没有选举权、不能自由批评政府、传媒受严格控制……,二十四年后的二○一三年,中国人民这些「待遇」不变。然而,如今中国人有择业自由、旅游自由、选偶自由(除了同性)、消费自由,还有教育、医疗种种一般百姓可以享受的「福利」,令这个高压、贪腐政权仍受大多数人拥戴。但是,这种把经济与政治分离的现象,一出国门,便遇反抗,民选政府不能不俯顺憎厌独裁的民情,这正是中国不作政治改革便不可能与自由世界融合同时无法安坐世界第二大国(就经济体积看,至二○一五年也许是第一大国)宝座的根本原因!

  加州「庄园会」和今后一定出现包括「正式峰会」的连串会议,不管如何成功,都无法改变中国自绝于自由世界民主社会的宿命。回到本港,如果北京不及时与「占领中环」诸君开诚布公对话,而以恐吓、高压手段对付,不论内地经济如何兴盛、武备如何先进,中国的国际地位便无法真正确立!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免责声明:
①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方价值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价值网联系。
Copyright © 2009-2014 东方价值网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方式:eastvalue@sina.cn